巴西46岁男子索沙(Edivalson Francisco Souza),今年三月时被确诊感染狂犬病(Rabies),由于发现得太晚,医生虽全力抢救,最终仍宣告不治。防疫人员仔细追查感染来源,最后确定索沙是因为被吸血蝙蝠(Vampire Bat)咬伤,导致感染。目前巴西已有超过40人因为被吸血蝙蝠咬伤而感染狂犬病,当局十分紧张,全面宣导防疫,并採取多项紧急措施,试图阻止疫情扩散。
索沙原本在一处农场工作,在他发病死亡约三周前某日,他在替乳牛挤牛奶时,腿部被吸血蝙蝠咬伤,当下他并未注意,起身时还不小心踩死了那隻蝙蝠,由于伤口不大,他只简单冲水包扎,完全没有就医的打算。等到出现头痛、噁心、严重恐慌与呼吸困难等症状就医时,已经连注射血清都来不及,留医一周后死亡。索沙是巴西自2004年以来,因狂犬病死亡的人类首例。
而最近几月,巴西第三大城萨尔瓦多(Salvador)附近的许多民众,发现住家附近出现大量的吸血蝙蝠,许多人晚间上床睡觉,就看到天花板角落悬吊著的蝙蝠,清早起床更在床单或床垫上发现大量鲜血,自己手肘、小腿或脚趾上出现伤口,并血流不止。由于吸血蝙蝠的唾液中含有麻醉与抗凝血物质(analgesic and anticoagulant substances),人类被咬时不太会有痛觉,且伤口不易止血,加上确诊狂犬病死亡的案例传开,导致人心惶惶,许多人都在家中安装纱网,企图阻止吸血蝙蝠进入。
事实上,当地的防疫单位一直都有针对野生猫狗进行狂犬病的防疫工作,去年一年间,就替9.1万隻狗与3.2万隻猫接种狂犬病疫苗,今年起则试著在吸血蝙蝠身上投放毒药,藉由蝙蝠群居的天性,透过带药的蝙蝠与其他蝙蝠接触,进行大规模毒杀,同时也设立大型陷阱捕捉吸血蝙蝠。目前虽有超过40人因此感染狂犬病毒,但在防疫与医疗单位合作下,已获得控制。
吸血蝙蝠原本是以小型哺乳动物的血液为食,但近年由于野生环境大量遭到破坏,原本当作栖地的森林、洞穴等面积急速减少,蝙蝠群聚只好被迫移往人类居住的地区觅食栖身。

防疫单位不断替猫狗接种狂犬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