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看新西蘭大選後:移民政策不過是3年鬧劇的開場白

大選已定,步入過渡性政策真空期,當下,不只是移民,新西蘭本國居民最關注的問題,也在移民政策上。據稱,移民人數將被削減30,000人。

新西蘭南島,比如皇后鎮地區,已經開始擔心了:如果沒有人來了,怎麼辦?誰來填補崗位空缺?

在歷屆新西蘭政府手裡,移民政策一貫似乎被認為是最簡單的數學問題。當談到貿易政策,比如TPP,各種角度都有不同的說辭。但衡量移民政策就簡單多了,怎麼對比呢?通過幾個簡單問題:

  • 能不能找到工作崗位,能勝任嗎?
  • 勞動市場上有沒有放出更多崗位?
  • 就業機會是否比前一年更多?

YS看新西蘭大選後:移民政策不過是3年鬧劇的開場白

但是,很明顯,多年過去,新西蘭人依然生活在問題的陰影里,全國上下,都不斷經歷着僱傭與求職的困難和麻煩之中。

皇后鎮在旅遊和建築行業上的發展,所導致並顯現出的勞動力缺口問題,是個最標誌性的案例。如果70,000凈移民數量都不能解決這個缺口,那麼40,000移民顯然,將引向一個新的,預計是更艱難的困局。

房屋問題也是如此,當下建房都跟不上缺口拉大的速度,那麼顯然,在勞動力更加不足的情況下,年建房萬套的目標,也就成了空口白牙的笑話。

工黨目前拋出的依然是紙上談兵:培訓本地人。那麼多年過去了,如果培訓能解決問題,那就不是問題了。新西蘭所面臨的勞動力短缺問題,絕非一日之寒,即使現在把每一個失業的,大街上乞討的,有嗑藥的,犯罪記錄的人全都拖出來幹活,明天照樣沒人掄鎚子。

YS看新西蘭大選後:移民政策不過是3年鬧劇的開場白

另一方面,風聞學生簽證發放數量也將被削減,試想一下,一個每年$30~$40億紐幣產出的行業,如果留學生數量被削減,那麼該行業,我們將看到教育和相關崗位上,更多的失業,而已經處於萎縮狀態的留學行業,將進一步的龜縮。

觀點:

所以,紐幣利率降至5個月低點,不是沒有道理。在這段政策真空期,不論是新西蘭本地居民,移民,還是投資者,面對新政府和新政策的極大不確定性,都需要一個更加明朗的解釋和方向。

YS看新西蘭大選後:移民政策不過是3年鬧劇的開場白

政黨間的籌碼與博弈,終得工黨執政,Winston Peters任副總理兼外交部長,綠黨也首次參與執政,國家黨以歷史最強大反對黨粉墨登場。未來三年,國會將會是一個內耗多麼嚴重的鬧劇場,有時間真的值得進場一觀。

但YS更加關注的,市場更加擔心的,可能還不是移民政策,而是可能的新西蘭儲備銀行法令方面,以及宏觀經濟政策上的變更,同時還有新的央行行長人選的可能變動!

一個和尚挑水,兩個和尚抬水,三個和尚沒水喝的哲學故事,大家從小就聽過。如果,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那麼YS也總結一下:所謂“民主”,那是社會運行方式的最低配置。民主不是萬能,民主也無法解決人類的惰性和貪婪,而且,還無人可以問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