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夜暴富,独你人穷志坚?美国青年们的比特币“泡沫人生”

 

最近的新鲜事真是不少:一家名为Ripple的公司(主要运营数字货币)的创始人在富豪榜上超过了马克·扎克伯格;一位匿名人士豪掷8600万美元设立Pineapple Fund比特币慈善基金会;一位特斯拉车主为自己的爱车装上了写着BLOCKHN(区块链)的车牌;越来越多的人想要用信用卡购买比特币;名不见经传的长岛冰茶公司(Long Island Iced Tea)在宣布将其业务重点转移到区块链技术上之后,股价一天之内暴涨了500%。

2017年,加密货币比特币的价格从830美元激增至19300美元,目前在14000美元左右的价格徘徊。而它的主要竞争者以以太坊,刚刚出现一年,价格也从最初的10美元涨到了2017年底的715美元,截至目前,以太坊的价格已经涨到了1100美元。这样的财富新闻让听者心潮澎湃,因为这种看似随机的好事可能随时落在自己身上。投资者们纷纷将其与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公司泡沫作比较,那时互联网公司的估值一路走高,亚马逊、谷歌以及现在早已没落的Pets.coms和eToys还能平分秋色,这和现在数字货币的发展形势十分类似。

加密货币社群以一群关系紧密的“朋友”——开发者、自由主义者、社交网站Reddit的拥趸以及解密高手为中心,这些人多年来一直通过线上论坛和线下会面的方式进行交流。他们一起在线上进行过匿名群组交流,在旧金山的酒吧里谈天说地,一起玩Settlers of Catan(一款模拟建设类小游戏)。但无论做什么,他们谈论的重点只有一个:加密货币将如何分散权利和财富,并改变世界的秩序。

大家的目标可能不同,但资金却非常集中。比特币公司Coinbase拥有超过1300万个加密货币账户。从数据中可以看出,约94%的比特币财富的持有者是男性。还有人估计,95%的财富掌握在4%的那部分人手里。

在这场游戏中只有极少数的赢家,除非他们一夜之间失去所有,否则他们将对未来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James Spediacci和他的孪生兄弟Julian在以太坊仅值30美分的时候就买入了,现在兄弟二人经营着一个最火的货币交易平台,用户可以通过群聊的方式获得相关信息并进行交易。James给我看了他2014年在Facebook发布的一条信息的截图,上面提到“大家现在都应该去购买以太坊”。

他指着这张截图说道:“只有一个人给我点赞。”

众人一夜暴富,独你人穷志坚?美国青年们的比特币“泡沫人生”

图:Jeremy Gardner

ICO大潮

Jeremy Gardner 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衬衫和一条相搭配的粉红裤子。他说:“我的工作就是进行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通用数字货币的行为),有点像风险投资者,还有很大一部分听起来像个江湖骗子。”

首次公开募币(ICO)是一种筹集资金的方式:一家公司创建自己的加密货币,投资者可以不购买该公司的股票而直接买入加密货币。Gardner就自己的初创企业Augur进行了一次ICO,创造了自己的Augur代币,随后又出售了这些代币从而获得真实的货币。这些代币卖得很快,而这次交易也可以称之为加密货币发展的推动力量之一。也是在那段时间,这家专注于预测市场的创业公司Augur的估值一度超过了10亿美元。

Gardner靠在沙发上,把脚搁在桌子上,说道:“任何事都可以进行ICO。”Gardner还出版Distributed杂志,每年出版一期,180页的篇幅都是用来讲述加密货币的。现在,Gardner已经为自己的对冲基金Ausum Ventures筹集了7500万美元。他还说,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为了逃税搬去了波多黎各,想要在那里建造一个现代的亚特兰蒂斯,“但是对于我来说,现在谈退出还为时尚早。”

他画了一张图来为我们解释加密货币的运作:20%的意识,60%的科技,以及100%的资金。一位室友从沙发上坐起来兴奋地问,Gardner是否会对自己的一些可能实现的梦想进行投资,Gardner说道:“可能不会。” 还有一个真人秀节目想要跟拍Gardner,但他认为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意义。

在我们第一见面的几周后,比特币价格在12月开始暴涨,Gardner对此感到十分震惊。Gardner说:“这一切都感觉很不真实。我已经做好这些加密货币价值会缩减90%的准备。我想那样我会感觉更好一些。现在这一切太疯狂了。”

众人一夜暴富,独你人穷志坚?美国青年们的比特币“泡沫人生”

图:Ethereum Meetup掌门人Grant Hummer

“比特币道”与“以太坊巷”

这附近有一座被居民称为Crypto Crackhouse的建筑。在这里,有两条通向公共盥洗室的走廊分别被称作“比特币道”(Bitcoin Boulevard)和“以太坊巷”(Ethereum Alley)。

Grant Hummer负责运营旧金山Ethereum Meetup,他就住在Crypto Crackhouse。Hummer和他的合作伙伴称,将把40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投资到价值1亿美元的对冲基金Chromatic Capital中。

Hummer说:“每次的货币价格波动都是对我大脑神经的挑战。我现在根本都不关心了,我已经完全麻木了。我就算在一天之内损失一百万美元我想自己也能撑得住。”

Hummer的房间布置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懒人沙发,电视柜上就孤零零立着一台电视机,还有三瓶键盘清洁喷雾还有六个消毒湿巾。他的T恤上写着“华尔街的蜥蜴”,上面画着一个穿着西装的蜥蜴,脖子上挂着美元符号造型的项链。他随身带着一个写着“memento mori”(死亡的象征)的硬币,提醒自己他随时都可能死去。他认为加密货币的快速发展只是世界末日的一部分。

Hummer要出去和27岁的Joe Buttram喝酒。Buttram是搞武术的,他主要靠参加决斗比赛挣钱,但他真正的爱好是浏览4chan(国外的综合型讨论社区)、购买一些老式的情色作品。正是由于这些爱好,Buttram接触到了加密货币。他说,自己手中的货币价值已经增涨到几千万美元,但是他并不想披露更多的细节。他告诉我们,他已经辞去了工作开始做自己的对冲基金。

这些因为加密货币而赚得盆满钵满的人有一个共同的担忧:因为这些虚拟货币没有办法存入银行,自己可能成为劫匪的目标,因此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非常的神秘,甚至他们的父母都不知道他们到底赚了多少钱。Buttram表示,在这个领域,很容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购买兰博基尼是唯一一种可以在以太坊中花钱的方式。在街头艺术中,这种加密货币的创始人的形象往往都和兰博基尼成双成对的出现。Buttram说,自己周末的时候会租一辆橙色的兰博基尼外出,同时还会戴一个很浮夸的项链,上面有一个镶钻的纯金字母B,代表比特币。而其他时候,他和普通人并没什么两样。

这个社群有这样一个信条:HODL,就是保持淡定的意思。即使在你感到FUD,也就是害怕、不确定甚至怀疑的时候也要镇定自若。如果你露富,那就说明你不相信加密货币革命,这个将颠覆现有的金融体系,改变政府甚至整个世界秩序的革命将让以太坊的价格飞涨成天文数字。

Hummer平静的说:“就算所有人都在害怕和怀疑,你也要淡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现在仍然住在宿舍里。他说:“这将改变人类文明,而且是颠覆性的变革。”

Hummer说:“我和现实世界中的人交流会感到很无聊,因为大家思考的问题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有时候我也会想,万一哪次我们开会时遭到了炸弹的袭击,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Hummer开玩笑道:“那人类文明可能会倒退好几年。”

众人一夜暴富,独你人穷志坚?美国青年们的比特币“泡沫人生”

图:James Fickel

26岁的James Fickel和他的俄罗斯蓝猫Bigglesworth住在一幢大楼里。Fickel也是这个社群中的名人,在以太坊只有80美分的时候,他就往里面投资了40万美元。现在,有了这几年挣的几亿美元(他自己说的),他的父母退了休,并让妹妹过来和自己一起生活。

Fickel坐在一张白色的皮沙发上,极瘦的胳膊上睡着慵懒的Bigglesworth先生,说道:“我妹妹以后的教育费用都由我来负责。”

他也为我们描述了那些加密货币真正信徒的终局。他说:“整个世界都在重组,我们可以摆脱我们的军队,因为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有权利有能力来投票决定世界秩序。这是互联网的觉醒,它拿起了自己的武器,也就是区块链。”

不过,Hummer对于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他说:“我只知道以太坊的价格会持续走高,其他的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几天后,我在一个爵士酒吧偶然遇到了Fickel的私人教练Alan Chen,他现在也在这个社群中有自己的小组织。正是Fickel说服Chen把自己的积蓄都投入到以太坊中的。

Chen对我说:“我已经退休了。下周我就要搬去了洛杉矶了,我在Marina del Rey置办了一套阁楼。不过,实际上我也没有退休,我现在要开始做新的生意了。我要用区块链去帮助其他的私人教练。”

众人一夜暴富,独你人穷志坚?美国青年们的比特币“泡沫人生”

图:比特币派对

在一年一度的旧金山比特币派对上,数百人聚集在有灯光装饰的一个联合办公的场所。大多数人都穿着以比特币或者以太坊为主题的衣服。

那些最接近这一技术核心的人往往是最谨慎的,比如说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33岁的Pieter Wuille,他在整个聚会期间一直背着自己的双肩包。他是开发比特币技术的核心人员之一。

Wuille说:“这项技术仍然需要时间来发展。一些人认为比特币不会失败,这项技术能够解决很多的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他说很多人都向他咨询到底应不应该买入比特币,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上文提到的Coinbase公司实际上已经成为了随机投资者参与这一领域的传送门,公司CEO Brian Armstrong表示:“有太多人急于加入这个领域,想从中分一杯羹。如果他们抱着投机的心理,那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们不能保证我们的平台能随时提供你需要的帮助。所有人都应该深呼吸,想清楚再做决定。”

在这个聚会即将结束的时刻,一位被称作CoinDaddy的说唱歌手Arya Bahmanyar也做好了表演的准备。

众人一夜暴富,独你人穷志坚?美国青年们的比特币“泡沫人生”

图:Arya Bahmanyar

从前的Bahmanyar是一个商业地产代理商,不过在成为了自己所称的加密货币界的百万富翁之后,他有了一份新的全职工作——CoinDaddy。他说:“现在我们所有的表演人员都不是货币圈子里的人,这种情况需要改变。”

56岁的Maria Lomeli来这个聚会上找人。她说,过去几周,她在新闻中读到相关信息后,在加密货币上投资了1.2万美元。

她穿着跑鞋和带拉链的夹克。她以前在剧院打扫卫生,现在做一些家政服务。她认为,银行的目的就是偷客户的钱,而税收则是让她用自己的钱去支持这个并不支持自己的政府。

她说:“给我女儿转账还要交利息,贷款也有很高的利息。我们花钱交的税最后又随心所欲的用来打仗或者其他东西。”

她碰巧在城里看到了一个有关比特币的项目,就去那里询问应该如何在自己的手机上购买比特币。一开始,她投资了1000美元,比特币升值了。紧接着她又投入了1万美元。这1.1万美元都是用于购买一种叫做Litecoin的虚拟货币。不过,这位女士的两个孩子都不支持这种做法。

她说:“我有可能会亏钱,有可能我还是会一直干家政。但是我从一些事情中发现,我可以信任这一代的年轻人。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领域能够改变未来。”

这位女士必须要提前离开聚会,因为市中心的停车费十分昂贵。

她拉上了自己的夹克,独自一人离开了热闹的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