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月1日马尔代夫的国内政争,在现任总统阿卜杜拉亚明(Abdulla Yameen)拒绝执行该国最高法院要求释放9名反对派领袖的判决后,便进入白热化阶段。反对派支持者在马尔代夫首都马累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并与军警发生冲突。面临来自议会的压力和最高法院的弹劾威胁,亚明宣布马尔代夫全国进入为期15天的紧急状态,并逮捕了反对派议员、最高法院法官等一批重要人物。

在各方均将目光投向这个印度洋上的41万人口的岛国之际,流亡海外的马尔代夫前总统纳希德在推特上公开表示,“请求印度派遣由印度军方支持的特使前往马尔代夫,敦促政府释放被逮捕的法官和其他人”。

纳希德这一要求印度介入本国情势的表态,迅即在印度激发了空前热烈的讨论。虽然不乏理性和克制的声音,但仍有不少严肃的印度智库人士和评论家趁机呼吁,印度应以“恢复民主与秩序”为名干预马尔代夫局势,甚至不惜进行武装干涉。

△ 马尔代夫前总统纳希德请求印度介入的推文 来源:推特

在国家主权概念与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已为世所公认的今日,自命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Panchsheel)”卫道士的印度,为何却甘冒大不韪地将武装介入马尔代夫局势当作政策选项之一?对南亚次大陆和印度洋区域各国确实有过不少干预纪录的印度,这次究竟会不会对马尔代夫局势出手;出手的方式和力度,又会如何?

在印度主流报纸《印度斯坦时报》的一篇评论①中,学者康斯坦丁诺谢维尔(Constantino Xavier)公开提议,“为了使马尔代夫回到立法、司法、媒体自由的民主轨道,确保其政府尊重印度的特殊战略和军事利益”,印度除了进行常规外交施压和经济制裁,还可以组织“更加强有力的反对派,激活在马尔代夫国内的‘隐藏资产’发起抗议示威、打断马尔代夫政府的运行,在极端情况下,印度还可以像1988年一样对马尔代夫进行军事干涉”。

而印度著名战略学家,美国智库卡内基印度中心的主任拉贾莫汉(Raja Mohan)则在印度另一家主流报纸《印度快报》②上露骨地说,“虽然印度历来反对他国干涉其内政,并批评西方国家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干涉,但是并不反对印度自己干涉周边国家的内政——1971年肢解巴基斯坦;上世纪80年代末干涉斯里兰卡内战;2015年干涉尼泊尔大选”。

在做了此番铺垫之后,拉贾莫汉提出,如果印度面对马尔代夫局势“什么都不做”,其实就是助纣为虐,因此应该使用包括武力在内的手段,为马尔代夫“恢复秩序”。

△ 2月4日,马尔代夫反对派支持者高喊口号,施压政府,要求政府按照法院命令释放政治犯 来源:东方IC

除了拉贾莫汉和康斯坦丁诺谢维尔这样的鹰派评论家,印度军方也不甘寂寞。

据印度时报(Times of India)报道,一位印度军方高层宣称,印度武装力量已经处于待命状态(stand by),随时准备采取从撤侨到武装干涉的任务,以应对马尔代夫的危机。

而近来由于“亚达夫间谍事件”而争议不断的印度新兴媒体the Quint甚至罗列出印军干涉马尔代夫的“行动计划”③:第一,印度军队会进入马尔代夫恢复秩序,以确保反对派领导人不会在政治动乱中遭到迫害;第二,如同1988年印军向马尔代夫的反政府雇佣军发起的进攻一样,印度军队会采取“果断行动”,表明印度对其马尔代夫盟友的“坚决支持”;第三,印度将通过空中和陆地行动,在印度洋地区表明“身份和态度”,向中国、巴基斯坦等国表明“印度在域内保留采取自利行动的权力”。

the Quint甚至还通过多个渠道向印度军方证实,在叶拉汉卡(Yelahanka)基地的印军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一旦收到命令,就会乘坐C-17环球霸王运输机直奔马尔代夫。

△ 印度新兴媒体the Quint的“行动计划” 来源:the Quint

然而,除了要求武装干涉者,印度舆论圈也不乏呼吁采取和平手段、理性处理的声音。例如,印度观察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的拉贾什拉贾哥帕兰(Rajesh Rajagopalan)就认为,赤裸裸地进行武装干涉风险过高,可能让马尔代夫“全面倒向中国”;因此,比起派出军队干涉,印度更好的选择是采取综合施压的办法,“防止马尔代夫做出有损印度利益的事情,例如将军事基地租借给中国”。

此外,针对印度舆论界将当下局势与1988年类比以论证出兵干预合理性和合法性的倾向,印度一些有识之士也指出,马尔代夫国内的情况,和1988年相比已出现了沧海桑田的变化,这种基于历史经验的推论根本无法成立。

为何当前印度对武力干涉马尔代夫局势的讨论热情甚嚣尘上?这可以说是多种因素结合的一场“完美风暴”。

从历史的角度看,1988年,印度对马尔代夫进行武装干涉的仙人掌行动(Operation Cactus),一直是印度极为自豪的案例,认为此举既显示了印度对于区域事务的“责任”,又彰显了印度介入区域事务的能力。在“仙人掌行动中”,印军应时任马尔代夫总统穆蒙阿卜杜勒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的邀请,在一天之内就出兵打退了来自斯里兰卡的反叛雇佣军。当时,一千多人的正规印军轻易地弭平了不到100人的雇佣叛军。这次低成本、高回报的行动,让马尔代夫时任总统加尧姆对印度感激涕零,迅速拉进了与印度的关系;美、英等国也纷纷称赞印度负起了在区域内的“维稳责任”,印度从某种程度上获得了作为“区域警察”的国际认可。而印度国内民众也赞赏印军行动神速神勇,“仙人掌行动”成了印度的骄傲。

△ 2月5日,马尔代夫马累,警察在街头守卫 来源:东方IC

因此,在此次又一位马尔代夫前总统纳希德向印度公开发出“求救”呼吁后,不少印度舆论便喜出望外,急于复刻1988年的“辉煌与荣光”。

而上世纪80年代末期印度干涉斯里兰卡内战的“帕万行动(Operation Pawan)”相较之下就损失惨重,最后只能灰头土脸地收场。因此,如果这次发生动荡的地点是斯里兰卡而不是马尔代夫,恐怕印度的鹰派人士也不会动辄联想到武力干涉的选项。

而从维护“民主范式”的角度上看,印度此次若出兵马尔代夫,似乎亦属师出有名,或能获得西方舆论的背书。一方面,马尔代夫总统亚明拘捕最高法院法官、封锁议会、迫害反对派人士在先,也受到了西方国家的强烈谴责,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都要求亚明尊重马尔代夫最高法院的裁决。在这种情况下,以民主体制自我标榜的印度,似乎便可扛起“保卫民主”的大旗,理直气壮地为马尔代夫“恢复秩序”。

△ 马尔代夫现任总统阿卜杜拉亚明 来源:NDTV.com

再加上这次公开向印度求援的正是马尔代夫第一任民选总统纳希德。这也为印度可能采取的行动,提供了一个价值高地,可将对马尔代夫局势的武装干预,诠释为替该国“恢复民主”,并获得合法性。

从国际环境的角度上看,印度在区域内对其他国家行使“警察权”,不太可能引起美国的公开阻挠,甚至还有可能获得其背书。

特朗普上台后对美国的南亚政策进行了大幅度调整。特朗普政府一方面疏远了被指控包庇恐怖分子的巴基斯坦,另一方面则通过“印太战略”的概念向印度示好。

此外,康斯坦丁诺谢维尔在其文章中也提到,近年来美国和欧洲的对外政策孤立主义倾向越发严重,对外发起“自由干涉主义(liberal interventionism)”越来越谨慎。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印度能代表“自由世界”冲锋在前,那么西方国家或许也乐于见到印度请缨担当,主动作为。

从更宏观的地缘博弈上看,印度鹰派人士认为,若采取武力干涉马尔代夫,就有可能一举扭转近年来其在马尔代夫与中国“竞争”时,节节败退的颓势。

虽然印马关系在1988年以后迅速拉近,印度取代了被内乱困扰的斯里兰卡,成为马尔代夫依赖的头号伙伴,并常常以马尔代夫的“保护人”自居。但是,近年来印马关系却龃龉不断。在亚明之前,临时上台的瓦希德政府即曾因印度大型公司对马国咄咄逼人,而取消了印资GMR公司获得的马累机场的租赁合同,决定收回经营权。这使得印度政府颜面扫地并大为火光。

亚明上台以后,出于经济发展的需要,马尔代夫与中国的经济交往迅速密切;而且亚明个人还由衷推崇中国式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先行的发展策略。

如此一来,不仅中资企业取代了印资企业,成为马尔代夫建设大型项目的伙伴;亚明还主导中马两国签订自贸协定,并“在没有先咨询印度”的条件下就加入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马尔代夫近年来的幡然转向令印度既扫了面子又丢了利益;还被刻意“留白”,成为频频外访的印度总理莫迪唯一还没有造访过的域内国家。

在这种背景下,在不少印度鹰派人士眼中,马尔代夫如今爆发的政局动荡,就成了“教训”亚明、顺带“逆袭”中国的良机。

但是,印度政府有没有可能真的进行武装干涉?除了武装行动以外,还有没有其他更符合印度当下客观条件和成本收益比的介入杠杆?

△ 2月5日马尔代夫首都马累,警察逮捕前总统加尧姆 来源:东方IC

和1988年的武装干涉行动相比,2018年有几大有利条件已然不在:第一,在1988年,请求印度出兵的,是代表马尔代夫合法政府的时任总统;而今,发出请求的却是“过气”的流亡前总统,这使印度出兵的法理依据大打折扣。第二,1988年印军在马尔代夫的敌手,是侵略马尔代夫的斯里兰卡雇佣军,因此行动得到了绝大多数马尔代夫民众的支持。但如今,若印军针对合法选出的马尔代夫政府发动干涉,难免将以“入侵者”的面貌出场,有可能激起马尔代夫民众的同仇敌忾。 第三,1988年印军在马尔代夫的对手,只是不到100个人的外来雇佣军集团;而今一旦印度出兵,就不得不面对马尔代夫规模上千人,且仍效忠总统亚明的正规政府军,胜算未必高。

而最为关键的不同是:1988年印度出兵时,与其在马尔地夫抗衡的主要地缘政治对手是斯里兰卡。但当时本就孱弱的斯里兰卡仍深陷内乱之中,美苏两强又慑于冷战平衡不便单独出手。因此印度当年出兵之举,不仅没有国际势力阻挠,反而受到高度赞扬。但是,如今亚明政府已经摆出鲜明姿态向中国、巴基斯坦、沙特等各方求援。中国政府也一再重申,马尔代夫局势应由马尔代夫内部自行通过各方折冲等方式解决,不应由境外势力插手,还表明支持马尔代夫政府维护好国家主权和独立。因此,印度若想出兵,则必须掂量其他国际行为者的可能反应。

综上所述,由于风险难以预料,印度当前出兵介入马尔代夫局势的可能性并不高。况且如果武装干涉失败,更会把亚明领导下的马尔代夫进一步推向中国,甚至加快马尔代夫与中国的安全合作──这是印度在区域间最不欲见到的局面。反之,如果印度在此刻按兵不动,尚且有可能防止马尔代夫进一步滑向中国。

盱衡当前,印度的最优策略并非直接出兵干涉,而是一面举着“捍卫民主”的旗帜发动舆论与外交攻势,强调印度干涉区域事务的能力和意愿,以此对亚明施压,鼓动马国反动派行动;另一方面,亦可能采取印度鹰派学者所言的“激活其在马尔代夫国内的‘隐藏资产’”,运用各种特殊手段进行操作,发起抗议示威,最终目的则是争取让亲印度势力在马国预定于2018年举行的大选中获胜,进而排除中国的影响力。

目前看来,虽然现任总统亚明极有可能以“紧急状态”为由,推迟甚至取消2018年大选。但是其对手“反对派联合体(The Unified Opposition)”绝不会因此善罢甘休。

这一联合体,集合了各路反对亚明的力量,包括前独裁总统加尧姆的势力、前民选总统纳希德的“民主派”势力、还有富商加斯米伊布拉辛(Gasim Ibrahim)的共和党(Jumhooree Party),与具有浓重伊斯兰主义倾向的正义党(Adhaalath party)等。

反对派阵营的规模庞大,再加上有印度全力支持,势力和影响不可小觑;马尔代夫掀起更大政治风波和动荡的可能性绝不能低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