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自己刚到新西兰时,是个90公斤左右的“胖子”,但当他遭到粉末的袭击后,体重下降了30公斤,全身毛发开始脱落。

WeChat Screenshot 20180314154926

查看图片

一名曾在新西兰避难的前俄罗斯间谍称,他2006在奥克兰市中心Queen St被毒害,导致他全身毛发脱落,体重骤降30公斤。

该名男子名为Boris Karpichkov,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克格勃(KGB)一名前特工。在上世纪90年代,Karpichkov担任双重间谍,将信息传递给西方。在2006年至2007年,他在新西兰逗留了15个月。

据他透露,在2006年某一天,当他在市中心Queen St行走时,有人朝他的脸泼粉,致使他后来身体严重不适。

Karpichkov称,2月12日,他收到联邦安全局(FSB,KGB的后继者)的一名工作人员的信息。这条信息警告Karpichkov称,他和Sergei Skripal(前俄罗斯间谍和英国对外情报局的线人),以及其他一些人将成为攻击的目标,但他不以为意,没有向当局报告。

但是,当他得知,今年3月4日,Sergei Skripal及其女儿在英格兰南部城市Salisbury受到神经性毒剂*攻击时,Karpichkov感到非常震惊。他们目前仍在医院治疗,病情危急。(*神经性毒剂进入人体后主要作用于神经系统、呼吸系统和骨骼肌等组织器官,使胆碱能神经系统处于过度兴奋状态,最后导致中毒者神经系统、呼吸系统和循环系统功能的衰竭而死亡。)

该毒剂随后被证实为,俄罗斯用前苏联时期研制的军用神经毒剂“诺维乔克”(Novichok)。英国首相Theresa May称,俄罗斯极有可能就是事件背后黑手。

新西兰副总理兼外交部长Winston Peters表示,他对使用神经毒气的行为“严重关切”。但当问及如果英国呼吁对俄罗斯采取报复行动时,新西兰是否会支持英国时,Winston Peters并没有明确的回应。

当问及谁应该对此次袭击负责时,Boris Karpichkov明确指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

Karpichkov回忆起在2006年11月的一个早晨,当他在奥克兰市中心Queen St行走时,有人朝他脸上泼粉末。 “当时我在路上走着,带着我的包,突然有人靠近我,对方看起来像个普通的乞丐,试图抢我的包。但是,我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泼在我脸上…然后对方就走开了。我走了大概1500米,接着开始头昏目眩、冒汗,到了晚上开始流鼻涕。”

不过,Karpichkov去看了医生,医生告诉他得了普通的感冒。

WeChat Screenshot 20180314154936

NZ Herald视频截图

他说自己刚到新西兰时,是个90公斤左右的“胖子”,但当他遭到粉末的袭击后,体重下降了30公斤,全身毛发开始脱落。此后,他的健康状况逐渐稳定。

据称,Karpichkov是拉脱维亚的一名俄罗斯间谍,但在1995年,他开始向拉脱维亚政府及其西方盟友传递信息。1998年,当他被发现时,逃到了英国伦敦。

2006年6月,当一名特工告诉他,如果他留在英国,其生命可能会受到威胁时,Karpichkov使用伪造的立陶宛护照飞往奥克兰(避难)。

他原本希望获得难民身份,把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带到新西兰,但他的申请一开始被拒绝了。当他向难民身份上诉机构(Refugee Status Appeals Authority)求助时,其伪造的立陶宛护照仍是一大考虑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