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螳螂的爱爱很惨烈,公螳螂必须冒着生命危险求爱。一不小心,母螳螂一转身,就可能咬掉牠的头,并把牠吞下肚。虽然公螳螂可能会没命,但至少死得很干脆。幸运的话,牠还能逃过死劫,另觅新欢。

可是鮟鱇鱼就不同了,这辈子第一次爱的初体验,就会让公鮟鱇鱼陷入永无止境的恶梦。据《科学》(Science)杂志与《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报导,当牠的双唇吻上母鮟鱇鱼的那一刻,便与对方合而为一,成为庞大爱人的附属品。

以往人类只能透过标本,还有示意图,来了解鮟鱇鱼的交配过程。如今柯丝坦与乔钦‧雅可布森(Kirsten and Joachim Jakobsen)夫妇首度公开了2016年在北大西洋亚述尔群岛(Azores islands)附近深海拍摄到的画面。

当时他们正打算结束潜水,突然看到一条拳头大小的母鮟鱇鱼,接着发现牠腹部有个奇怪的小凸起物。当然,那小凸起物就是公鮟鱇鱼。

雅可布森夫妇摄影了约半小时,但并没有亲眼目睹母鮟鱇鱼排卵,只见到依附在她身上,待命射精的公鮟鱇鱼。

据《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杂志报导,公鮟鱇鱼虽然不像公螳螂,得以保住性命,但牠的皮肤化为爱人的皮肤,主要器官逐渐消失,鱼鳍也跟着脱落,血液与她交流,退化为她身上活生生的精子制造机,一辈子挂在母鱼身上,只要她高兴,就必须随时奉命制造精子。

更惨的,就是她结交新欢,牠也只能默默当个旁观者。

这条母鮟鱇鱼身上的两个小凸起物,就是已退化为精子机器的公鮟鱇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