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棒球帽和火箭槍的「無聊公司」,其實是馬斯克的一步大棋

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科技公司開始呈現出各種各樣的形態。有的科技公司像製造業,販賣技術和供應鏈優勢;有的公司變成了無趣的技術供應商,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提供底層服務。而有一種公司特別牛X,他們活成了娛樂大咖,把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宇宙都當成自己的遊樂園,走到哪個領域都能讓人們整體高潮,他們和被少女瘋狂追捧的偶像一樣,販賣的是夢想。

看到這裡,你們一定知道我在說埃隆·馬斯克。

這個創造出目前最完美電動車,然後又把它送入太空的男人,早已經活成了硅谷偶像。不管他提出來的想法多麼不切實際,都會通過厚厚的粉絲濾鏡從幻想變成夢想,然後為之瘋狂買單。

這一點在馬斯克新成立的公司Boring(無聊)上體現的最為透徹。

沒錯,這家公司的名字就叫「無聊」。成立的起因是馬斯克厭倦了擁擠的地上交通,準備在地下挖滿隧道,用電動滑板把汽車送向各個站點。最近馬斯克又轉變了想法,將運送汽車的電動滑板變成用來承載行人的無人駕駛小型巴士,以電力驅動在地下隧道中行駛。

為了這個和地鐵系統差不多的項目,Boring需要募集大筆資金,而馬斯克募集資金的方式也非常特殊,比如向大眾出售印有Boring Logo的棒球帽,一下就賣出了30000頂。然後又出售印有Logo的火箭槍,沒幾天就賣了350萬美元。

Boring靠賣這些東西賺到的錢,顯然比很多創業項目的天使輪融資要多得多。而我們為Boring公司的詭異周邊瘋狂付費的樣子,像極了為小哥哥打Call買一堆應援產品的追星少女。

Boring究竟是不是馬斯克新挖的大坑?

其實我們如果正視Boring,會發現這一項目並非沒有可行性。地下隧道、時速240公里、自動駕駛、電力驅動,拿出來看看的話,會發現這四項技術每一項都足夠成熟或者正在慢慢走向成熟。可問題在於整體的效率和成本。

首先從運力上看,Boring計劃在市內建立1000個小型車站,每個車站只有一個車位大小。也就是說每個交通工具最多運送七八個人,如果加入單車則運載力會更低。

再看速度,即使在地下也能實現240公里的時速,也要計算上從每一站停車再出發的時間。而Boring的停車方式是不設站台擺渡,直接用車輛上升到地面讓行人出入,上升和下降再到出發是整個行駛過程中效率最低部分。

這就涉及到一個嚴重的調度問題:在1000個車站之間如何搭設網絡,來保證一輛車裡的行人都通往一個目的地?車站佔地面積小也意味着無法負擔太多人候車,是否意味着1000個車站之間只能點對點通行?如果像地鐵一樣長線路行駛,密集的停車接駁點會對Boring的整體行駛速率造成極大的影響。

至於成本就更加可怕了,但從地鐵交通來看紐約地鐵造價達到了世界第一。《紐約時報》曾經報道過,紐約的長島鐵路工程造價已經達到了35億美元/英里(1.6公里)。

這還是傳統地鐵延長路線的價格,更別提Boring要從頭開始挖洞,在城市中規劃車站並且加入自動駕駛等技術了。

Boring作為科技公司,在隧道挖掘這種基礎設施工程建設上,唯一的優勢可能就是在技術方面了。當然這一點是由谷歌先提出來的:有消息稱一家名為HyperSciences的創業企業正在和谷歌合作,為谷歌提供新型鑽井技術,讓鑽頭以超過每秒2千米的速度發射混凝土彈珠,把隧道挖掘的速度提高到以往的十倍以上。

當科技企業開始挖洞

到這裡,我們可以猜測一下馬斯克建立Boring的真正的目的,不管是為了找個由頭賣周邊,還是大動干戈的紐約挖一千個洞,聽起來都太過不切實際。

一種普遍的說法是,Boring和馬斯克的很多高科技項目一樣,唯一的作用就是「販賣夢想」,通過改變基礎設施、打造未來生活場景的描繪引起公眾的關注,拉升特斯拉的股價然後留下一個大坑。簡單來說,馬斯克就是一個造車成功的賈躍亭

可不光是馬斯克,上文提到和HyperSciences合作的谷歌也在研究超聲速系統,在地下鑽井向家庭提供地熱供暖。和地下交通一樣,熱能供暖系統也是一項成本高昂,費力不討好的工作。

如果想要「販賣夢想」,一定要依靠建立基礎設施這樣艱難的方式嗎?

我們可以從特朗普上台後制定的種種政策說起,倡導「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的特朗普一直在通過推動稅改等方式促使高科技產業和製造的資金、就業崗位向美國迴流。稅改政策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企業通過跨國投資等方式避稅的收益。

2017年聯合國《世界投資報告》顯示,聯合國貿發組織跨國企業100強中的高科技跨國公司,海外累計留存收益的增速是其他跨國公司的五倍。也就是說技術產業密集的硅谷,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硅谷對特朗普的反感也寫在了臉上,曾經公開表示支持特朗普的投資人彼得·泰爾,甚至打算遷往洛杉磯,因為硅谷太「左」

同時,彼得·泰爾和馬斯克同為PayPal的聯合創始人,並且是SpaceX的早期投資人。馬斯克本人對特朗普的態度也非常溫和,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大讚SpaceX,後者因為特斯拉在中國建廠受阻,連發了好幾條推特@特朗普抱怨中國的關稅政策不公平。很快特朗普就在白宮引述了馬斯克的言論,稱「美國汽車企業沒有受到全世界各國貿易規則的公平對待」。

硅谷的政治正確,也要包容特朗普

結合馬斯克和特朗普「曖昧」關係來看,Boring這個項目又有了更多不同的意義。

第一,地下軌道交通作為基礎設施,建設時會創造大量的工作崗位。在美國第一次大蕭條時,政府就曾通過大肆修建公路的方式創造勞動崗位。從中美貿易戰中美國制定的反傾銷關稅項目來看,美國顯然想把高鐵這類科技較含量較高的城市基礎設施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二,在紐約這樣已經建設完備的城市中,Boring的修建模式的確要耗費大量資金。但在其他發達程度較低的國家,尤其是這些國家進行新城市開發時,Boring不失為一種代替地鐵的地下交通模式。馬斯克很可能在美國打造樣板,然後出口到其他國家。

第三,不管Boring的運載力是否能和成本匹配,隧道挖掘技術的前景都是不可限量的。Boring很有可能藉此機會發展專利儲備,等待未來產業成熟時收取費用。

這麼看來,Boring的建設相當貼合特朗普對於科技企業發展的期待,也可以被看作為馬斯克的一種「政治正確」。汽車產業和航空產業是馬斯克目前最有力的底牌,這兩樣事業自然是面向全球市場的。和執政黨達成共識,才方便未來在全球征戰時有人撐腰。

這也是馬斯克最聰明的地方,一邊向公眾「販賣夢想」,一邊又比誰都擅長現實世界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