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代年轻女性受过良好教育,更自信,也不想遵循上一代人的行事方法,我从这里看到了希望。”

2018年3月8日,韩国民众在首尔举行Me too游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韩国版“MeToo”风暴越刮越猛。本月早些时候,一名被指控性骚扰学生的大学教授被发现倒毙在家中。他成为了继演员赵珉基之后,第二个在该国这场反性侵运动中自杀的嫌疑人。

今年1月29日,韩国昌原地方监察厅女检察官徐智贤发文,公开了自己曾被检察长性骚扰的经历,并希望受害者不要沉默,要勇敢为自己发声。她的英雄行为拉开了这场运动的序幕。

检察官尚属精英阶层,徐智贤的发声让更多有类似遭遇的韩国女性开始觉醒,她都可以说出口,为什么我自己不能?于是,越来越多职场女性站了出来,曝光对自己实施性骚扰的同事或上司。这股始于美国好莱坞的反性侵浪潮在大洋彼岸得到了充分响应。

愈演愈烈,波及多人

被曝光的“披着羊皮的色狼”来自司法、演艺和教育等各行业。其中有84岁高龄的诗坛泰斗高银、知名话剧导演李润泽、演员赵敏基、吴达秀、崔日华等。而最令韩国人震惊的,当属政坛明星安熙正。

今年53岁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曾被视为下一届总统热门候选人之一。去年大选期间,他曾和文在寅展开激烈的对决。3月5日,安熙正的秘书金智恩接受韩国JTBC电视台采访,公开了自己曾遭安熙正性侵的经历,自去年6月担任知事秘书后,8个月内遭到了安熙正的4次性侵,并暗示自己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面对指控,安熙正办公室最初发表的声明称,两人发生关系是出于“双方自愿”。第二天,安熙正就在Facebook上发文道歉,承认自己行为不当,同时宣布辞去知事职务。

另一位引起轰动的大人物是韩国唯一收获三大国际电影节大奖的导演金基德。上个月,他的影片《人间、空间、时间和人》还入围了第6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全景单元。

3月6日,韩国MBC电视台曝光了金基德的性侵丑闻。三名女演员在该电视台的《PD手册》节目现身,公开了自己在拍摄期间遭金基德性侵的经历,包括因拒绝与其发生关系而被开除,以及遭其强奸。

谈“女权”色变?

BBC的一篇报道称,这场“MeToo”运动,是韩国的年轻女性为了争取新的未来而奋斗。数十年以来,韩国女性一直对这个男权社会的社会文化保持沉默,“女权主义”通常被认为是肮脏的词。就在上个月,韩国偶像女团Apink成员孙娜恩,迫于压力删掉了自己在Instagram上一张拿着手机壳的照片,原因仅仅是上面写着“女孩可以做任何事”这样的字而被网民指责为“女权主义”者。

在韩国,女性的平均工资只有男性的63%,是29个发达国家中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经济学人》还将韩国列为发达国家中女性职场天花板指数最高的国家。另据福布斯报道,只有少数女在韩国职场中担任重要职位,仅占董事会席位的2%。

韩国《中央日报》曾这样描述韩国的职场文化:“那些有权势的人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BBC记者劳拉· 比克尔(Laura Bicker)称,她的韩国女性朋友们曾对她说,大公司鼓励年轻女职员下班后去喝酒,这会帮助她们拓展人脉和获得晋升的机会。

比克尔这样描述道,这些朋友都有被上司猥亵的经历。比如上司们会把手放在女下属的膝盖上,问她们是否愿意陪自己去酒店过夜,有一个老板甚至大肆拍摄其裙底风光。

官僚主义盛行的韩国,为上司骚扰下属提供了土壤,多年这些现象一直未能在公众面前集中曝光。不过进入2018年,越来越多的韩国女性勇于加入这场运动,更愿意承担被嘲笑和质疑的风险。可在这个保守势力占据主流的东亚国家,这场运动注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恐女症”的二次伤害

3月9日,曾出演韩国电影《辩护人》的演员赵珉基在家中自缢身亡。他留下六页遗书,证实了自己背负的“碰触女学生胸部”、“搂抱女学生”等指控确有其事。不过他否认这是“性骚扰”,而是认为碰触和搂抱只是为了便于交流和鼓励学生。自此,韩国成全球“MeToo”运动爆发后首个有被指控的知名人士自杀身亡的国家。

有人“畏罪”自杀,同时也有受指控者把矛头指向了这场运动本身,而不是社会文化中的落后腐朽部分。在赵珉基葬礼当天,曾获得韩国青龙电影奖影帝的演员刘亚仁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个关于欧洲中世纪猎巫的视频,被认为是在影射“MeToo”运动。

此外,这场风暴也引发了部分男性的过度反应,引发“恐女症”。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有男性职员因担心跟女同事在一起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干脆拒绝跟她们的一切交流。不少女职员因此不能参加公司的聚会、不能跟男同事出差,甚至一天都没跟男上司有过面对面交流。

有男职员在网上表示,“女职员让他感到害怕”“跟女人在一起,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男人只能和女人保持距离”。

一位在首尔上班的年轻女职员说,因为被告知不能与男同事和男上司一起参加酒会,她错过了非常重要的社交机会。“我没做过任何事情,但我感觉我被当成罪人来看待,”她说道。

这种“恐女”反应,正给女性带来了“二次伤害”。

美国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就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如果男性把减少与女性面对面接触的机会,当做防止性骚扰发生的办法,那对职场女性而言是一大阻碍。桑德伯格多年来被视为职业女性的楷模。

尽管“MeToo”运动在韩国前路漫漫,但至少一切正在发生改变。在美国学习法律的韩国女生熙媛胜对BBC说,“我认为对那些住在韩国的女性来说,这一点要困难得多,因为那里的传统标准是女性必须得安静、友好和善良,而现在一切情况都在发生改变,并且需要更多的改变。”

韩国梨花女子大学的社会学教授李珠熙认为年轻的一代会有所突破。李教授对BBC说,“一直以来,对于年轻女性来说,面对或挑战权威的年长男性并不容易。但现在这一代女性都受过良好教育,她们更自信,也不想遵循上一代的行事方法,我从这里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