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九年六月,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英雄广场上,一名长发、胡子几天没刮的民运人士,对着麦克风架发表演说,振奋了在场的廿五万人及电视机前的数百万人。

年轻时 挑战两大禁忌

广场上的活动是重新安葬一九五六年反共革命时捐躯的总理纳吉。演讲者是没没无闻的廿六岁青年奥班(Viktor Orbán),他挑战两大禁忌:自由选举、苏联撤军。几个月后,共产政权在匈牙利以及其他东欧国家相继被推翻。

约莫廿八年后,当年的热血青年如今贵为匈牙利总理。五十五岁的奥班站在党员大会的讲台上,青丝已斑白,黄绿色的衬衫遮不住中广的腰腹,演说的内容也大异其趣。

他说,欧洲已经被「伊斯兰化」了。欧盟准备开放数百万名穆斯林移居欧洲,国族的身分认同被泯灭。奥班质问:「未来的欧洲还会是欧洲人的欧洲吗?」而匈牙利,自然是欧洲对抗伊斯兰化的最后堡垒。

反难民 威胁欧盟价值

奥班从民主斗士变成「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的代表人物,见证了东欧十个前共产国家十年前加入欧盟的民主转型,看似不可逆,其实崩解中,对欧盟的价值观与前途都造成威胁。

匈牙利今天(八日)举行国会大选,过去八年执政的奥班,率领的「青民党」(Fidesz)享有百分之五十一的民调支持率,超过其他政党总和,再做四年几无悬念。

奥班厉害之处在于他打造了欧洲最成功的「民族保守主义」政权。波兰向他取经,邻国奥地利也是民粹国族主义者当家。美国总统川普竞选时,欧盟国家领袖公开挺他的唯有奥班。

两次国会大选胜利,奥班通过新宪法加强集权,安插亲信担任司法高层,国营媒体变传声筒、独立媒体被奥班的大亨好友收购。

奥班二○一五年兴建刀片铁丝网围篱防堵来自叙利亚及中东的难民,他还致函欧盟执委会主席容克,要求分摊兴建经费的一半,四点四亿欧元,因为围篱不仅帮匈牙利,也是替整个欧洲防堵难民。

权力欲 他的转变主因

牛津大学历史系教授艾许是中东欧专家,一九八九年奥班演讲时他在现场。他认为,严格来说,匈牙利不算是独裁,但也绝对不再是自由主义式的民主政治,而是半专制,这让本质上属于民主国家组织的欧盟很为难。

从自由民主斗士到排外急先锋,奥班的大转型其实有迹可循。年轻时就认识他的人说,强烈的权力意志是奥班的最大推手。一名前高层官员说:「奥班的特征是说民众想听的话、问鼎大位、紧抓不放。问题是他肆无忌惮、道德无下限。」

索罗斯 与他恩仇纠葛

奥班跟「金融大鳄」索罗斯的恩怨最近几年成为国际焦点。两人的渊源可以追溯至奥班一九八○年代读大学时,当时还是共党专政,匈牙利出生的索罗斯捐给学校复印机,让搞学运的奥班宣传理念如虎添翼。后来奥班到英国牛津大学的彭布罗克学院进修,拿的也是索罗斯提供的奖学金。

然而,索罗斯因为主张开放移民,等于跟奥班唱反调,遂被打成叛国贼,奥班的批评者和反对派也被奥班抹黑成索罗斯的同路人。

反对党 短期恐难突围

大选过后,欧盟和匈牙利的自由派还得再跟奥班周旋四年。一九九四年退出「青民党」,现在经营智库的海格杜许预言:「反对党或新的政治势力总有一天可以突围,这场仗还没输。像他这样的人终究会过世或失势,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还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