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整容”對中國人來說已不再像十年前那樣談及色變。

在中國很多城市,微整形已經變得十分普遍。2017年,中國醫療美容總量超過1000萬例,一舉超過巴西,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醫美第二大國家。

時不時打個玻尿酸、肉毒桿菌對一些都市女性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

這些被稱之為“午餐式美容”的項目,通常花費一頓午餐的時間就能搞定,而且身邊的同事、朋友也絲毫無法察覺。

比起割雙眼皮、隆鼻這些早已普及的整形項目,不需要做太多的心理建設就可以大膽接受,因而獲得了無數人的垂青。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些被公認為風險低、見效快、恢復期短的微整形項目真的那麼神奇嗎?

BBC揭開了幕後的殘酷真相。

01

瘦臉針:小V臉的誘惑

 

瘦臉針的出現對很多大臉女性而言,只要花費三千多元,和平常注射一樣,小肉臉秒變巴掌臉,合照時候再也不用使勁往後躲了。這簡直太划算了!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女人都想要小V臉。在英國,每年就有10萬肉毒素的注射案例。

BBC最近有一個紀錄片 《艾莉秘訪:玩壞了的肉毒素》(Ellie Undercover: The Botox Bust),24歲的女記者Ellie Flynn暗訪了英國好幾家提供“瘦臉針”注射的整形醫院和美容機構。

一開始,Ellie預約了一家在網絡上粉絲很多的美容院,沒費什麼周折,她立即就被安排了注射。

在英國,要注射肉毒桿菌,需要本人到開具處方葯資格的醫生那裡開具健康證明,拿到肉毒的處方,才能到美容院注射。

但在這家美容院,她卻沒被要求。

手術前,她詢問工作人員是否有護士資質時,工作人員回答:我以前是。

而被問到有無副作用時,工作人員理所當然地回答:全世界都在打針,當然肯定是沒副作用啦。

當Ellie因為對方無法提供護士執照號碼而打算離開時,工作人員卻說:我們有20000粉絲呢,所有人都很滿意。

在另外一家美容院,Ellie倒是被要求需要醫生處方,但她說自己拿不到時,美容院只讓她留下聯繫電話。

沒過一會,一位叫Sheer 醫生的電話給她電話,問了身高、年齡等簡單問題後,就讓她安心等待。

還有一家美容院,當聽到Ellie沒有醫生處方後,也聯繫這位Sheer醫生,他們表示只要30英鎊,Ellie就可以拿到處方。

為什麼女孩們如此迷戀肉毒桿菌?

為了尋找答案,Ellie參加了一個與眾不同的Party。

這個Party為她打開了新世界的一扇門。來參加這個叫Botox Party的人都是肉毒素重度迷戀者。簡單來說,就是離開肉毒,就不能好好活了。

在Party里,甚至有18歲的女生就打過多次肉毒了。還有些女孩當場連妝容都沒卸,就打起了肉毒素。

這種感覺大概就是和戴隱形眼鏡一樣,剛開始戴時,每天還小心翼翼,變成老司機了以後,真是隨時隨地都可以順手拈來。

當Ellie問一位女生她周邊有多少打肉毒素的人時,她不以為然地說,大概有100多人吧。

02

美麗的代價

對美的嚮往和追求,讓很多女性在肉毒素是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就貿然前往注射。

可是,別忘了,tox這個詞根提醒我們,肉毒素再美好依然是一種毒素。注射一定劑量可致人於死地。

當然,它用作除皺時劑量很小,也很安全,但其毒性和副作用畢竟是客觀存在的。

肉毒素一共有8種類型,其中A型、B型對人類有毒性,曾被用于軍用化學戰劑,而“瘦臉針”中使用的便是高度純化的A型。

讓肌肉喪失運動功能是瘦臉針的原理,以前大多用來治療面部痙攣。當把肉毒素注射進咬肌時,這一塊肌肉就會出現麻痹的狀況,過度活躍的肌肉就會受到控制,所以有些人會覺得臉小了一些。

瘦臉針主要適合臉型骨骼不大,有咬肌但肉不多的人,也可以改善臉不對稱的情況。如果是其他問題的大臉,瘦臉針就基本無效了。

由於瘦臉針並不是一勞永逸的,大概在第6個月的時候,藥效慢慢消失,臉又開始恢復原狀。

之所以能成癮,就是因為一旦人看到自己美好的一面後,就再也不願意再接受原來的自己了。

所以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注射。

在美麗面前,危險通常會被人們忽略。其實,肉毒素的劑量、注射部位都十分重要,有經驗的醫生非常重要。否則注射後,人們輕則出現表情異常,眼瞼閉合的狀況,重則會危及生命。

Ellie在調查中發現,許多人在注射肉毒素之前從沒有被告知風險,也不知道自己身體是否合適注射。所以,每年英國因肉毒素注射失敗而進行的修復手術的費用高達一百萬英鎊。

Marie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她在注射肉毒素後,眼睛就開始不受控制,嘴巴也無法正常開合,喝水都會順着下巴流下來。

她非常後悔地說道:

“就連餐廳都會問你吃花生有沒有過敏,她們卻沒有問我任何問題。”

 

很多網友也在網上分享自己打瘦臉針失敗的經歷。

///

///

///

03

明天和意外 不知道哪個先來

 

很多人在醫美的幫助下,真的成功變美了,但也因此走上了一條微整形的不歸路。

 

人們的慾望也被撐得越來越大,無止境的修復微調只為越變越美。危險就像定時炸彈,你不知道哪天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之前有位新西蘭的華人姑娘就向我們爆料了她的醫美慘痛經歷。

周女士是在新西蘭讀書的學生,在過去的幾年裡,周女士一直會光顧一家美容機構,在這裡多次注射過玻尿酸等不同的美容針劑。

有一天,周女士想注射一種隆鼻針劑。

這次給她注射的洋人護士也都是老熟人了,經驗超過10年以上不說,而且之前也給她注射過多次針劑,可謂很放心了。

但意外最終還是發生了。

 

本來針劑應注射到皮下,但卻打偏了進入到血管,從而引發了嚴重的問題。注射後沒多久,周女士的山根處已經幾乎腐爛,損壞面積也非常大,如果再稍微擴大一點,很可能就會傷及她的雙眼。

 

雖然視力沒受影響,但臉上的疤是留下了,偶爾就會傳來一陣陣刺痛感。

眉間留下一個大疤,無論對於哪個愛美的女孩都是難以接受的一件事。周女士心理要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

 

在這個看臉的時代,無數人為追求美不惜一切代價。

前不久,“臉貸”的新聞令人震驚。那些貸款整容的大學生們,把未來寄托在一張人工臉上。

那些靠整容逆襲走上人生巔峰的明星,那些靠刷臉月入百萬的網紅主播榜樣,無一不在鼓勵着更多的女孩勇敢地邁出整形的步伐。

她們只想輕易擁有千篇一律的皮囊,不想為鍛造出獨一無二的靈魂拼搏努力。

那麼既然選擇了

或許就要承受美麗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