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共产党指定的唯一候选人,五十七岁的米格尔・迪亚斯 卡内尔星期四以一票之差当选古巴总统,他保证沿着卡斯特罗兄弟开辟的革命路线,带领古巴进行“历史性转型”。古巴的传统友国委内瑞拉总统、玻利维亚总统致电称赞他是在革命熔炉中出类拔萃的新一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致电祝贺。新总统能把古巴带向何方引起关注。

劳尔.卡斯特罗4月19日正式让位于迪亚斯.卡内尔路透社

面对古巴国会议员,米格尔・迪亚斯 卡内尔周四保证古巴将在这个“历史性的残忍时代继续革命”。他同时保证将继续前总统卡斯特罗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开启的经济改革。新总统首次发言中没有任何细节,没有宣布新的措施,他仅仅声明:“我是来工作的,我不是来许诺的”。随后他重申忠于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一生视其为榜样。他同时表示,他会把劳尔.卡斯特罗为古巴未来所作的重大决定贯彻下去。

现年86岁的劳尔.卡斯特罗,在卡斯特罗兄弟家族统治这个国家将近六十年的时候告别总统宝座,但他表示将保留权势强大的古巴共产党总书记一职一直到2021年新一届党代会,到那时,他将把这一职位交到新的继承人手中,因此,古巴并未完全告别卡斯特罗。

劳尔.卡斯特罗称,从那个时期起,我将变成一名普通士兵,与人民在一起保卫古巴革命。在离开总统宝座前,劳尔.卡斯特罗赞扬他的继承人:五年前就发现这是一位最好的继承人,事实证明“我们的眼光不错”。

卡斯特罗家族渐渐退出,米格尔・迪亚斯 卡内尔继任,如果是民主国家,这一进程被称之为在延续中改变,但是古巴不是民主国家,在独裁政体中,传承前任要胜过变革的一面。迪亚斯.卡内而作为唯一候选人继任劳尔.卡斯特罗,并不是一个例外。

迪亚斯.卡内尔现年57岁,在古巴革命之后出生,贯穿他政治生涯的只有卡斯特罗主义。他的个人经历符合所有继承已经解体的苏联那样的政体的政治人物的经历:电子工程师,大学教师,他有步骤地升迁,经历了古巴共产党的所有等级,在最近这些年月进入古巴共产党领导层。曾经是古巴中部比亚克拉拉省省委第一书记,2003年进入政治局,在2012年,他成为8位部长会议主席副主席之一,次年,直接升为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成为二号人物,这意味着他被置于党指定的接班人的位置。古巴共产党不惜全力,封锁一位可能的像戈尔巴乔夫那样的人物诞生,也就是说,在目前的古巴想看到一位在共产党之外产生可以轮替的政治领袖,这种可能性几乎可以说等于零。在古巴,反对党没有生存的权利。

尽管迪亚斯当上了总统,劳尔.卡斯特罗继续是党的总书记,这一切在古巴民众中引不起丝毫的惊奇。在古巴革命六十年之后,古巴仍然是一个“与世界隔离”的国家,尽管游客接踵而来,但人民却被每日的困难占据,似乎屈从于这一静止不动的政治局面。自2013年以来赋予古巴民众的自由,比如可以去外国旅游,成为劳尔.卡斯特罗统治期间最主要的开放成果之一。

有限度地引入私人经济的许诺进行的很不彻底,结果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反面效果,两种并行存在的货币,其中一种可以兑换外币,导致不平等严重扩大,现在又要准备合二为一。几十年间,古巴民众之间收入之差扩大了十倍。在批准五十万人为独立工作者之后,当局在2017年又开始束缚私企发展。以避免走上中国式的朝向市场经济方向的大转弯发生,劳尔.卡斯特罗只满足于“更新社会主义生产方式”。

迪亚斯.卡内尔会否冒着风险走得更远?这位自身并未参与1959年爆发的古巴革命,外界并不熟悉的古巴新一号,可以试图把他的实用主义者的声望落实在行动上。他在党内上升期间正是在全力扶植古巴经济的苏联崩溃的背景下进行的。目前的古巴经济状况并不看好,古巴政权极少数盟友之一一直向古巴提供石油的委内瑞拉,现在也濒临崩溃,两年前奥巴马大张旗鼓启动的与古巴靠近的进程,特朗普上台后立即予以终止。如果继续维持前任的传统方式,古巴经济将会逐渐窒息,但是发起真正的改革包涵着政治上的很大风险,卡斯特罗的继承人面前的选择有限,道路狭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