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座叫“上胜町”的小镇,它隐藏在茂密群山之中交通不便,半数居民都是65岁以上的老人,却每年人人创收千万日元。

这里缺少系统化的垃圾回收体系,缺少先进的处理技术,十几年来却率先解决了,令全世界头疼的垃圾问题。

这几年上胜町愈发闻名遐迩,不仅仅是因为如诗如画的山川和茶园,悠久宁静的村庄,令它被评为日本最美的14座村庄之一。

更是因为这座“日本最环保小镇”缺少一种遍布全球的东西:垃圾。

是的,上胜町居住着1700多人,但他们几乎不生产垃圾。

· 01 ·

在上胜町的街头,你根本找不到公用垃圾箱,整个镇子上只设有一个垃圾回收中心,要求所有垃圾在回收之前,必须经过分类处理,就算是剩饭剩菜,在交到回收中心之前,也只能堆在家里。

而上胜町人分类垃圾的细致程度,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首先,可回收类下有45个小类:铝罐、铁罐、喷壶、金属瓶盖、衣服、木制品、荧光灯……

矿泉水瓶盖、贴纸、瓶身分开归类,有色玻璃和无色玻璃得分开。

口红膏体属于“可燃物”

口红管则是“小金属物”

一只袜子算是“可燃物”

两只袜子属于“旧衣料”

就连牛奶盒必须折平、洗净、晾干。

垃圾回收中心的两位小哥,会时刻监督居民是否投递正确。

除了严苛的垃圾分类,小镇还鼓励居民们重复多次使用物品。

比如小镇上开设了kuru-kuru店铺,居民可以免费交换闲置的旧物。

Kuru-kuru工厂雇佣了不少工人,专门利用废弃物来制作袋子、衣服和玩具,不仅解决了部分失业问题,还让有限的资源得到充分利用。

而说到回收再利用,不得不提到小镇的标志性建筑,这间涵盖仓库、啤酒厂、酒吧、BBQ功能的零垃圾啤酒厂。

酿酒厂所使用的建筑材料几乎都来自回收的废料,这一侧高达 8 米的墙壁,是从村民家回收废弃的窗户制成的。

餐厅中庭悬挂着五彩缤纷的吊灯,来自回收的瓶子。

建筑外立面的木材,用的是小镇木材工厂加工的边角料,用作地板的砖块,也是从废弃的房屋中收集而来的。

可以这么说,“回收”、“再利用”、“垃圾分类”这些我们时常挂在嘴边的概念,已经融入了上胜町人的血液之中,成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方式,以至于上胜町如今成了人人欲效仿的环保小镇。
但是,小镇的环保事业一开始进展得并不轻松。

· 01 ·

90年代时的上胜町,并没有垃圾回收的概念和大多数农村一样,居民处理垃圾只有两条路:要么烧掉,要么直接扔进山里。

然而,再洁净的环境也禁不住这么“糟蹋”,尤其是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甚至致癌物二恶英,使得原本自然秀丽的小镇,青山不再、河水污浊,环境急剧恶化,连人类的生存都变得危险。

居民们意识到:如果环境进一步恶化,大家就只能背井离乡了……

绝不能再这么下去!

为了小镇的生态环境,一场与垃圾的战争打响了。

2000年,小镇将仅有的两个焚化炉关闭,从此杜绝垃圾焚烧。

2003年,小镇正式发表零垃圾宣言,致力于在2020年前,消灭小镇的垃圾焚烧炉和垃圾处理加工设施。

届时,没有什么东西会被当垃圾扔掉,所有东西都必须可回收。

然而设想很美好,操作难度不是一般地大。

得知垃圾分类系统后,Hachie Katayama的第一感觉是——大写的“懵”。当了几十年的家庭主妇,谁会去管垃圾可不可以回收呢?

全堆在院子里一烧不就好了!

Takuya Takeichi经营着一家便利店,除了进货、收银、整理柜台,还得负责整个店铺的垃圾分类,平白增添了不少工作。

对于上胜町的居民们来说,垃圾分类不仅耗时费力,还得考验他们的记忆力,这已经不仅仅是操作不便了,简直是痛苦。但为了能回到记忆中美好的环境,麻烦就麻烦点吧!

一坚持,就是15年!

渐渐地,垃圾分类从最初的负担,变成了上胜町人独特的生活方式,居民们也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看待所谓的“垃圾”,就连外地来的厨师也被同化了。

Taira Omotehara,曾是一位垃圾生产“大户”,只要是厨房里用不着的,全当“垃圾”一股脑地扔出去。

如今,他厨房里所有厨余都进了堆肥桶,变成本地农场的肥料,种出的菜又供给餐厅,如此健康的循环模式,让他慢慢理解“零垃圾”的概念。

· 03 ·

目前,小镇上80%的垃圾被回收再利用或堆肥,严苛的垃圾分类不仅仅改变了居民的垃圾观念,改善了恶化的环境现状,更连带着解决了不少社会问题:

1、提升经济效益

上胜町的温泉吸引不少游客纷至沓来,宾馆靠燃烧生物燃料来供暖,每年可以节省7.6万美元,同时也减少了二氧化碳的排放。

另一方面,随着日本料理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配菜或者点缀的花叶颇受追捧。

而上胜町有着干净的水源和空气,树叶没有杂色和污染,全年有320种可食用的叶子,数量繁多以致曾堵塞道路。

如今这些树叶被售卖至日本各地,甚至出口到北美和欧洲的酒店和餐厅,当地采摘树叶的企业,年营业额可以达到130万英镑。

2、解决老年人就业

51%的小镇居民超过65岁,老龄化问题曾一度令上胜町焦心。

然而采摘树叶并非是一项耗费体力的活儿,只需采摘、洗净、筛选就好,交给退休老人来做再合适不过。

而当地老人们对采摘树叶这项新工作,抱有极大的热情,他们建立了专门的树叶档案,什么季节该摘哪种树叶,主动种植和销售,作为配菜的树叶、松针、花卉以及蔬菜,甚至主动学习IT技能,通过计算机简化业务。

如今,树叶成了小镇老人们的“摇钱树”。通过采摘树叶,每年差不多可以挣得1000万日元,相当于58万人民币。

可观的收入+纯净的环境,令老人们在充实的工作中,重新找到自己的社会价值,对生活的欣喜和快乐,令他们心情愉悦、自在轻松,不少人的高血压都不治而愈。

由于老人们都能自食其力,生活怡然自得,小镇上唯一的养老院都已经关闭了。

3、实现文化输出

上胜町的垃圾回收分类史,已经令人交口称赞了,而后续更是解决了老龄化引发的社会担忧,更是一个奇迹,上胜町老人们的故事甚至被改编成电影《多彩人生》,2012年在院线上映。

· 04 ·

除了上胜町之外,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努力减少垃圾。

2015年,圣地亚哥宣布计划,到2030年将垃圾处理量减少75%,纽约市希望在大约15年内做到“零垃圾”。还有很多城市耗费了比上胜町更长的时间,与垃圾做着不懈的抗争。

可说到底,上胜町不过是个人口稀少的小镇子,它不是纽约、伦敦这种国际化的大都市,没有先进的技术和系统的规划,教育水平不怎么高,交通也不怎么方便,可它是怎么做到,连很多大城市都无法实现的垃圾分类呢?

其实,关键还是在人,无论城市规模如何,无论环保政策如何,唯一共通的规则其实就是人。

十几年前,上胜町的居民们需要拿着一个个的“垃圾”琢磨该放进哪个桶里,如今他们都成了垃圾分类“熟练工”。但并不会因此而偷工减料,每天仍需要花费一定时间去想、去思考,手上的废旧物品究竟该去向何方。

便利店老板Takuya Takeichi说,“事实上,现在我每次使用东西之前,都会想一想,这会不会变成垃圾?不可否认,垃圾分类,使我们每个人都获得了丰富的精神财富”。

其实解决社会问题往往是这样,如果一开始就说不可能,是没有机会改变的。

但当你像上胜町的居民们一样,从改变思维模式开始,重新看待“垃圾分类”,当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这就变成了一场革新的运动。

这无疑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肯定是一份丰厚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