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对私营经济依然存在担心,害怕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导致贫富差距。”

2017年8月2日,古巴哈瓦那,一名花匠正在制作花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古巴迎来了近60年来首位不姓卡斯特罗的领袖。对于这个西半球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世界的目光或许更关注其经济的发展和未来的方向。

4月19日,古巴新一任国务委员会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宣誓就职。86岁的劳尔·卡斯特罗依然担任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为57岁的迪亚斯-卡内尔“保驾护航”。

实际上,古巴市场经济改革方面的试水从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便开始了,但时任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将其定义为“对敌人的让步”。劳尔则对改革持更积极态度,称其是古巴未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菲德尔·卡斯特罗在2016年去世,劳尔在2008年正式接替兄长成为古巴最高领导人。虽然过去十年间,最后一位主政的卡斯特罗推行了许多市场化改革,推动古巴经济从原有的苏联式中央计划体制向多样化和私有化迈进了一步,但该国的整体经济发展依然非常缓慢。

劳尔的有限改革

2011年,执政的古巴共产党在时隔13年后首次举行了代表大会,正式通过了经济改革的计划。自那以后,古巴推动了缓慢、有限的市场化改革,其中一些取得了成果,也有一些停滞不前或半途放弃。

实际上从2008年起,古巴政府就开始将休耕的国有田地租赁给农民,但农民必须同意耕种特定种类的农作物,或养殖牲畜然后卖给国家。

两年后,古巴进一步扩大了农业改革的范围,其中包括放松对农民的监管,支持市场力量和市场价格。但由于担心投机导致通货膨胀,这一改革在2015年被中断,政府重新主导了农业体系。

目前古巴约有15.1万人持有租约,覆盖的土地面积为120万公顷。

与此同时,古巴在2010年开始放松对私营业主的监管。虽然企业家们仍被定义为个体户,但这是他们自1968年以来首次获准雇佣非家庭成员作为劳力。

另外,政府还削减了国营部门的工作岗位,将部分零售服务业向“个体户”开放,支持雇员租赁店铺中的理发店和小卖部。但有报道称,古巴政府已在去年无限期暂停了向私营部门颁发新的经营许可。

古巴目前大约有58万名持有执照的个体经营户,相比改革刚开始时增加了两倍,其中包括出租车司机、技工,以及数千家私营小餐馆、简易旅馆和建筑承包商的雇员。私营部门还包括429家合作社,其中许多以前都是国营的。

古巴经济主要依靠旅游等服务业。该国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815.6亿美元,其中74.%来自服务业,21.5%来自工业,仅3.9%来自农业。

此外,民众也开始获准购买手机等电子产品、入住酒店,还能拥有并出售私人房产和汽车。

4月19日,哈瓦那,劳尔在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发言。来源:视觉中国

为何改革并未带来经济腾飞?

但古巴的市场化改革并未带来经济的快速增长。2016年古巴经济萎缩0.9%,2017年增长1.6%。过去这十年间,古巴的年均经济增速大约在2.3%-2.5%。古巴共产党也承认,改革比预期的要困难,而且大部分计划仍在艰难推进中。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对界面新闻表示:“首先,古巴的经济政策还是存在很多限制。目前古巴并不是市场经济,而是计划经济。古巴共产党的文件是这么提的:古巴不搞市场经济,但是考虑市场的因素。古巴对私营经济依然存在担心,害怕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导致贫富差距。”

2017年古巴的劳动人口为469.1万,其中72.3%在国营部门,27.7%在非国营部门。

“古巴居民家庭现在还有部分生活必需品,如大米、面包、糖、盐等,是凭本供应,虽然这类商品越来越少。购货本上供应的东西很便宜,但是只够吃一个礼拜,一个月内剩下的那三个礼拜只能去自由市场上去买,但是价格是定量供应的好几倍,”徐世澄指出。

就在劳尔卸任前几周,古巴共产党也承认经济改革出现了放缓,并存在错误。

路透社援引古共党报《格拉玛》(Granma)的报道称,古巴共产党改革委员会负责人穆里略(Marino Murillo)曾表示,2011年刚开始后的3年里,改革实施得非常顺畅,但由于监管失误、缺乏金融支持、政府机构的低参与度,以及过程的复杂性,过去两年中改革进程有所放缓。

劳尔也在今年3月召开的古共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表示:“尽管(改革)存在失误和不足,但相比几年前,现在的情况已经好得多了,”古巴共产党还在会上承诺将继续推进改革。

外部环境方面也有许多因素。徐世澄指出,美国依然在对古巴进行封锁,虽然奥巴马时期美古两国恢复了外交关系,但并没有取消封锁,只是放松了一些限制。特朗普上台后,不但没有取消限制,反而加强了封锁。

去年美国使馆的“声波攻击”事件后,特朗普政府下令驱逐了部分古巴外交官,并在经贸和旅游等方面收紧了奥巴马时期对古巴的政策。

再者,古巴的主要盟国委内瑞拉最近几年发生经济危机,减少了对古巴的援助。从2000年末开始,委内瑞拉就以优惠价向古巴提供汽油产品,供给量一度高达10万桶/天。古巴则通过古巴人在委内瑞拉提供服务来偿还,其中包括大约3万名在委内瑞拉工作的古巴医务人员。

徐世澄指出,过去古巴政府靠劳务输出挣了不少外汇,在委内瑞拉工作的人绝大部分收入必须上交给国家,“比如委内瑞拉给医生4000美元的薪水,个人只能拿十分之一,可能还不到”。

另外,古巴从委内瑞拉低价进口的原油,除了满足本国的需求,还可以进行再出口。但现在委内瑞拉自顾不暇,给古巴提供的原油也减少了。

“与此同时,拉美地区的整个政治生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多是右派人士掌权。以前罗塞夫主政的时候,巴西也给了古巴很大的援助。比如说古巴的马里埃尔经济开发区,巴西投资了8亿多美元”,徐世澄表示,“但现在巴西和古巴的关系没有那么好了,不可能给古巴这么多贷款和援助了。”

货币和农业

4月19日,古巴哈瓦那,劳尔举起迪亚斯·卡内尔的胳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迪亚斯-卡内尔上任后的首个任务之一,就是统一该国的双货币体系。古巴目前有两套货币系统,一套是法定的古巴比索,由央行发行;另一套是可兑换比索,类似外汇券,1可兑换比索约等于24古巴比索。

徐世澄指出:“劳尔在2011年承诺要统一货币,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兑现。他在主政后采取了一定的改革措施,允许古巴人购买电脑、电冰箱、电视机等电器和电子产品。古巴开了很多外汇商店,以前这类商店只对外国人开放,后来逐步向古巴人开放。但购买时必须用可兑换比索,相当于外汇券。这和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很类似。

“古巴在法律上不允许美元自由流通。持有美元的古巴人如果想到外汇商店买东西,必须到兑换所将美元换成可兑换比索,再去买东西。”

农业是古巴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徐世澄指出,古巴国土面积近11万平方公里,略大于中国的浙江省,人口大约1100万,但浙江省人口有5000多万,按说吃饭不成问题,但粮食依然需要进口。

在被问及古巴已经实行了农业改革,为何仍不能自给自足时,徐世澄认为,主要是因为古巴目前缺少外汇,无法购买化肥、农机、汽油等发展农业所需的必要资源。

古巴民众还希望加快改革的步伐,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徐世澄表示,“古巴人的工资是以古巴比索的形式发放的,普通职工的月薪兑换成‘可兑换比索’,折合成美元大概就30美元左右。民众的薪资水平很低。”

“为什么许多古巴年轻人都想往美国跑,无论是通过合法还是非法的途径,因为他们的生活太困难了,”徐世澄说,古巴物质短缺,民众工资也低。

迪亚斯-卡内尔的挑战

但是,迪亚斯-卡内尔现在进退两难。如果要将古巴拉出经济泥潭,他必须继续推进改革,减少经济中的扭曲,取消货币双轨制,降低效率低下的国企在经济中的比重。他还须设法吸引私人外国投资来创造新的出口,重建古巴逐渐破败的基础设施,同时允许还处在初期的私营部门继续成长。

但古巴共产党内有许多人担心,如果迪亚斯-卡内尔实施全面经济改革,他将变成古巴的戈尔巴乔夫,毁掉整个党和革命的成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显示,古巴会学习中国或越南的模式,全面发展具有特色的市场经济。

徐世澄对界面新闻说:“劳尔曾在党代会上指出,古巴应该向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学习,但古巴有自己的情况,不能照抄照搬中国和越南的发展模式。

在少数几次公开发言中,迪亚斯-卡内尔都在试图取得党内成员的信任。他也许并没有多少时间或空间来改进目前的状况。

迪亚斯-卡内尔他并非军人出身,在安全力量中没有长期的盟友支持,也没有卡斯特罗的姓氏给他带来尊敬和敬畏。领导人的地位尚不稳固,劳尔·卡斯特罗的支持也不知还能持续多久,毕竟后者已经86岁了。

但有一点确定的是,迪亚斯-卡内尔无法在满足党内保守派要求的情况下扭转古巴经济。他必须在其中作出选择。

宣誓就职当天,迪亚斯-卡内尔发表了简短的演讲,试图将继续革命和推动改革统一起来。他说,不会出现“资本主义复辟”,但将继续推动“社会和经济模式的现代化”。

“要么社会主义,要么死亡!我们一定会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