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经过一年多的同步、强劲成长后,2018年第1季出现成长减弱且步调不一的信号,最明显的是欧元区景气大幅降温,中国经济也传出成长可能减缓的信号;日本及亚洲其他国家虽大致平稳,但全球贸易紧张升高也使信心指标走软;只有美国经济成长仍强,通膨压力持续升高。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原本可望次第走向正常化,但现在已经转变成美国独紧、他国观望的态势;敏感的金融市场也出现股市动盪,各国公债殖利率差距拉大,美元汇率回升等不安情势。

欧元区经济去年出现惊喜,整体经济成长率达到2.5%,十年来最快,但今年来的表现却是惊吓。经济数据从2月开始转弱,范围涵盖全欧。德国2月工业生产比元月减少1.6%,出口经季节调整后减少3.2%,都是近两年半来最大降幅。第二大经济体法国,第1季国内生产毛额(GDP)仅季增0.3%,不到上季的一半,也是一年多来最低水准。依据现有的最新数据推算,德国今年经济年增率只有1%,整个欧元区年增率也降到仅1.2%,远逊于去年的2.5%。连欧元区以外的英国,第1季GDP也仅季增0.1%,是五年多来最低。

欧元区景气转弱,部分是基于暂时性、一次性因素,例如年初天气异常寒冷,数十万人受严重流感侵袭,德国年初时曾发生劳资争议等。但也可能是因为金融海啸后欧元区投资长期不足,已将潜在产出水准压低,量化宽鬆政策的效果也逐渐疲乏。去年经济成长转强后,今年供给面出现停顿现象,开始抑制成长。例如德国化工业现在已经订单满手,产能不可能立即扩张,许多其他产业也难以找到技术劳工,产值当然难以加速成长。经济学者普遍认为景气复甦已经越过顶峰,去年的荣景不大可能重演。

大陆方面,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周发表声明指出,今年必须加强工作力度才能达成经济成长目标,尤须促进国内需求。这是中国当局2015年来首次对经济展望发表如此沉重的看法,显示领导阶层已经意识到由于中美贸易紧张升高,今年6.5%的成长目标正面临挑战,准备对潜在的经济动盪採取措施。声明中并未再提到减债工作,反而强调必须降低企业的资金成本,而且在声明发表之前人民银行已先行降低存款准备率。

只有美国经济表现仍相对良好。第1季年增2.3%,优于预估的2%;虽不如去年第4季的2.9%,但第1季受到气候寒冷影响,成长本来就偏弱;何况就业市场吃紧,减税及政府扩张支出的刺激效应也将次第展现,经济学者预测全年成长率将达3%的佳绩。

面对今年来成长步调减缓,加上贸易保护主义热度升高,目前除了美国联准会(Fed)外,主要国家央行已经放慢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步调。日本央行27日会议已不再预测2019年度通膨能达到2%目标,欧洲央行26日会议根本未讨论将如何结束购债计画,英国、加拿大及瑞典央行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继续维持宽鬆政策。

其实全球经济去年能够同步成长,靠的是多项有利因素碰巧同时出现,而不是由于各国普遍採取能够支持成长的政策,且彼此互动所产生的结果。美国仍维持温和成长,欧洲是因为结束撙节政策而让经济得以疗癒宿疾,中国经济「软著陆」成功,巴西、印度及俄罗斯也摆脱之前的重大震撼而迈向复甦。但今年只有美国能藉由扩张性财政政策维持成长,欧洲长期投资不足已开始抑制复甦动能,中国因贸易衝突升高而出现成长减缓信号,一旦全球爆发贸易战则新兴市场势必沦为池鱼。全球经济同步成长,货币政策同步正常化,金融市场同步繁荣的好景也将成过眼云烟。面对国际经济及金融市场的动态变化,企业界、投资人及央行在营运布局与政策规划上均须知所因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