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七十年前玩剩下的风筝燃烧弹,在巴以冲突中重出江湖

巴勒斯坦人施放风筝燃烧弹

作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永无休止冲突中,最新爆发的冲突形式——载有燃烧弹的风筝正从加沙地带飘往以色列领土,掀起了一场破坏性的多点火灾。其中贝尔森林的一场大火特别具有破坏性。最近几天,附近的麦田也被风筝燃烧弹点着了。燃烧的风筝发射正好与在加沙与以色列之间的边界围栏爆发的一系列暴力抗议活动相呼应。这些示威行动被巴勒斯坦反以色列组织统称为“回归三月”,这些示威已经造成人员伤亡,有报道称总共造成7000名加沙人受伤,45人丧生。

风筝燃烧弹的问题尤其突出,因为它们非常容易生产,无法禁止生产和销售的简单材料。最令人担忧的是,这些简易武器很难被击落,即使被击落,风筝悬挂的燃烧弹仍然会落在以色列境内的某个地方。在这里用上以色列空军战机或者高射炮,都有点“大炮打蚊子” 的嫌疑。

日本人七十年前玩剩下的风筝燃烧弹,在巴以冲突中重出江湖

巴勒斯坦人施放的风筝还绘制有纳粹标记

风筝燃烧弹与时下流行的不对称战争概念相近,它采用塑料和轻木制成,结构简单,下部吊装有锡罐,里面储存有燃料,通过长长的绳索与风筝相连。多年来,类似的设备一直在边界上零星发送,但近几周来,风筝燃烧弹的数量暴增,变得更有组织。而同时,以色列则处于干旱气候,非常干燥的条件令风筝燃烧弹变得更加有效。

目前,以色列国防军正试图通过摧毁风筝燃烧弹的释放点来阻止这些轻飘飘的玩意飞来,类似于对付哈马斯的简易火箭炮。今天早些时候,以色列空军的飞机在几小时前发射风筝燃烧弹的边界围栏附近轰炸了哈马斯的一个阵地。以色列有充分的能力识别和定位这些施放地点,因为这些地点也是早前发射火箭弹的地方。

当地媒体援引当地一位农民的话说: “起初我们确实认为这是一个噱头或者玩笑——一种燃烧的风筝,但事实证明我们错了,这种陈旧的武器给我们带来了严重的麻烦,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日本人七十年前玩剩下的风筝燃烧弹,在巴以冲突中重出江湖

农民用拖拉机灭火

另一位看到田野燃烧的农民说: “当你看到一片燃烧的风筝在空中飞舞时,每个人都会立即停止工作,并跟踪它,以确保它落在一片空地、而不是在我们的庄稼上,这很荒谬……有时你会看到几只风筝一起飞过来,那是会有些崩溃。”

周一,加沙飞来了四个风筝燃烧弹,袭击了Sha’ar HaNegev地区委员会的一处麦田。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随之而来的火灾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估计有1000平方米的小麦被烧毁。

该地区的农民发现风筝燃烧弹后,迅速到达麦田,用拖拉机和水管灭火,同时呼叫消防队去现场支援。

在加沙边境附近每周五举行的“ 回归三月 ”抗议活动的背景下, 最近有几十只燃烧的风筝从地带飞入以色列。其中一只风筝燃烧弹在贝尔森林中燃烧了2000平方米的天然林。

日本人七十年前玩剩下的风筝燃烧弹,在巴以冲突中重出江湖

被烧毁的小麦

其他加沙周边农民回应了他的观点,估计燃烧风筝造成的损失达到数千舍客勒,其中有烟火的鹰嘴豆和麦田。

在媒体采访军队领导人的对话中,加沙周边地方当局负责人对日益增加的危险表示担忧。以色列国防军则提醒说,风筝的成功激励了巴勒斯坦人继续使用它们。眼下的抗议活动似乎进入一个低潮。然而,以色列官员仍然表示担忧,哈马斯可能会将抗议浪潮的退散视为一种失败,这种情绪可能会引起挫折。恐怖组织加沙领导层对加沙人不愿意突破围栏感到失望。

日本人七十年前玩剩下的风筝燃烧弹,在巴以冲突中重出江湖

被烧毁的小麦

因此,以色列国防军和国防机构因此担心受挫将推动该组织采取可能导致大规模战斗的举动——进行恐怖袭击,一方面伤害以色列,另一方面重振低潮期的抗议活动。好在以色列军人的精神状态依然很饱满,士兵们也认为“不要让减弱的抗议欺骗你,”士兵们仍旧坚守在边界围栏的第一线。

风筝燃烧弹这种玩意曾经出现在二战的太平洋战场,日本曾经希望借助气球炸弹攻击美国本土。祈求下面也吊有炸弹或者燃烧弹。日本从当时占领的阿留申群岛向美国释放了绰号为“风船爆弹”的气球炸弹,希望借助风向飘往美国。但大多数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仅有少数一些飞到了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地区,但造成的损害都很轻微,仅仅造成一名美国人死亡。

日本人七十年前玩剩下的风筝燃烧弹,在巴以冲突中重出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