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际社会围剿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捷报频传,落网的外籍武装人员正陆续接受审判。近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市中央法院对40多位“与IS相关”的外籍女子判处死刑。

而整个审判过程只有10分钟。这种对死刑的“闪电式判法”,引起媒体的讨论。

点击查看大图

《太阳报》报道截图

“我是冤枉的”

据英国《太阳报》22日消息,这其中14人是“伊斯兰国外籍战士”的遗孀。她们当中,来自法国的29岁女子巴图陶(Djamila Boutoutao)在2014年抵达伊拉克。但是她的老公纳桑迪(Nassereddine)和儿子阿布多拉(Abdullah)选择为IS而战,并先后在2016年和2017年死在摩苏尔。

不过巴图陶似乎认为自己“很冤枉”。她在庭上情绪激动,用法语喊道:“我都快疯了。没人告诉我要被判死刑。我还有一个女儿,请放过她,我愿意给钱。如果你们能联系到我爸妈,请带我离开这里。”

点击查看大图

巴图陶图自《太阳报》

她还称自己当时是在丈夫的“威逼利诱”下,才离开法国,前往伊拉克的。此前,纳桑迪骗她“伊拉克是一片圣地”,但是抵达后巴图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丈夫“早已效忠于IS”。

巴图陶目前还是法国籍。英国卫报称,当天的法庭内,并没有法国方面的官员出席。

10分钟判40多个死刑

卫报称,整个审判过程只有10分钟。期间,巴格达中央法院的3名法官向这些女子抛出一些简短的问题。随后,检方和辩方律师分别宣读了一份文件。最终,依据伊拉克反恐法第四条,该法院宣布对包括巴图陶在内的40多位“与IS相关”的外籍女子判处绞刑。另有数十位外籍女子被判处无期徒刑。

庭外,另一位辩护律师表示自己根本没有和这些女子交流过,只是阅读过此案的调查总结。

似乎是出于对伊拉克本国司法体系的质疑,美国“人权观察”组织抨击道,该国司法人员在给对方定罪时,全靠“直觉”和“经验”。无独有偶,联合国人权高专发言人斯罗赛尔(Liz Throssell)在去年年底对伊拉克的死刑判定提出质疑。据悉,伊拉克仅去年就进行了106次处决。

不过,巴格达中央法院的工作人员则认为,一些与IS相关的外籍女子“中毒很深”且“死不悔改”。巴格达监狱的一位门卫透露了自己经历:“曾有一位IS女罪犯要我给她带东西,但这是不允许的。我拒绝后,她就骂我是异教徒。”

这也与部分巴格达民众的立场相符:有的认为这样的判决大快人心。比如一位接受卫报采访的巴格达当地汽车商人拉什得(Mustafa Rashid)说道:“诅咒他们(IS成员),他们不值得怜悯。(他们的)女人同样如此。”

对待“IS余党”强硬,遗留儿童成问题

“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势力节节败退。去年12月,伊拉克宣布解放伊全境,取得打击“伊斯兰国”的历史性胜利。随后,伊政府、军方对该极端组织的清算摆出“零容忍”姿态。

点击查看大图

伊拉克军队庆祝胜利图自半岛电视台

据新华社消息,今年2月,伊拉克法院曾判处17名加入“伊斯兰国”的土耳其籍女子死刑,同时宣告加入该组织的另外10名外籍女性成员无期徒刑。1月,伊中央刑事法院曾判处一名加入“伊斯兰国”的德国籍女子死刑。

而根据英国《太阳报》消息,伊拉克当地媒体称目前已经锁定超过2万名“与IS相关的外籍人士”。此外,在这次判决前,已有超过300名“外籍战士”被判处死刑。

即便是如巴图陶所愿,外籍武装人员若是回国,恐怕也不会有好日子。今年2月,美国防长马蒂斯在欧洲会见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10余名代表,并提议“外籍武装份子在回国后要接受本国审判”。

同样,法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对“与IS相关”的本国公民表示“嫌弃”。虽然香榭丽舍对这次伊拉克“给法国公民判处死刑”的行为表示抗议,但卫报称该国官员早已向留守伊拉克的法籍武装人士发出通牒:“如果你们逃不出来,后果自负”。

此外,今年年初,法国国防部长帕利(Florence Parly)说道,“如果真有人(IS外籍武装人员)回的了国,那他们也将对自己的所做作为付出代价。”

点击查看大图

帕利@视觉中国

2014年,“伊斯兰国”占据伊拉克北部和西部大片地区,该组织外籍成员随后大批涌入伊拉克。卫报称这些“外籍战士”来自110个国家和地区,人数超4万名。其中,约1900名为法国公民;英国公民占800人。

不过,如何处理这些外籍武装人员的子女,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卫报称,在当天的法院内,家长接受审判时,孩子们有的在啃苹果,有的则需要“还未轮到审判的女罪犯”轮流照顾。

对此,巴格达法院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指孩子)长大后一定不会成为这些女人一样。不对,这么说本来就是一种罪恶。所有的孩子都是无辜的。”

另一位工作人员回答道:“可能吧。我们要加快速度了,还有很多人(需要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