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部落有一個“子彈螞蟻”,它之所以被稱為子彈螞蟻,是因為它咬起人來跟被子彈射中一般。每當有男子成年時,在成年的那天,就要把手伸進這個裝滿子彈螞蟻的手套里,被叮咬的同時還要跳10分鐘的舞。

在巴西亞馬遜有個薩特瑪維部落,這個部落的成人禮十分殘酷,在這個部落有一個“子彈螞蟻”,它之所以被稱為子彈螞蟻,是因為它咬起人來跟被子彈射中一般。每當有男子成年時,在成年的那天,就要把手伸進這個裝滿子彈螞蟻的手套里,被叮咬的同時還要跳10分鐘的舞。

在印度的貝蒂亞族裡,每一位成年女子在都要接受一個十分“殘酷”的成人禮,這對她們來說是人生的一道坎,就是在成人那天每一位女子都要首次體驗一次性工作,在我們看來他們的這個成人禮十分奇葩。

尚比亞男孩成年的時候,都要站在瀑布的埠,任憑水衝擊,這樣才能體現出一位成年男子的勇敢與擔當。

萬納杜人的成人禮更為奇葩,成人當天要從20米高的竹騰上跳下來,這像是我們現在的蹦極。

肯亞部落的成年禮有點軍事化,部落長老會在這一天給成年男子布置幾項“任務”,這些任務都十分艱難,為的是磨練他們的意志,使他們快速成長起來。

割禮是南非一個部落的成年禮方式,這裡的男孩在成年這天需要割掉身上兩個地方。

馬賽部落以狩獵為生,他們的成人禮就是要去捕捉一隻兇猛的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