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再次因为「科学研究」猎捕鲸鱼的任务,成为国际社会抨击的对象,前往南极(Antarctic)海域的日新丸号(Nisshin Maru),遭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指控,不仅使用炸药残忍猎捕鲸鱼,更捕捉并宰杀122条怀孕鲸鱼及114条幼鲸,而所谓的科学研究后,却将这批鲸鱼转售餐厅与店铺,成为诸多饕客的盘中美味。

日新丸号从去年11月出发,在南极海域上,花费数周时间对小须鲸(Minke)进行追踪,并在12星期内完成捕捉小须鲸行动,于今年3月份返回日本。国际捕鲸委员会从其提交的报告中发现,该团队在南冰洋捕捉和宰杀共333条小须鲸,其中152头属雄性、181头为雌性;其中有122头在怀孕期间被宰杀;而有114头幼鲸遭猎杀,此举震惊国际社会和保护团体。

人类为了获取鲸鱼身上丰富且昂贵的经济利益,在全球海洋大量猎杀,造成各类大型鲸类数量急遽下降至危险阶段。为保护他们并维持海洋生态平衡,国际社会在多次协商后,组成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于1986年通过《禁止捕鲸公约》,全面禁止商业捕鲸,但日本、挪威、南韩、秘鲁、巴西、中国等国都投下反对票。其中加拿大于1982年全面退出,而有食用鲸肉传统的日本,更是每年与挪威一起成为环保团体抨击的主要对象。

虽然国际法院(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在2014年,曾对日本做出禁捕鲸鱼的命令,但日本官方却仍以传统风俗与科学研究名义,仍旧照常出船猎捕鲸鱼。去年4月份,日新丸号才刚刚完成「研究任务」,带回330头被猎杀的当地鲸鱼从南极海域回国。但捕鲸技术日益精进的日本,却愈来愈少团体能与之抗衡,就连阻扰捕鲸任务多年的澳州团体「海洋守护协会」(Sea Shepherd)也在8月宣布放弃对抗,恐让日本未来捕鲸行动更加肆无忌惮。

对此举动和理由,长年关注和保育鲸类的专家卫尔比洛夫(Alexia Wellbelove)痛心批评,「这是日本残暴猎杀鲸类的证据!明明有非致命的研究方法,日本却一再地重复呈现这种可怕的作法,就只是为了证明、鲸类数量充足吗?」他呼吁澳洲和各国应对日本提出抗议和谴责;但始终坚持捕鲸与实用鲸类,是该国的文化特色之一的日本,除非有更强制性的决策,否则这类的捕鲸「科学任务」,恐怕将持续不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