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达一夕之间遭到邻国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和大公国、巴林和埃及等国断交已满一周年,卡达陷入也因此边界遭封锁,航空、旅游、金融业甚至民生都陷入了危机,不过就在一年后的今天,卡达挺过了这场风暴反而成为了这场危机的最大赢家。

由中东影响力强大的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巴林与埃及所组成的「反卡达联盟」在去年6月用断交逼迫卡达接受严厉的13项条件,其中包括关闭卡达具影响力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停止支助多个地区伊斯兰组织,同时卡达也被指控支持什叶派叛军「胡塞组织」(Houthi )。

这些要求显然就是设计得过于严苛来让多哈于无法立即接受。涉入这起外交危机的高级波斯湾国家外交官透露,其实以沙国为首的反卡达联盟认为,就算多哈真的表面上接受了这样的条件,但是实际上不可能改变多哈的行为,所以真正的目的其实是要让多哈无法在独立执行外交政策,也因此沙国阵营发起了大规模的外交手段来施压,甚至让公众舆论的矛头也都转向多哈。

然而这场危机却一直是对卡达有利的,最明显的证据就是美国总统川普今年4月与卡达国家元首哈马德(Tamim bin Hamad Al Thani)会晤时,大改一年前与沙国同一阵线的态度,批评沙国资助恐怖组织,还大力称赞卡达反恐有力。

除此之外,反卡达联盟原本用意在于让西方世界相信卡达也有严重的问题需要解决,但是效果似乎适得其反。主因在于反卡达的四方组织并没有预料到卡达进行了一场大规模且有效的公关、游说活动。据消息人士透露,断交危机以来,卡达家大力道狠砸了高达15亿美元的公关费用,有效对冲也花了差不多公关费用的沙国广告宣传效果。

对此,真正受到影响的不是卡达反而是反卡达的四方组织,尤其是沙特阿拉伯的声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沙特阿拉伯过去花了很多心力在指控卡达支助叙利亚及利比亚恐怖组织,,这样的指控也在两处因危机与多哈的关联减少后被削弱了。卡达如今可以开始反击这些指控都是沙国的有以意为之。

此外沙特阿拉伯新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外交政策毁誉参半,也让人忽略了该地区的其他问题。这些都让即使反对的波斯湾国家官员也不得不承认,卡达以小国胜大国之姿,正在从这场冲突中获胜。

另外,从经济层面来看,反卡达的四国尽管对多哈采取了陆海空经济封锁政策,但在很多方面并未有真正发挥作用,像是虽然四国禁止向卡达出口商品,但其实产生的影响有限,因为许多无法购买的产品,还可以用土耳其和伊朗的货源取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10月发表的报告指出,卡达是海湾地区增长最快的经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