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表示,如果民主党此次以多数选票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并与温和的共和党人建立两党关系,那么,他会赞成弹劾特朗普,因为“他正在危害美国和全世界。”

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再次炮轰美国总统特朗普。

在上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索罗斯为近些年来世界发生的改变感到痛惜,他重申:“一切可能出错的事情全都出了问题。” 这位纳粹大屠杀幸存者现在正面对着一波民族主义情绪崛起的挑战,它冲击着他一直以来所捍卫的自由主义价值观。

主张全球主义的索罗斯再次痛批持“美国第一”立场的特朗普,认为他是一位“超级自恋狂”,称此人终将为了自恋而“愿意毁掉全世界”。

这似乎是基于索罗斯之前提出的观点,即特朗普正在加剧欧洲的存在主义危机。他5月底警告,欧盟生存主义危机即将到来。特朗普带领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并挑起贸易争端从而导致欧盟与美国之间的跨大西洋联盟被破坏,这些必然会对欧洲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并引起其它乱象。

并且,紧缩政策虽然最初曾发挥作用,但已经损害了欧元,同样在加剧欧洲危机。索罗斯因此警告: “我们可能正在走向另一场重大的金融危机。”

在此次采访中,索罗斯表示, 如果民主党此次以多数选票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并与温和的共和党人建立两党关系,那么,他会赞成弹劾特朗普,“因为他正在危害美国和全世界。”

不过,这也会有代价。索罗斯称:“这将使副总统彭斯成为总统。比起特朗普,彭斯更能代表极右派——那些人的观点是我极为不赞同的。”

索罗斯与特朗普的往事

虽然已87岁高龄,但索罗斯显然不愿意放弃参与社会政治事务,反而愈加奋勇地努力推进他的议程,“危险越大,威胁越大, 我就越有责任去面对。”

华盛顿邮报称,索罗斯打算在2018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中至少花费1500万美元——他是民主党的坚定支持者,2016年曾赞助希拉里参选总统。这次采访中他承认,当时根本没有料到特朗普会赢得大选,“显然,我生活在我自己的泡沫里。”

索罗斯说他曾花好几个月的时间研究当时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最后他得出结论:尽管希拉里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总统,然而她却不是一个好的总统候选人,“她太像一个女教师了。她总是以居高临下的口气和别人讲话,而不是倾听。”

但他同时也“诊断”出了另一个更大的问题:人们的观点可以被更加容易地操纵了,“破坏信任比建立信任容易得多。”

相比之下,索罗斯对已经认识多年的特朗普似乎没什么好印象。“我不知道他有政治野心,但我确定,不喜欢他经商时所做出的行为。”

索罗斯表示,特朗普多年前曾要求他成为自己在纽约新开发的写字楼的首批房客。特朗普当年对他说:“你出个价吧。”

对此,索罗斯拒绝了。因为当时特朗普的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赌场深陷财务困境,他担心与特朗普关系密切将“损害我的声誉”。

索罗斯曾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出钱支持一些共和党人,但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后转为反对共和党。从那之后,他就成了民主党最可靠、最慷慨的捐赠者之一。与索罗斯有关的组织曾给希拉里捐献了1500万美元。

特朗普G7突然反水 默克尔失望并发不寻常强硬声明

索罗斯:暗中颠覆特朗普政权的黑手?

索罗斯在政治活动中的高额开支使他成为右翼批评家们的目标。他们认为索罗斯秘密支持一些看似由草根阶层驱使的社会活动。前共和党众议员、CNN评论员Jack Kingston不久前在Twitter上称,佛罗里达州立高中致死17人的枪击事件抗议声潮的背后主要力量并非学生们,而是索罗斯和其他活跃分子。

今年2月佛罗里达州一所高中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之后,一名幸存的学生发表演讲称,总统特朗普收取了美国步枪协会数百万美元的政治献金,她抨击称这一举动是可耻的。她的发言引发在场群众不断高呼“真可耻!”

在索罗斯发言人称索罗斯本人并未参与抗议活动之后,Jack Kingston在接受采访时称:“确实有一些关于他的某些阴险说法,那种萦绕在他身上的神秘感,那种他暗中作祟的传言。也许这是错的。”

上个月,美国女演员Roseanne Barr发Twitter抨击索罗斯是“一个将犹太同胞推向德国集中营,致使他们遇难,并偷窃他们财富的纳粹分子。”这条推文很多人转发,包括特朗普的长子Donald Trump Jr.。

之前有传言说索罗斯曾在13岁时靠着伪造证件才得以在纳粹占领匈牙利时期存活下来,对此,索罗斯澄清说这种说法“纯属造谣”,他还补充说他们(造谣者)“让我极其恼火”。

不过,他并不担心,“我为我的敌人感到骄傲。当我看着全世界的敌人时,我必须做一些正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