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艺术杂志的实习生,摇身一变成为了德国富二代、纽约社交圈名媛,这一切都靠别人埋单。这个女骗子的经历如此离奇,以至于Netflix要把该故事拍出来。

图中最右是安娜,她当时在参加时尚派对

(德国之声中文网)纽约苏豪区豪华酒店的前台招待Neff说,安娜一到前台就会先丢下100美元的小费,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妆容精致的她带着欧洲口音说,在找苏豪区最好的饭店。她说会在这里住一个月,有预约(400美金一晚的客房)。那之后,安娜经常找Neff问东问西,每次都是先给100美金的小费。

Neff说,安娜这样对每个人,”Uber司机、餐厅服务员,都是一次100美元”。从来听不到她说”请”或者”谢谢”。她就像钱太多花不完一样。然而她有时也会做一些令人费解的事:让朋友用他们的信用卡帮她订出租车;在别人家蹭住;或者搬到某人公寓里,然后不交租金。”可能她钱太多,就想不起了。”

安娜·德尔维的Instagram截图

这些情节来自《纽约杂志》时尚板块The Cut上一篇文章,标题是《安娜·德尔维是如何耍了纽约社交圈》,作者是杰西卡·普莱斯勒(Jessica Pressler)。文章的女主人公安娜·德尔维(Anna Delvey),或者说”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过着很多年轻女性梦寐以求的生活:住在纽约豪华宾馆,出入顶级社交场所,交往各界名流。有一次,她甚至包了一架飞机,就为能赶到奥马哈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会,在那里与巴菲特会面。还有一次,她一时兴起,在摩洛哥奢华酒店住了一周,在各路名人陪伴下品尝美食。这一切,她都记录在自己的Instagram帐号里。

安娜很喜欢结交艺术家。普莱斯勒写道:经一名画廊主介绍,她认识了年轻而富有的华裔收藏家、北京木木美术馆的联合创始人黄勖夫(Michael Xufu Huang)。安娜建议黄勖夫,和她一起去威尼斯双年展。黄说,当安娜叫他用自己的信用卡定酒店和机票时,他觉得”有点奇怪”,而且安娜全程都是付现金,回来也没有还他钱。”也不是很多钱,2、3千美元的样子”,过了一段时间,黄勖夫也就忘了。

在网上,文章右边是安娜的大特写,左边还是这句话:”可能她钱太多,就想不起(付账)了”。以及:”有人要为安娜·德尔维美妙的新生活买单。这个城市(纽约)到处都是印记。”

安娜2015年在威尼斯双年展,发在她的Instagram里面

来自德国的”富二代”

安娜出现在各种顶级派对上,好像认识所有名流。她说,自己来自德国,是家族巨额遗产的继承人。她还说,在等信托基金将亿万家产交给她,以便她能实现在纽约开视觉艺术中心的梦想。她甚至开始为梦想着手做准备,找人设计”安娜·德尔维基金”的商标,也向银行询问数百万美元的贷款。

当然,没有艺术中心,也没有巨额贷款。这一切都是精心编织出来的谎言。她出生在俄罗斯,本名安娜·索罗金,16岁时和父母以及弟弟一起来到德国,在北威州小城埃施韦勒上的中学。她中学毕业后曾去伦敦留学,但中途辍学、返回德国柏林。在柏林,她在一家公关公司的时尚部门做了实习。那之后,她去了巴黎,在知名时尚杂志Purple实习,那之后摇身变为”安娜·德尔维”。 她在2017年10月被捕,不得保释。她欠下巨额债务,也让身边的人错愕不已。

不过,安娜并没有从此销声匿迹。在因重度盗窃罪被起诉后,她接受了杰西卡·普莱斯勒的采访。此外,普莱斯勒也采访了安娜在纽约的社交圈熟人,这位女撰稿人发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一个似乎很容易得到钱和友情的世界。

她是怎么做到的?

如今,Netflix和制作公司Shondaland拍下了《纽约杂志》这篇文章的版权。因为《实习医生格蕾》而成名的金牌编剧珊达·瑞姆斯(Shonda Rhimes) 将会操刀将其改编为连续剧。

“这个故事令我感兴趣的是安娜·德尔维的手段”,艺术评论家戴维斯(Ben Davis)这样写道。她是怎么令人难以置信地连续行骗的?她是如何做到在并不富有的情况下炫富的?这大概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答案可能就在普莱斯勒文章里:”看着纽约的灵魂,安娜意识到,如果你用亮闪闪的东西、大量的现金、财富的象征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他们几乎无法看到其他任何东西。”

文章的最后,安娜对普莱斯勒说:”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钱是无限的,但真正的聪明人非常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