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美贸易战等难题将两个世界级经济体的冲突充分曝光。它们将诱发全球政经格局的蜕变吗?北京时间6月15日,曾担任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所资深研究员、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德国罗伯特·博世(Bosch)基金会院士的黄靖在北京语言大学发表了题为“中美关系走向及对中国发展的影响”的主旨演讲。

在黄靖看来,中美实力的此消彼长或者说最终胜负取决于它们自身。谁能克服自身的内部矛盾,谁就将是这场世纪大战的输家。对于卫冕者来说,美国在二战后经历了两次危机,但第三次当面对中国崛起时,本身并无内部有效改革。

黄靖首先剖析,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战略意图就是防止该地区被潜在的敌对大国所控制,而中国又是如何成为它的目标的。

他认为,满足美国设定的潜在敌对大国定位要具备几点条件:第一有摧毁美国的能力,候选项包括中、日、俄、印;第二信奉不同的“上帝”,具有不同的价值观念,不同的政治制度。

基于以上两点,美国一直将中国视为“敌人”,直到尼克松访华后,美国才对中国有了新的认识——中国人并非列宁主义者,而是民族主义者;加之邓小平进行的改革开放让美国人认为中国可以成为同美国一样的国家,所以从中美建交到奥巴马第一任期,美国一直对中国进行“全面接触”(engagement),想让中国逐渐演变为美式民主国家。

而后,美国发现这一政策失败了。在中共的领导下,中国不会采取华盛顿模式,所以美国幻灭了,对中国开始强硬,并且无论美国的左中右、上中下都对中国持此种立场。黄靖坦承,中美之间一旦发生重大冲突,中美靠游戏规则、靠妥协来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他认为这种价值观念和意识形体的冲突并非美对华态度转变的根本原因。

黄靖认为,美国此次对华态度转变的原因与其说是为了打垮中国,不如说是要使自己强大起来。中国有句老话——为大国者,不自败,胜。即大国只能由自己打败,而非由他人之手。

在他看来,美国近年一直走下坡路。“这也是自己走出来的”,他强调说。其实,在二战后,美国历史上曾发生过两次衰退。

第一次是1949年中共建国及朝鲜战争之后,麦卡锡主义在美国盛行。麦卡锡失败后,美国政治也像今天一样发生了分裂,而苏联这一强敌的出现,迫使美国进行大量整顿及改革。这包括完成了几大任务:一,彻底清除黑手党控制的政治;二,完成了南北不平衡的调整;三,特权群体进行让利。所以说,苏联的威胁与压迫,导致了美国内部的“倒逼”,美国由衰转强。

第二次是越南战争的失败,导致美国国内再度四分五裂。而为了应对苏联的挑战,美国停掉了很多项目,又向“右”进行了调整,于是让美国再一次强大起来,彼时发动海湾战争并造成苏联的垮台。

如今,其实美国再度到了这样一个临界点。克林顿时期,美国推出了全新的“全球主义战略”(globalism),分三方面,第一要使美国主导的价值理念全球化,即普世价值,遭到伊斯兰国家等的抵抗,失败了;第二要民主政治全球化,要搞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不幸的是也失败了;第三要经济全球化,唯有这一战略成功了,但造成“穷人有钱、富人有债”的扭曲。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14日造访北京(图源:Reuters)

对美国来说,这种扭曲具体体现在资本外流、分配极端不合理、贫富差距扩大,而根本原因则在于美国几十年来没有做任何社会政治制度的改革,使得美国无论在政治还是经济上都产生了分裂,美国感到了无限的危机。表面上看,这种危机是由中国的崛起造成的,而实际上是美国开始走下坡路的表现。

所以,黄靖认为美国正处在二战后的第三次衰退转折点上,这同样会倒逼特朗普政府采取一系列动作。 “美国对华强硬已经成为其政治的最大公约数,解决美国内部矛盾的抓手。特朗普推出《巴黎协定》,照顾能源集团的利益,提升军费则照顾的是军工集团。”

进而,黄靖分析道,在这场自我改革中,美国拥有自己的优势,除资源占有量,研发能力及劳动率第一之外,美国还有三个超强能力,第一在国际事务中组织力量的能力超强,第二美国制造国际舆论战、道德语言制高点的能力超强,第三执行能力超强。

但是,他也同时揭露了美国的弱点。第一特朗普的倒行逆施使得美国整合国际力量的能力越来越弱,第二由于美国多年没有进行必要的社会经济政治调整,美国内部利益多元化极其严重,整顿国内力量的能力很弱,第三美国政策整合能力也很弱,基本上所有的政策都是碎片化的。

所以,黄靖虽然认为中美之间不会爆发新冷战,但双方仍有博弈。他告诫说,面对美国的强硬态度,首先中国应本着“身段要软,手段要硬”的姿态,其次要充分利用美国的弱点。还是那句话,中国只要自己不犯战略性错误,美国是打不垮中国的,能打垮中国的一定是中国自己,能打垮中国共产党的一定是中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