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3日,特朗普在位于加州的海军陆战队米拉玛航空基地发表讲话,提出建立“太空部队(Space Force)”的设想。

他在讲话中表示:“太空是一个全新的作战领域,就像陆地,天空和海洋一样。我们应该有一支太空部队。我们要确保美国继续深入太空。”

随后,5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一场颁奖仪式上再次表示,无论是出于军事还是其他方面的考虑,美国都将针对太空领域展开拓展。

并且郑重表示:“我们正考虑建立第六军种,那就是太空部队。”

早在2017年6月,美国国会战略力量小组委员会已经提议在美国空军内部组建一支太空部队,美国空军对此高度支持,并专门设立一个负责太空行动的副参谋长职位,以期尽快推进太空部队的成立。

然而美国五角大楼对此并不感冒,马蒂斯公开表示“组建太空部队为时过早”。不出所料,随着特朗普工卡提议组建太空部队之后,美国空军和国防部再次就这一问题发生了争论。

美国空军认为,当前美国的军事航天发射任务都是美国空军执行的,而且美国空军目前已经为组建太空部队做出了实实在在的努力,其中既包括技术层面的,也包括机构设置层面的,例如上面提到的新设一个负责太空部队的副参谋长职位。最重要的是,将新成立的太空部队划分到美国空军内部,可以避免复杂的机构设置和官僚作风,有利于美国空军统一指挥,简化指挥调动程序。

不过在国防部看来,新成立的太空部队最好能够成为一支独立的军种,和美国陆军、海军、空军并列(海军陆战队挂靠在海军部,国民警卫队平时归各州指挥),统一由五角大楼指挥。

五角大楼自然有五角大楼的考量,美军内部的军种之争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美军的军种鄙视链在全球当属第一,由此也经常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问题,将太空部队独立出来和海陆空三军并列,某种程度上能够避免军种之间的不必要斗争。

 

一:纯粹是个幌子
 

但是呢,针对美国这一次宣布的“太空部队计划”,不少专业人士表示可能是一个幌子。

分析人士这样认为:

1983年3月23日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在一次演说中提出:“我呼吁科学界给我们提供核武器,把他们的才能转化为人类和世界和平的事业:给我们提供让(敌人)核武器过时和实效的手段。“

▲天基激光反卫星

当时正处于美苏两国冷战时期,这两个超级大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世界人民的心。

1984年美国宣布启动SDI计划(战略防御计划,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SDI),主要目的是为了对抗苏联的庞大和武器库。

SDI计划可以说是现在美国各种导弹防御计划的全面加强和超前版,对粒子束、激光等定向能武器用于地基和天基反导进行了探索,“智能石头”、“辉煌卵石”等太空反导新概念武器概念也不断提出。

但在画了550亿美元的巨额预算的“饼”之后,SDI计划只进行了有限的工程研究,更多的还是停留在概念阶段。

▲HOE实物,就像一把太空里的天堂伞

除了HOE空基动能拦截器(KKV)在1983到1984年间在夸贾林环礁进行了4次针对洲际导弹的拦截测试外,实际上甚至没有一个空基激光武器被射上太空,1993年克林顿宣布SDI计划取消。

▲HOE概念图,用于拦截敌来袭核弹头

但是呢,当时有消息表示美国所谓的SDI计划,其实只是诱骗苏联跟着搞太空研究的一个幌子而已。

苏联在80年代为了防止SDI计划让本国的战略核力量大幅削弱,也针锋相对投入巨资进行了太空武器的研制和测试,最典型的例子是1987年由能源号巨型运载火箭搭载首飞的“极地”号激光战斗空间站,但“极地”号未能成功入轨后焚毁,确实,苏联在于美国进行太空战略竞争中消耗了太多的资源。

▲极地号激光战斗空间站

所以这一次有专家学者认为美国可能还是虚晃一枪,打着组件太空部队的旗号,实际上不知道想忽悠谁上钩。

其实,美国也好、俄罗斯也罢,甚至中国也好,都是《外层空间条约》(Outer Space Treaty)的签署方,1966年12月19日联大通过的这部条约,主要内容有:各国皆有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的自由;各国不得将外层空间占为己有;不得在绕地球的轨道上、天体(星球)、外层空间放置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禁止在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和进行军事演习;利用外层空间应避免对地球环境产生不利影响等。

 

二:太空战略是发展趋势
 

当然了,也有很多人认为美国组件太空部队的消息属实,因为太空战略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美国2018版国防攻略中明确表示:空间是国家安全的优先域,任何干扰或攻击美国空间资产并对其利益造成威胁的行为将遭到报复,并指出将综合利用各种力量,促进创新和空间商业化,增进美国空间体系结构的弹性,确保美国空间领导地位。

美国也的确一直都在发展太空战略,2016年DARPA“标志”项目正式启动。旨在开发太空作战管理指控的交互式仿真环境,为美军高层在平战时期的全方位空间军事行动、管理与控制提供支持。

2017年,DARPA继续推进“标志”项目,开发了研发试验床,并对现有的空间态势感知、指示与告警、行动及决策支持工具进行了集成。

中国一直重视太空发展项目,尤其是轨道空间站的架设。俄罗斯卫星网2018年5月29日发表题为《中国欲打造太空丝绸之路》的报道称,中国计划2019年发射本国空间站核心舱。到2022年建成名副其实的空间站。

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史忠俊大使说,“中国空间站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所有国家,无论大小和外空方面发展水平,都能在平等基础上参与合作,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愿意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发展外空技术,挖掘航天潜力。”。

日本拟在山口县部署空间监视雷达。

2017年11月22日,日本防卫省初步选定山口县作为空间监视雷达部署地,并计划于2023年投入使用。空间监视雷达装有数台直径15~40米的抛物面天线,主要用于监视距地36000千米地球同步轨道的太空目标。

雷达部署候选地位于东经126°~136°,该位置上空运行着日本绝大多数的地球静止轨道卫星,且周围无遮蔽物。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近日发布了澳洲太空计划,标志着澳洲航空航天业启动将正式提上日程。根据该雄心勃勃的计划,在澳洲航空航天机构成立之时,将会为本土带来超过20,000个就业岗位,实现航空航天业创收两倍增长至120亿澳元。

据有关信息透露,澳大利亚航天局的计划将在创造本国就业岗位,振兴经济的基础上把星际飞行,外星殖民,探索外星系生命作为首要研究对象。

 

俄罗斯先后实施2次卫星轨道机动。俄罗斯宇宙-2519卫星先后实施2次轨道机动。2017年7月27日,宇宙-2519轻微机动,进入650.4×670.7千米轨道;2017年8月1—3日,该卫星再次机动,进入648.9×668.4千米轨道。上述机动使卫星升交点与在轨的成像侦察卫星宇宙-2486相匹配,而俄国防部也首次确认利用天基平台进行空间目标监视。

俄罗斯近年来多次利用小卫星开展单星或子母星配合的在轨机动操作,且高调承认,表明其在轨机动技术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为发展空间机动平台和空间攻防对抗装备奠定基础。

欧洲继续推动空间碎片清除技术发展。欧空局将执行首次空间碎片主动清除任务。欧空局计划2023年初在法属圭亚那航天发射场利用织女星-C火箭发射E.Deorbit航天器,对位于800~1000千米近极地轨道的大型空间碎片实施抓捕,然后利用自身推进器改变空间碎片的轨迹,使其迅速在大气层中销毁。E.Deorbit项目以大型空间碎片为清除目标,通过处理由多种传感器(如激光雷达、多光谱相机和可见光相机)提供的图像信息来了解空间物体的动态特性,使用复合制导、导航和控制系统实现对目标物体的清除。

欧洲试验“鱼叉”太空垃圾移除技术。

空客公司近期公布了正在开展的太空垃圾移除装置“鱼叉”的地面试验情况。试验中,“鱼叉”在发射后穿透了3厘米厚的复合材料蜂窝板。按照设计方案,“鱼叉”将通过一条绳索与服务航天器连接,利用压缩空气向目标发射并穿透目标,再通过服务航天器拖拽使目标坠入大气层烧毁。迷你版“鱼叉”于4月通过“移除垃圾”任务发射,并与正在开发的另一项名为“渔网”的太空垃圾移除技术一起进行在轨试验。“鱼叉”和“渔网”技术适合移除大型“非合作”太空垃圾。

法国推动太空碎片清除技术研究。法国图卢兹大学研究人员提出通过在相应轨道位置部署携带电磁铁的“拖船卫星”,使之与废弃卫星产生磁力矩,从而通过两者之间的相吸或相斥,实现对废弃卫星的抓捕或离轨。“拖船卫星”的强磁场由低温超导体产生,这种非接触磁场的影响范围约为10~15米,定位精度10厘米。这一技术概念也可用于太空碎片清除,并在卫星编队飞行等领域具备应用潜力。

 结语

 总结来看,美国这一次的太空部队计划可能不再是一个幌子,因为随着科技的进步和人们对地球探索的越来越彻底,向太空发展成了必然的趋势,谁能够在太空领域上占领先机,对于国际影响力和国家实力都会是一种极大的提高!

最后的问题来了:大家如何评论全世界都在进行的这场太空竞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