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国纽约一名热衷捐精的数学教授奈吉(Ari Nagel)及一位求孕母亲,将以色列卫生部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他们在全国“封杀”了奈吉的精子,因为他已经育有太多孩子。此举引发了奈吉和几名求孕者强烈不满……

过去几年中,42岁的奈吉已经成为了33名孩子的父亲,除了自己的3个孩子外,其它“受助”者大部分都是纽约女性。久而久之,他开始名声在外,人称“精子终结者(Sperminator)”。

美国一数学教授捐精太勤 被以色列卫生部拉黑名单

奈吉与自己捐精出生的孩子们 (图自:社交媒体)

因此,就在去年12月,一名以色列的43岁女性特意慕名邀请奈吉到以色列一间私人诊所捐精,另外6名以色列女子也准备趁此机会,一并圆了自己当妈妈的愿望。

然而,当奈吉完成捐精后,私人诊所却告知满怀期待的母亲们,基于卫生部的规定,奈吉的精子将不允许被使用,已经被直接丢掉。因此,奈吉怀疑,以色列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并设置了专门针对他的门槛。

“以色列开出了一张‘禁止捐精’的名单,而我是名单上唯一的一个人。”奈吉表示。而随后,以色列卫生部致信向奈吉“借种”的几名女性,称奈吉的精子确实在以色列不能使用,所有的精子库都已经收到通知。

那么,以色列卫生部为什么要将奈吉拉入捐精“黑名单”呢?

美国一数学教授捐精太勤 被以色列卫生部拉黑名单

奈吉 (图自:《以色列时报》)

原来,根据以色列法律,捐精者必须保持匿名,捐赠者和受赠者不可知道对方的身份,而奈吉早已经名声在外。但是根据以色列法律规定,如果捐精者签署文件,承诺“与母亲共同养育”孩子,则可不受匿名法律限制。

奈吉辩称,自己确实和7名客户都分别签署了这一共同养育协议,但是卫生部对这一承诺表示了不予承认,称其已经生了太多孩子,认为其“没有诚意”做这些孩子的家长。

在其中一名求孕女性收到的信件中,卫生部写到:“考虑到奈吉捐精受孕女性的数量之大…… 我们认为,奈吉承诺尽到抚养义务的动机既不真诚也不合理。”

目前,该受捐女子和奈吉已经对卫生部提起诉讼,要求争回“受精”权利,该案件将择日在最高法院开庭。

实际上,“捐精狂人”奈吉已经并非第一次在违法的边缘游走——

据《纽约邮报》报道,2016年,因其捐精次数的频繁,纽约州卫生部门要求奈吉必须去申请一张“准许设立精子银行”的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