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作为中方代表,牵头中美经贸磋商(图源:Reuters)

如果事态没有明显转机,继续如此发展下去,“中美贸易战”很可能会成为2018年的全球关键词。

尽管在北京的努力之下,中兴的休克危机暂时化解,但回到贸易摩擦的基本面上,华盛顿似乎无视数轮中美经贸磋商达成的共识,仍然屡次挥舞起关税大棒,并且还是在中方公布谈判取得积极成果之后——这让对内对外向来有重诺传统的北京有些“下不来台”,民间舆论也日益蒸腾,滋生出不满情绪。

稍早前,特朗普再次宣称将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货物加征关税,并且威胁中国如果继续反击,美国还将对额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追加额外关税。

而就在特朗普此番表态的三天前,美国政府刚刚公布了另外一张高达500亿美元的加征关税清单。

如果最终全部兑现,这将是接近5,000亿美元级别的关税大战,若再加上中国的同等规模报复措施,就可能上探万亿规模。这样量级的经贸碰撞,即便中国的体量已不同往日,仍难轻易消化。

双方隔空驳火数个月,除去中兴伤筋动骨免于突然死亡,一切似乎还在原点徘徊。中美两国的摩擦并未看到任何实质性改观。

这让外界对此前声势浩大的三轮中美经贸磋商的真实成效不禁产生质疑。人们或许对特朗普本就反复无常的商人特性见怪不怪,但对中国政府在此问题上的久拖无功却难以容忍。事实上,近期中国舆论场已经多有怨言,焦点不再只是对中美贸易战最终胜负的争论,而是转向更为细致的层面——北京在操作中美贸易摩擦的具体人选上,是否应当继续发掘更优选择。

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图源:VCG)

乃至有传言称,牵头中美经贸磋商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其成果并未获中南海全然满意,一些高层提议由另一位副总理胡春华牵头继续,以两人合作或后者独领,试图寻找解决这场已持续数月的经贸摩擦的新路径。

当然,这样的传言真假难断,也不能成为中方磋商团队应对不力的证据。长期从事理论工作与顶层设计的刘鹤,遇上惯于谈判交易的特朗普,大概有点“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对于后者的反复,缺乏有效应对思维,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恐怕也是传言宣称胡春华受到高层属意的原因。地方从政多年,加之在广东主政,对外交流经验丰富,确是较为合适人选。

而透过传言,其实传递出更为真实的,是中国社会对这轮中美较量的观感与情绪已发生渐变。从一开始对美国愤慨、对中国自信;到认为中国工具箱深厚,可轻易制住美国软肋;再到中兴事件当头棒喝,骤然反思中美差距;再到美国数次反复,中国只能被动反制;再到中美摩擦实质暴露,凸显中国崛起仍阻力重重……

这样的情绪发展过程,实际上促成近年来罕见的一次全社会集体思考,既从早前盲目乐观的民族主义热潮中有所冷却,也对依然敌意深重的崛起氛围有了更深体认,同时对于中国政府的能力,也有了新的检视和检验渠道。

很难说中美贸易摩擦最终会走向何方,但至少在这一点上,对中国政府及整个社会,都是一次难得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