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贸易战从3月开打,到上周五美国总统川普宣布对中国总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课征进口关税,进入白热化。

川普政府、FBI、国会一次次以中国从美国公司偷窃、转移科研技术和点子,作为美国忍无可忍的回击理由,但如何运作,民众往往弄不清。

据世界日报报道,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NPR)6月20日在名为”两人就能打一场贸易战”(It Takes Two to Make a Trade War Fight)访谈节目中,用弗杰尼亚州黑堡一家小公司的高层互斗为例,解说前沿科技如何转移到中国。
这家小公司CFB(Cell-Free Bioinnovations)是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前教授张以恒(Yiheng Percival Zhang )所开设的生物技术公司。

张以恒是典型的中国留美学人,曾入选天津”千人计划”,来自中国武汉,达特茅斯大学博士后,从2005年起任职维吉尼亚理工大学生物系统工程系,主持开展糖制氢、纤维素制淀粉、生物燃料电池等多项极具前瞻性科研项目而备受校方器重,一路升到终身教授,直到2017年9月被捕。

张以恒罪名共有七项,包括:涉嫌欺骗美国政府、伪证、电汇欺诈等。

起诉书中,联邦调查局干员指出,张以恒和实验室的两名中国研究生朱志光(音译,Zhiguang Zhu)、游淳(音译,Chun You),从2014年1月至2016年5月,利用公司于2015年7月开发完成的低卡代糖低成本生产新技术,向美国家科学基金会、能源部申请上百万科研经费,所得款项并未用在大学。在这期间,三人也同时在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担任首席研究员和研究员。

除了被美国政府控告, 张以恒也被CFB的市场开发主管及股东之一的罗杰斯(Ed Rogers)状告。

罗杰斯称,张以恒在新技术发明前后常去中国,2015年年底,他收到一封张以恒从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发出的电邮,告诉他低卡代糖新技术若六成转卖给中国,可赚进500万到2000万美元。不同意张做法的罗杰斯,三天后被炒鱿鱼。
罗杰斯说,他曾质问张以恒为何将公司CFB拥有的技术带到中国?为何又向NSF申请经费?张以恒并未给他答覆。罗杰斯于是向NSF举发该经费的发放不当,不久NSF即冻结该研究拨款,在调查一年多后,张以恒被拘捕归案。
张以恒是已归化的美国公民,他在被捕三个月后于去年12月获得保释,目前等候庭审。记者向张辩护律师奥斯丁(Scott Austin)询问张目前供职状况,截稿前仍未收到回复。

据”科研在线”网站张以恒的资料,张的职位是”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以及体外合成生物学中心主任,原是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终身教授……由他领导的淀粉制肌醇项目是全球首个体外合成生物技术的工业化示范。”

他自己也在该网站留言 : “回国了,将科技成果写在祖国大地之上!””我的学术主页正式开通了。我马上就会更新,等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