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有这样一句流行词“人质已被击毙,快放弃抵抗投降”这是俄罗斯人的解救人质方式的调侃。

虽说是调侃,但战斗民族对付绑架分子确实是态度异常强硬,不信,且让我们回顾一下15年前震惊世界的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

2002年10月23日晚间,40多名车臣武装绑匪闯入莫斯科东南区的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大楼剧院,胁持文化宫内的850多名人质,要求俄罗斯军队撤出车臣。否则,他将引爆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大楼。

他们警告:警方每打死他们一人,他们就杀死10名人质。

850人中,有看音乐剧的700多观众、100多名演员和部分工作人员。这伙武装绑匪的头目叫莫夫萨尔·巴拉耶夫,年仅24岁,他和叔叔都是车臣的武装叛乱首领,早就上了俄罗斯军队的恐怖分子黑名单。

绑匪的样子

10月24日,总统普京取消了出访计划。

俄罗斯解救人质工作小组同绑匪取得联系并开始谈判。

包括一名英国人的九名人质被释放。下午2时,普京首次声明说,这次人质危机是“外国恐怖组织中心策划的”。

他命令特种部队“准备解救人质,同时最大限度地保障人质的安全”。

全国电视台公布了人质向普京的吁求,他们呼吁总统结束车臣战争:“我们要求您作出明智决定,结束战争。我们厌倦了战争,希望和平。”

下午6时30分,两名女人质设法从一个窗户逃出。绑匪向她们开枪和投掷手榴弹,其中一人受伤。晚上,26岁的售货员罗曼诺娃在试图进入剧院时,被绑匪射杀。

绑匪说,他们认为罗曼诺娃是特工。

半岛电视台播放了一个录象,一名妇女自称是绑匪成员,她发誓要“杀死数百名异教徒”。

联合国安理会一致谴责劫持人质的恐怖行为,并呼吁无条件释放人质。

10月25日,星期五早晨6时30分,七名男女人质被释放。

中午12时30分,包括一名瑞士女孩的八名8到12岁的儿童被释放。但绑匪从原先答应释放75名所有外国人质的立场退却。

莫斯科发生几起反对战争的小型示威活动。

下午4时45分,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长帕特鲁舍夫向媒体宣布,若绑匪释放人质将保证其生命安全。

晚上7时,普京总统说这次危机的当务之急是“确保人质的生命安全”。

晚上8时,普京在电视上再次讲话,说谈判的大门仍然敞开,但他对车臣战争的立场不变。

晚上10时35分,俄罗斯官员说,又有三名妇女和一名男性人质被释放,他们都是阿塞拜疆人。

午夜,俄罗斯著名的车臣战地女记者波利特科夫卡娅充当了绑匪和当局的调停人,并与绑匪会谈。

她说,如果当局不给出计划从车臣撤军的证据,叛军将采取“最极端的措施”。她说,普京必须表态结束车臣战争,从车臣撤出一切军队。

在武装看管下的剧院人质。

煎熬的56小时过去了,10月27日是周六,凌晨3时30分,剧院内突然传出枪声和爆炸声。

据后来俄罗斯官员称,绑匪开枪杀了两个人质,一些人质试图逃跑遭到绑匪开枪。

凌晨5时30分,俄罗斯人决定强攻!特种部队使用了秘密武器:一种能让人迅速麻醉并丧失行动能力的“不知名化学气体”。

俄罗斯拒绝透露该气体性质,据国外化学武器专家推断,可能是某种鸦片类化合物,也有可能掺有具有“苦杏仁味道”的神经毒气。

特种部队挖开墙洞,用气泵将麻醉气体通过剧院的通风系统释放,随即特种部队冲进剧院,从走廊强攻,与剩余绑匪进行了激烈的枪战,长达一小时。

30多名绑匪或者死于麻醉气体,或者在战斗中被击毙,包括绑匪头目巴拉耶夫。

据国外电视纪录片记录,特种部队下手毫不留情,对所有清醒和不清醒的绑匪,全部爆头。

部分女绑匪系着爆炸物的腰带,但她们都被麻醉气体第一时间毒倒,没来得及引爆。

但是,悲剧的一幕发生了:由于长时间禁锢的人质身体虚弱,经受不了这种麻醉气体的毒性,很多人不幸死于这种气体之下。

早晨7时10分,战斗结束,目击者称有三个绑匪活着被抓(后来俄国政府宣称绑匪全部被击毙)。特种部队士兵开始陆续救出人质,大量尸体被同时抬出。

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在莫斯科军警用不知名的气体对在剧院内的车臣恐怖分子以及800名人质进行攻击后宣告结束,但是在这一事件中遇难者的亲属们怀疑实际的伤亡人数要比政府所公布的高得多,他们要求俄罗斯政府对此作出解释。

对于真正的死亡人数的怀疑来自一些亲属们在一家由莫斯科特别安全部队专门用来停放尸体的停尸间所见到的死者的照片。

而这一间停尸间只是莫斯科警方用来停放尸体的其中的一间。

在袭击发生后,亲属们从一家医院跑到另一家医院,寻找他们的亲人,那些受害者都是直接的从大剧院送到医院来的。

虽然有一半的幸存者都被送到了13号医院,但是剩下的死者和伤者都被送到了至少三家不同的医院。

幸存者的名字就张贴在医院的大门上。死者的相片也由停尸房定制成册以便查找。那些寻找他们亲人的家属们在每一个停尸房都会看到在那里收留的大剧院死者的照片的小册子。

据一些亲属说,在Lefortovo停尸房就至少有140张照片。有人说,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册子,但是这一切都属于秘密。一些人甚至不能被获准去看他们孩子的尸体。

他们孩子的尸体只是草草的被收敛起来,所以他们的父母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死于流弹的袭击还是毒气的侵害。

死者的亲属们认为莫斯科的检察官们在调查这一事件的时候早就对每一个当时在大剧院的人了解得相当的清楚了,但是这些都是保密的。

俄罗斯官方事后称,一共有130名人质和40名车臣武装人员死亡。

人质死亡数三倍于绑匪,从行动角度看,这算是一次失败的人质解救。

但是,从政治角度看,俄罗斯人展示了他们不惜牺牲人质也不妥协的强硬,反过来遏制了更多此类事件的发生。

在事件结束后,普京神情凝重地发表全国电视讲话,严厉谴责国际恐怖主义,同时为救援行动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向罹难人质家属及全体国民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