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有這樣一句流行詞“人質已被擊斃,快放棄抵抗投降”這是俄羅斯人的解救人質方式的調侃。

雖說是調侃,但戰鬥民族對付綁架分子確實是態度異常強硬,不信,且讓我們回顧一下15年前震驚世界的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

2002年10月23日晚間,40多名車臣武裝綁匪闖入莫斯科東南區的莫斯科軸承廠文化宮大樓劇院,脅持文化宮內的850多名人質,要求俄羅斯軍隊撤出車臣。否則,他將引爆莫斯科軸承廠文化宮大樓。

他們警告:警方每打死他們一人,他們就殺死10名人質。

850人中,有看音樂劇的700多觀眾、100多名演員和部分工作人員。這伙武裝綁匪的頭目叫莫夫薩爾·巴拉耶夫,年僅24歲,他和叔叔都是車臣的武裝叛亂首領,早就上了俄羅斯軍隊的恐怖分子黑名單。

綁匪的樣子

10月24日,總統普京取消了出訪計劃。

俄羅斯解救人質工作小組同綁匪取得聯繫並開始談判。

包括一名英國人的九名人質被釋放。下午2時,普京首次聲明說,這次人質危機是“外國恐怖組織中心策劃的”。

他命令特種部隊“準備解救人質,同時最大限度地保障人質的安全”。

全國電視台公布了人質向普京的籲求,他們呼籲總統結束車臣戰爭:“我們要求您作出明智決定,結束戰爭。我們厭倦了戰爭,希望和平。”

下午6時30分,兩名女人質設法從一個窗戶逃出。綁匪向她們開槍和投擲手榴彈,其中一人受傷。晚上,26歲的售貨員羅曼諾娃在試圖進入劇院時,被綁匪射殺。

綁匪說,他們認為羅曼諾娃是特工。

半島電視台播放了一個錄象,一名婦女自稱是綁匪成員,她發誓要“殺死數百名異教徒”。

聯合國安理會一致譴責劫持人質的恐怖行為,並呼籲無條件釋放人質。

10月25日,星期五早晨6時30分,七名男女人質被釋放。

中午12時30分,包括一名瑞士女孩的八名8到12歲的兒童被釋放。但綁匪從原先答應釋放75名所有外國人質的立場退卻。

莫斯科發生幾起反對戰爭的小型示威活動。

下午4時45分,俄羅斯聯邦安全局長帕特魯舍夫向媒體宣布,若綁匪釋放人質將保證其生命安全。

晚上7時,普京總統說這次危機的當務之急是“確保人質的生命安全”。

晚上8時,普京在電視上再次講話,說談判的大門仍然敞開,但他對車臣戰爭的立場不變。

晚上10時35分,俄羅斯官員說,又有三名婦女和一名男性人質被釋放,他們都是阿塞拜疆人。

午夜,俄羅斯著名的車臣戰地女記者波利特科夫卡婭充當了綁匪和當局的調停人,並與綁匪會談。

她說,如果當局不給出計劃從車臣撤軍的證據,叛軍將採取“最極端的措施”。她說,普京必須表態結束車臣戰爭,從車臣撤出一切軍隊。

在武裝看管下的劇院人質。

煎熬的56小時過去了,10月27日是周六,凌晨3時30分,劇院內突然傳出槍聲和爆炸聲。

據後來俄羅斯官員稱,綁匪開槍殺了兩個人質,一些人質試圖逃跑遭到綁匪開槍。

凌晨5時30分,俄羅斯人決定強攻!特種部隊使用了秘密武器:一種能讓人迅速麻醉並喪失行動能力的“不知名化學氣體”。

俄羅斯拒絕透露該氣體性質,據國外化學武器專家推斷,可能是某種鴉片類化合物,也有可能摻有具有“苦杏仁味道”的神經毒氣。

特種部隊挖開牆洞,用氣泵將麻醉氣體通過劇院的通風系統釋放,隨即特種部隊衝進劇院,從走廊強攻,與剩餘綁匪進行了激烈的槍戰,長達一小時。

30多名綁匪或者死於麻醉氣體,或者在戰鬥中被擊斃,包括綁匪頭目巴拉耶夫。

據國外電視紀錄片記錄,特種部隊下手毫不留情,對所有清醒和不清醒的綁匪,全部爆頭。

部分女綁匪系著爆炸物的腰帶,但她們都被麻醉氣體第一時間毒倒,沒來得及引爆。

但是,悲劇的一幕發生了:由於長時間禁錮的人質身體虛弱,經受不了這種麻醉氣體的毒性,很多人不幸死於這種氣體之下。

早晨7時10分,戰鬥結束,目擊者稱有三個綁匪活着被抓(後來俄國政府宣稱綁匪全部被擊斃)。特種部隊士兵開始陸續救出人質,大量屍體被同時抬出。

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在莫斯科軍警用不知名的氣體對在劇院內的車臣恐怖分子以及800名人質進行攻擊後宣告結束,但是在這一事件中遇難者的親屬們懷疑實際的傷亡人數要比政府所公布的高得多,他們要求俄羅斯政府對此作出解釋。

對於真正的死亡人數的懷疑來自一些親屬們在一家由莫斯科特別安全部隊專門用來停放屍體的停屍間所見到的死者的照片。

而這一間停屍間只是莫斯科警方用來停放屍體的其中的一間。

在襲擊發生後,親屬們從一家醫院跑到另一家醫院,尋找他們的親人,那些受害者都是直接的從大劇院送到醫院來的。

雖然有一半的倖存者都被送到了13號醫院,但是剩下的死者和傷者都被送到了至少三家不同的醫院。

倖存者的名字就張貼在醫院的大門上。死者的相片也由停屍房定製成冊以便查找。那些尋找他們親人的家屬們在每一個停屍房都會看到在那裡收留的大劇院死者的照片的小冊子。

據一些親屬說,在Lefortovo停屍房就至少有140張照片。有人說,很多人都看到了這個冊子,但是這一切都屬於秘密。一些人甚至不能被獲准去看他們孩子的屍體。

他們孩子的屍體只是草草的被收斂起來,所以他們的父母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死於流彈的襲擊還是毒氣的侵害。

死者的親屬們認為莫斯科的檢察官們在調查這一事件的時候早就對每一個當時在大劇院的人了解得相當的清楚了,但是這些都是保密的。

俄羅斯官方事後稱,一共有130名人質和40名車臣武裝人員死亡。

人質死亡數三倍於綁匪,從行動角度看,這算是一次失敗的人質解救。

但是,從政治角度看,俄羅斯人展示了他們不惜犧牲人質也不妥協的強硬,反過來遏制了更多此類事件的發生。

在事件結束後,普京神情凝重地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嚴厲譴責國際恐怖主義,同時為救援行動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向罹難人質家屬及全體國民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