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中生记者报道过一系列敏感话题,其中包括学校枪击案所引起的反响和青少年性行为等。今年,校方对这些报道行为做出了反击。

在加州橙郡(Orange County),某高中的校刊推出了一期以青少年恋情为主题的特刊,遭到了该校校长的大力谴责,称其“粗俗无礼、哗众取宠”。

在距离盐湖城(Salt Lake City)西南方向大约 20 英里处的一座小镇,某所高中的高中生记者在学校的新闻网站上发表了一份调查性文章,探寻一位历史老师神秘离职事件的真相。这之后,学校的行政部关停了该网站。

在达拉斯(Dallas)市郊的某所高中,一位校长阻止了一篇评论文章的发表。该文章批评学校行政部在“全国走出教室”(National School Walkout)示威游行期间安排活动,不让学生参与示威。

1988 年,密苏里州的一个学区将关于离婚和青少年怀孕的两页报道从校刊中移除,而美国最高法院当时判定此举合法。在这之后,只要学校的行政人员认定校刊编写拙劣或“与文明社会秩序共同价值观背道而驰”,他们就有权对其进行删减。不过,美国有十四个州制定了法律,保护校刊免受外界干扰。

在得克萨斯州,普罗斯佩尔高中(Prosper High School)校长约翰·伯德特(John Burdett)和该校校刊《鹰国在线》(Eagle Nation Online)之间矛盾重重:最近一篇评论文章(与“全国走出学校”示威游行有关)的“被毙”已经是双方发生的第三起冲突事件了。第一次小冲突与一篇谈论“电影日”遭到取消的文章有关。根据该校的传统,为癌症慈善机构募集到最多资金的班级可在上课期间去看场电影。伯德特校长对这篇文章所讲的取消表示异议,并指示校刊指导老师洛莉·奥格尔斯比-彼特(Lori Oglesbee-Petter)将其从网站上撤下来。

马德拉展示了她和洛莉·奥格尔斯比-彼特的一张合照,后者是普罗斯佩尔高中《鹰国在线》的指导老师。冲突事件发生后,奥格尔斯比-彼特和学校的合同并未得到续约。

第二起冲突事件则与现任助理编辑、16 岁的黑莉·斯塔克(Haley Stack)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有关。在文章中,她反对学校将小说《独自和解》(A Separate Peace)从高二阅读书单中移除。斯塔克说,伯德特校长称这本小说之所以会被拿掉,是因为订购时出现了语法错误。事件发生几周后,校刊指导教师奥格尔斯比-彼特了解到,她的合同将不会得到续约。她是一位有着 35 年教龄的资深教师,在她的带领下,《鹰国在线》在上一学年获得的新闻奖超过 175 项。

第三起冲突事件则围绕关于“全国走出教室”示威游行——旨在抗议佛罗里达州帕克兰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枪击案——的评论文章展开。文章作者是 16 岁的尼哈·马德拉(Neha Madhira),现任校报总编辑。文章批评学校行政部在 4 月 20 日示威游行这天组织了一系列活动:小组练习、走廊唱校歌、三十秒默哀。

斯塔克说:“我们知道,校长是想将我们(和示威活动)隔离开来。”

斯塔克和马德拉补充道,那些想参加“走出教室”示威游行的学生都被老师拦住了。由于有学生开校园枪击案的玩笑并致敬纳粹,校方中断了唱校歌活动。

斯塔克说:“事情简直就是一团糟。所以尼哈写了那篇文章。”

马德拉将评论文章提交给伯德特校长,不料后者禁止该文章的发表,称它并不代表全校 3000 位学生的意见。普罗斯佩尔高中的行政人员和奥格尔斯比-彼特女士拒绝对本文置评。

校报法律中心(Student Press Law Center,一个为高中和大学记者免费提供法律援助的团体)高级法律顾问迈克·希斯坦德(Mike Hiestand)称:“我们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在这里,《第一修正案》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它的形成要经过学习和培育。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没有给学生提供太多能通过亲身体会来学习《第一修正案》的机会。”

在犹他州赫尔瑞姆安(Herriman),赫尔瑞姆安高中的校刊向来富有冒险进取的精神。由于对一位深受欢迎的历史老师为何离职进行了刨根问底式的调查,而学校行政部又在竭力掩盖离职背后的原因,校刊陷入了麻烦之中。

18 岁的康纳·斯帕尔(Conor Spahr)花了一个多月,深入调查了这名教师自去年秋天以来就不再授课的原因。在查看了公共档案,采访了多位教师和学生之后,斯帕尔在《赫尔瑞姆安电讯报》(The Herriman Telegraph)刊登了一篇文章。文章称,根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线人”透露,该教师“给一位女学生发送了极为不当的短信”。文章在发表后的第二天早上就消失不见了。

加州圣胡安卡皮斯特拉诺(San Juan Capistrano)圣胡安山高中校报——《快报》(The Express)的一期特刊。这期特刊迫使该校校长联系了儿童保护服务部。

斯帕尔说:“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系统发生小故障之类的原因。但当我们看到整个网站都被关停,我们就知道出事了。”

此后,斯帕尔和《电讯报》前总编辑、18 岁的马克斯·戈登(Max Gordon)新建了一个网站——《赫尔瑞姆安电报》(The Herriman Telegram),并将文章发到了网站上。今年一月,据犹他州的新闻媒体报道,这名教师因被指控给未成年人发送过极为不当的短信而遭到警方调查。

乔丹学区(Jordan School District)在一份声明中称,学区“鼓励校报报道发人深省、翔实准确的故事”。赫尔瑞姆安高中就包括在这一学区中。

近几个月来,让学生记者和教育工作者针锋相对的不只是调查性报道或者与示威游行有关的故事。三月份,在加州圣胡安卡皮斯特拉诺,圣胡安山高中的《快报》编辑和记者制作了一期标题为《恋爱与性》(Relationships & Sex)的特刊,并因此引发了一阵骚动。

《快报》前联合主编、18 岁的奥莉维亚·傅(Olivia Fu)说:“我们发表了五篇匿名故事,是由不同背景的学生讲述的个人恋爱经历和性经历。他们袒露了自己的高中恋情。”

在《长期关系》(Long-Term)一文中,一位女生描述了和一位男孩的恋情,这段恋情最终因“情感虐待”(emotionally abusive)而终结。在《待至结婚》(Waiting Until Marriage)一文中,一对异性恋情侣解释了他们为何决定禁欲。在《同性恋》一文中,一位男生讲述他和两位同伴在汽车旅馆所发生的性行为。在《怀孕恐惧》(Pregnancy Scare)一文中,一位有着频繁性行为的女生诉说了她对怀孕的恐惧,而在《双性恋》(Bisexual)一文中,一位男生称“我过去常常因为自己的性取向而憎恨自己”。 这些故事经由《快报》工作人员采访学生后撰写而成,文章中所用人名均为化名。

在给学生家长的一封邮件中,校长珍妮弗·斯莫利(Jennifer Smalley)为“您打开报纸后所感受到的震惊和沮丧”而致歉。该报指导老师比尔·凯泽(Bill Kaiser)被安排带薪休假。出于对他的担忧,学生很快撤下了这些文章。

山姆·纽曼(左)和奥莉维亚·傅曾是《快报》的联合编辑。在《恋爱与性》特刊刊发后,《快报》的指导老师被安排带薪休假。

奥莉维亚·傅和校报同事、联合总编辑山姆·纽曼(Sam Newman)认为,学校行政部和许多家长之所以反应消极,与《同性恋》和《双性恋》这两篇文章有很大关系。他们称,斯莫利校长要求文章记者凯特·芬曼(Kate Finman)透露她所采访的学生的名字,还告知芬曼她已联系儿童保护服务部。但芬曼并未遵照校长的要求说出故事主人公的名字。

学区发言人瑞安·伯里斯(Ryan Burris)对该说法表示异议,称校长担忧的是文章所描述的正处在潜在危险之中的学生。他引用《同性恋》中的旅馆房间作为“参与该事件的三名男性中,有一位至少年满 18 岁”的证据,并指出《长期关系》中的“情感虐待”一词令人担心。

伯里斯称,校长之所以将这些事情报告给儿童保护服务部,是因为加州的法律规定学校行政人员要报告任何“涉嫌虐待儿童的行为”。

在一份声明中,该学区称:“虽然报纸的这期特刊并未达到我们期望中的新闻标准,但它还是被发表、印刷出来,在各个教室间自由派发,继而传遍了整个校园。”

而在美国其他地方,学生记者深入调查棘手话题却并未招致学校行政人员的干涉或者不满。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发生了大规模枪击事件,该校校报《鹰眼》(The Eagle Eye)的工作人员可自由地报道该事件及其后续。泰·汤普森(Ty Thompson)是该校的校长。

《鹰眼》联合总编辑丽贝卡·施耐德(Rebecca Schneid)说:“我觉得,总的来说,我们学校的行政部——尤其是我们的汤普森校长是一个很棒的人,他总是想着和我们合作,而不是和我们作对。”

针对学生记者该如何跟学校行政人员打交道,16 岁的施耐德建议道:“跟他们交流,努力让他们明白你在校园中所扮演的角色。你的工作是讲述你所在社区发生的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