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0年底爆发阿拉伯之春后,数量激增的难民或是经济移民,从中东、非洲和南亚等地经由地中海及巴尔干半岛进入欧盟国家寻求居留,难民多数来自叙利亚、阿富汗等国家,「欧洲的难民危机」已在欧洲引发严重的社会及经济的危机。2014年德国总理梅克尔表示,对百万难民打开大门,并发出响亮口号「Wir schaffen das」(我们做得到)。

《英国金融时报》统计,2014-2017年间,德国正式接受约80万难民的庇护申请,对8000万人口的德国来说,等于每100人就有约1人是难民,但要安置这么多身心俱创的难民,德国人再温暖却还是慌乱仓皇。柏林西北的老泰格尔机场,1948年曾是世界最大建筑物的老机场,2015年关闭柏林人拿来应急,平均一间帐篷挤12位难民,没有开放空间、没有洗衣机,上厕所需到户外的170间流动厕所,洗澡需到附近的游泳池。柏林卫福处处长沙夏兰表示,没有足够的社会资源照顾成千上万的新造访者,光是让每个人都有落脚处,就以用尽全力,挑战真得很庞大。

在2015年,立场越来越为难的德国总理梅克尔,在12月年度党内大会上石破天惊做了宣示:「将大幅减少入境的难民人数。」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评论,梅克尔的最新「减少难民人数说」,的确让许多党内保守人士松了口气,梅克尔对内所领导的基民盟,必须消除境内许多德国人对安全的担忧。但德国警方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德国难民庇护所遭纵火事件,从年初的一到三月都仅是零星个案,然而到了九月后,开始引发欧洲激烈争论后,难民所的纵火案开始两位数成长。德国对难民的同情,急剧地转变成对安全的担忧,使得德国民众对梅克尔的支持也跟着逆转。

国际媒体《路透社》观察,德国政治菁英其实普遍认同「德国应该接受难民的人道胸襟」,甚至在耶诞前夕推出第一个阿拉伯语的电视节目,协助难民融入德国社会。但难题是一个永续而安定的难民政策,需要广大欧盟国家的配合和支持,而欧洲显然尚未准备好和德国站在同一阵线,面对扩散的对立和恐惧,越发被孤立的德国总理梅克尔,因勇气拥抱中东战火难民,却也必须面对支持度下滑,可能是最后任期的政治命运。一场难民危机更凸显出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能存留到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