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7月11日,北约峰会将在布鲁塞尔登场。不过,早在本届峰会启幕前,欧美之间就已充斥着“硝烟”的味道。

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报道,峰会前夕,美国总统特朗普向北约伙伴发“讨债函”。特朗普致信部分北约国家政府首脑,要求他们提高防务开支。特朗普已于6月向德国、比利时、挪威和加拿大寄出信件,并且在信中措辞严厉。

▲资料图片:特朗普于2017年5月出席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路透社)

资料图片:特朗普于2017年5月出席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路透社)

报道称,特朗普在写给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信中说:“正如我们在您4月来访时所说,美国对个别联盟伙伴不遵守约定感到越来越失望。”“如果德方的防务预算继续不达标,将损害联盟安全。”此外,这也可能怂恿北约其他成员国同样不遵守军费开支约定,“因为它们视德国为榜样”。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认为,北约无疑正在经历一场巨变,而特朗普正是这场巨变的表象和诱因。

俄罗斯《专家》周刊网站亦刊文称,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不相信北约能生存下来。而北约瓦解的原因可能是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和欧盟间的分歧变得越来越广泛且严重。

▲特朗普与欧洲盟友的分歧越来越严重。(法新社)

特朗普与欧洲盟友的分歧越来越严重。(法新社)

法新社注意到,在此背景下,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说,特朗普对北约态度的不确定性要求欧洲国家加强努力,形成统一的防务政策。

事实上,欧洲建立自主防务体系的呼声早已有之。

日本《外交》双月刊就介绍说,在欧盟,防卫合作的机会正在增加。2017年末正式成立的“永久结构性合作”联合防务机制(PESCO)就是一个象征性的成果。PESCO是一个基于欧盟基本条约《里斯本条约》的规定,在拥有很强意愿和能力的各国间推进合作项目的机制,但此前因为英国的反对,一次都没有使用过。然而,17个项目如今已经进入实施阶段。

知名军事评论员宋晓军在接受参考消息网采访时称,在自身防务体系建设方面,大约10年前,在进行索马里护航时,欧洲就有了自己的海军,但尽管如此,若想整体上成立自己的部队、拥有自身防务体系,还需要开展大量工作。欧洲在建立自身防御体系时,需要考虑到其相对面临的威胁,即俄罗斯。就军力方面而言,俄罗斯对欧盟国家拥有一对一的优势,但俄罗斯毕竟已不是过去的苏联,已不再拥有“打遍欧洲”的实力。不过,俄罗斯依然拥有核武器,并以此作为军力后盾,鉴于此,欧洲在防御方面只能依赖另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即美国。当俄罗斯用核武器威慑欧洲任何一个国家时,可能没有任何欧洲国家可以顶得住,而特朗普恰恰抓住这一点,以此向欧洲施压。

▲资料图片:一架欧洲“神经元”无人机原型机从法国伊斯特尔的机场起飞,进行首次飞行测试。

资料图片:一架欧洲“神经元”无人机原型机从法国伊斯特尔的机场起飞,进行首次飞行测试。

宋晓军进一步指出,当前,由于老龄化及高福利等问题,欧洲承担军费的能力已有所降低,而北约又始终保持着冷战思维。可以说,北约在机制上出现了问题。而北约问题亦非单纯的军事问题。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正与欧盟在贸易问题上“较量”。特朗普此次在军费上“发难”只是表象,是其通盘考虑中的一环。军费施压,更深层次的是美国对欧洲整体上的不满,是希望与欧洲全方位地重新划分责权利。

有舆论指出,目前,欧洲内部对于俄罗斯的认知及态度不一,鉴于这些分歧及难以拥有核武器,欧洲建立有效的自身防务体系仍十分困难,看来,若想真正把美国“踢”出群,欧洲无疑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