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一个过人而且诡异的制胜之道,是他总能够让他的对手产生误判。
比如在和希拉里竞选总统时,希拉里和民主党阵营,甚至包括大部分金融界和媒体的精英们,都无不信心满满地相信特朗普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最后,他们自己却变成了笑话。
让自己的对手误判自己,这绝对是特朗普的出奇制胜的绝技。
其实,他往往并没有有意误导对手。相反,他总是把“大实话”公之于众。
而对手对他的“大实话”的解读,却是产生误判的源头。
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抛出了上台后会对巨额中国商品课以重税的政策,声称将扭转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
但是,中国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心上。因为对中国商品课税是不可想象的举动,必然会大大影响到美国商界甚至普通消费者的利益。
特朗普的商人背景让中国的智囊们非常放心。对一个商人,还有比利益更重要的吗?
而且,商人当上了总统,不仅受商界制约、更要受普通消费者和选民的制约。
只需对特朗普和美国商界实行利益输送,难道还不能搞定他?
在常年和各届美国总统打交道的经验中,中国已经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那就是,当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时,用商业大单和美好的许诺来软化和和缓双方关系。
双边互访时,常常是中美一下子签订巨额进口大单,外加重申和展望一下双方合作的美好未来,一切万事大吉。
这么做当然有它的逻辑。商业大单给美国商界带来切实的利益,美国商界就会出头为中国说话。
以前那些职业政客的总统们都按此办法搞定,特朗普作为商人,难道不是更受美国商界的影响吗?
这个逻辑没错,但到了特朗普这里,这就是一个严重的误判。
特朗普上台不久,中国商人的代表马云就飞赴特朗普的总部纽约特朗普大厦登门拜访。
马云表示,他将会帮助美国创造一百万个工作机会。
特朗普什么反应呢?他亲自把马云送到楼下,在记者面前对马云褒奖有加,给足了面子。
但这仅仅是表面现象而已。
因为马云的这次访问没有任何结果。
他的公司没能在美国创造多少就业机会,遑论一百万个工作。
而特朗普一定知道,创造百万工作的许诺不过是忽悠罢了。
因为马云希望中美之间大开贸易之门,淘宝能够把货卖到美国,同时也能让美国的小商人通过淘宝把货卖到中国。
然而美国的低端制造业如何在淘宝模式下和中国货竞争?
特朗普想做的则是完全相反,他认为美国在目前的中美贸易模式下吃了大亏,他要大幅减少这种贸易。
特朗普在今年三月第一次正式签署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提高关税的“备忘录”时,全球的大部分媒体都对此持批评、否定和怀疑的态度。
不少西方媒体认为特朗普要是真的开打贸易战,完全没有胜算,最后会损害美国的利益,在来自各方(商界、消费者、农民等等)的压力下取消贸易战。
他们的判断逻辑是,虽然美国手里面的牌更多,但美国对于损失的耐受性远低于中国。
西方媒体对特朗普的误判恰恰对中国起到了误导的作用。
中国的专家和智囊也一定是完全赞同西方媒体的分析的。
没人相信特朗普是真想提高关税。
既然特朗普是虚张声势,想通过声音大来占些便宜,那么中方的声音就更大更严厉些。
中方的意图是,通过恐吓来减轻让步的压力。
表现得足够强悍后,再做出一定的让步,就能达成相对有利的协议。
于是双方的口水战把贸易对抗的筹码推高到了全部的中美贸易额。
但是中方、甚至是全世界,对特朗普都再次误判了。
因为,特朗普希望的,就是中方的强硬。
等特朗普真的宣布实施第一批高关税时,中方已经无路可退。
除非食言后悔,否则只能硬着头皮上,把口水战变成现实。
特朗普顺势继续加码关税制裁,而中国在贸易上的牌不多,下一步能做的,就只能是对在华的美国企业和资产动手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驱逐美国的资本和产业更多地回归美国,甚至导致外国资本更多地离开中国。
三星基本上全部撤出了中国,富士康也高调赴美建厂投资。
在此情形下,面临失去大量美国市场的前景,中国紧急靠拢欧洲,同时试图改善和日本的关系。然而能不能平衡掉失去美国的影响就不好说了。
双方的关税大战刚开始几天,严酷性已经开始显现。中国已对国家储备的进口美国大豆实施关税补贴。此举等于是把美国大豆免除了关税惩罚。那么原来计划中的对美国豆农的打击就成为泡影。
目前,中国处境相当被动。这种被动和对特朗普的误判有直接的联系。
特朗普是一个顶尖的谈判和对抗高手。
他用咄咄逼人、毫不遮掩、单刀直入的语言和行动,压迫对手亮出底牌。
而对手在被动地应对中,往往无法准确地判定特朗普的底线。
此时,对手的底线和弱点会暴露无遗,特朗普即可有针对性地采用压倒优势战胜对方。
中美这场对决中,哪边的耐受力更好、哪一边的判断更为准确、哪一边的功底更为深厚,最终哪一边会胜出,也许不用多久就会揭晓。
无论如何,这是一场改变中国和美国、影响全世界的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