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IS(“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伊拉克的势力节节败退。去年12月,伊拉克宣布取得了打击IS的历史性胜利。随后,伊拉克政府和军方对该极端组织的清算摆出“零容忍”姿态,并对大量涉嫌参与IS组织的嫌疑人实施“闪电式”判决。

近来,西方媒体及人权组织一直质疑伊拉克对IS嫌犯的快速审判和处决,他们认为“死刑判决的速度惊人”,过去几年有三千例死刑判决,并且每天都在增加。自2014年以来,约有250人因被控与IS有关联而被判处绞刑,其中仅去年一年就有101人。

据美联社报道,今年5月底,在三天时间里,巴格达反恐法庭的主审法官平均每天审理12-13起案件,判处了十多个被指控为IS成员的被告死刑。

然而,很少有人能亲眼见证庭审过程。庭审现场严禁使用相机,审判过程不得直播。即便公众想要参加,座位也是有限的,往往座无虚席。

近日,美联社驻巴格达记者被允许出席这样的庭审现场,并委托一位伊拉克画家画下了法庭审理的现场草图,首次向世人展示了这个神秘的审判过程。

从草图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法庭在设计上与西方类似:一个首席法官坐于高案,两名助理法官分坐两侧。他们穿着带白边的黑色长袍。法官下方,他的职员用台式电脑工作。他的右边是州检察官坐席,左边是辩护律师坐席。

法庭中央有一个木笼子,被告戴着手铐关在笼子里,笼子高度到男性被告肩膀,但一些女性被告却看不到上横梁。

辩护律师穿着绿边长袍,政府律师穿着红边长袍,与法官的黑袍白边一起,构成了伊拉克国旗的四种颜色。

记者观察到,很少有被告会聘请律师,要么因为雇不起,要么因为在拘留后和出庭前他们与家人几乎没有或完全没有联系。

美联社记者称,接受其采访的很多被告家庭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亲属被关押在哪里,即使知道,他们也无法前往巴格达或被转移去的其他地方。一位被告的母亲借了5000美元聘请了律师,换来的仅是让她儿子的案子无限期延迟。

报道称,大多数情况下,法官当场指定一名辩护律师(选自经常出庭的一两名律师)。律师被指派时完全不了解被告的情况。伊拉克政府按照每个案件30美元左右的价格付给他们佣金。

美联社记者称,在一次庭审中看到一名妇女在为被指控为激进分子的被告作证之前,对伊斯兰圣书“古兰经”发誓。但记者称,并不是每次审判都会有证人出庭。

记者称,在其出席的几场审判中,除一名被告外,所有审判均以有罪判决宣判。终身监禁是常见的,具有“减罪细节”的情况下判处15年徒刑。尽管判决已宣布,大多数被告在庭审结束被拖走时仍面无表情。

但是,记者看到一名被告在法官宣读指控证人名字时爆发了,该证人指控他加入IS、为该组织发布宗教裁决并在一次袭击中运送汽车炸弹。这名被告人大喊道:“天地为证,我不认识这些人!”他还说,他被逮捕他的库尔德军队严刑拷打。但最终,他仍被处以死刑。

美联社记者声称,这些反恐法庭审理类似案件时,对举报人的证词格外依赖,这导致一种可能性——有些人或因个人恩怨而举报。举报人不出庭,他们的指控通过情报官员以干巴巴的书面报告传递给法官,而报告对他们的举报动机却没有任何提示。

报道称,成千上万的被告被法院“闪电”宣判,人均审判时间短至10-15分钟,三分之一的案件以死刑宣判结束。证人很少被传唤,也没有法庭证据,这增加了冤案发生的可能性。

早前,《卫报》曾报道,巴格达中央法院审理40位IS外籍女子的案件,只用了10分钟,宣判40多个死刑。

似乎是出于对伊拉克司法体系的质疑,美国“人权观察”组织抨击道,伊拉克司法人员在给被告定罪时,全靠“直觉”和“经验”。联合国人权高专发言人斯罗赛尔在去年年底对伊拉克的死刑判定也提出过质疑。

但是,巴格达民众却持有相反的立场,很多人认为这样的判决大快人心。一位接受采访的当地商人就说道:“(我)诅咒他们(IS成员),他们不值得怜悯,即便是女人也一样。”

据报道,反恐法庭外,一位工作人员曾这样对西方媒体说:“我们要加快速度了,还有很多人(需要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