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上周,日本提交了一份修改国际捕鲸管制公约的提案从而能使其无节制并合法地捕鲸!

据澳广ABC报道,日本渔业局对外宣称希望在9月份举行的每两年一次的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上取消关于商业捕鲸的禁令!

“我们认为国际捕鲸委员会应该修改鲸鱼’零捕获’的规定。”国际捕鲸机构的日本代表森本幸树(YukiMorimoto)说

而日方给出的理由是:“我们应该被允许捕获一些充足的物种,希望得到科学委员会的批准。”

而目前国际捕鲸委员会的88个成员国中,有40个国家支持捕鲸,48个国家反对捕鲸

从数字上看得出,支持与反对捕鲸的国家相差无几。日本想要争取到足够的支持捕鲸票并不是天方夜谭

现代捕鲸情况

现代捕鲸产业始于1946年,为了管理庞大的捕鲸产业,各国在华盛顿成立了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签署了《国际捕鲸管制公约》(ICRW,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Regulation of Whaling)

尽管如此,大规模的捕鲸依然使长须鲸和塞鲸步了蓝鲸的后尘

以上三种鲸鱼都濒临灭绝,直到1986年,IWC终于下令,终止商业捕鲸!

所以在IWC的规定中现代捕鲸在当今只有两种合法途径:为维持生活的土著捕鲸以及科研捕鲸

而其中科研捕鲸却允许捕鲸国,自行决定捕鲸的种类和数量!于是,这一巨大的漏洞使某些国家积极地对鲸类进行“研究”

毫无疑问,那个不顾国际反对一心以科研名义滥杀鲸鱼的国家就是日本

全世界都在声讨为何日本仍一意孤行?

据IWC的资料显示,从1986年到2010年,世界科研捕鲸总量为14,583头,日本捕捞了其中的13,274头!其他国家科研捕鲸总量还不及日本的零头

日本的捕鲸一直打着科研的幌子但其所有的捕鲸都是致死性的研究

日方无力的辩解被多位科学家反对因为研究鲸鱼早不用以杀死为代价只要照片识别技术即可

这些方法都比致死性取样更高效

而日本的科研却坚持一个原则:杀无赦!

而所谓的科研捕鲸就是被残忍滥杀的鲸鱼进入日本后绝大部分都变成了盘中餐

正是由于日本毫不遮掩的破坏公约以及堂而皇之以科研之名滥杀鲸鱼

2014年3月联合国海牙国际法庭做出判决要求日本终止在南极海以科学调查名义进行的捕鲸活动面对国际压力,日本还是一意孤行继续无情的科研屠鲸….

所以日本为何执意屠鲸呢?历史上,日本有着悠久的捕鲸传统近海捕鲸甚至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

日本捕鲸的高峰期在二战后战败的日本一片废墟,国民缺衣少食

本土资源的匮乏,就使得出海捕鲸成为了国民蛋白质的主要来源,鲸鱼肉不仅会做成罐头,连鲸鱼油也会提炼成灯油,可谓是物尽其用

后来随着日本经济发达外国进口肉量增多,鲸肉的重要性不断降低,2015年,日本调查研究发现国内人均食用鲸鱼肉只有30克…

事实上在现今的日本,鲸鱼肉完全不是主流食材,少部分还会吃鲸鱼肉的都是中老年欧吉桑,他们吃的,只是怀旧,只是情怀

尽管日本政府支持民间的鲸鱼料理节日

甚至鼓励小孩去参观捕鲸妄图维持这个血腥的传统

都仍然无法改变鲸鱼肉,在日本国民心目中越来越低的地位

BBC的记者曾经采访过一位吃鲸鱼肉长大的日本男性,当被问道是否会因为禁止捕鲸而难过时这位日本男性回道:

“没必要,一旦吃过牛肉,就不需要吃鲸鱼肉啦!”

日本捕鲸的丑陋原因:政治理由

既然文化上,国民需要上都不能满足日本疯狂捕鲸的理由那其背后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根据BBC新闻东京特派员Rupert Wingfield长年观察认为,对于极其依赖渔业的日本来说,捕鲸是他们研究、观察、控制海洋渔业的棋子,主张南极捕鲸权主要是出于政治诉求

日本民间也认为捕鲸是政府运作的庞大官僚结构整个产业多达近十万人

对政客来说,保住捕鲸业相当于保住自己的饭碗

(图为日本议员与会期间吃鲸鱼料理)

所以日本不顾国际反对,一意孤行继续捕鲸,也许就是因为几个议员要保乌纱帽,几百官僚要继续吃预算…..真是一个庸俗到难以置信的理由

如何保护属于大家的海洋巨兽

和所有野生动物保护一样,鲸类保护也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涉及到上述的复杂国际博弈关系以及鲸鱼在深海不易探查的属性。在已知的资料中,鲸鱼物种处于一个不利环境

在IWC的鲸鱼物种名录中鲸目动物共有87种:

受威胁的物种达到15个,其中2种极危、7种濒危、6种易危此外还有5个物种为近危,只有22个物种无危,多达45个物种数据缺乏!

正是因为人们对鲸类了解不够甚至不知道鲸类已经出现濒危状况如果再长此下去很可能在人们意识到之前

鲸类就因为一些极其愚蠢的政治原因就陷入困境,甚至灭绝

如果不想让观鲸成为绝唱

不想让子孙看到的只是鲸鱼标本

甚至为了海洋生态的平衡

作为普通人不仅要知道

某些国家滥杀鲸鱼的错误

还要支持鲸类科研,更多了解

毕竟,不了解,谈何保护?

鲸鱼的困境很有可能在我们的传播中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人知道

举手之劳,为何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