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整洁、文明的发达国家日本,竟然也有贫民区?

2014年的亚洲电影节上,日本导演太田信吾的新片《脆弱》遭大阪市政府封杀。因为影片中涉及了大阪的一个地方——釜崎。

电影审查官员要求太田将片中涉及釜崎的镜头全部删掉,还对他进行利诱。太田称:“我认为他们让我删掉那些镜头,是试图掩盖釜崎的存在。”

釜崎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政府要这样遮遮掩掩?

釜崎位于大阪市西成区,这里隐藏着日本最大的贫民窟。

釜崎被大阪政府认为是集贫穷、暴力、色情为一体的地区,这里鱼龙混杂,聚集着临时工、失业者、流浪汉、诈骗犯、妓女、黑帮、破产者、战争中失去家庭或身患残疾的军人……

你很难想象,素以整洁闻名于世的日本,肮脏的街道竟然充斥着垃圾,也充斥着贫穷与犯罪。

在人们的印象里,日本治安普遍较好,很难想象克制的日本人会聚集在街上发生暴动。

但是在釜崎,穷人被黑道控制,警察被黑道收买,那些不满自身待遇、对生活绝望、对社会充满怨恨的底层人民,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暴动来宣泄自己的不满。

因而,大阪西成区拥有全日本防御力最强的警局,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就是这样一个散发着绝望气息的地方,已经存在了上百年。

20世纪初,为了清除贫民区,日本政府将劳工聚居的廉价宾馆统统从当时重工业聚集的北部迁到南部,即如今的釜崎一带。

二战后,不少战争中失去家庭或无法求生的人也汇聚到釜崎。

战后复兴期,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时期,劳工们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但随着日本经济的停滞,体力劳动岗位大幅度减少。劳工们年纪也越来越多,收入锐减的他们,越发度日维艰。

一些人另谋出路,一些人则选择继续等待,还有一些人走向堕落……致使釜崎彻底沦为一个“流浪王国”。

釜崎有一个救济中心,最初只是希望提供一个雇主与临时工对接的场所,但目前工作岗位缩减,这里已经成为很多无家可归者打发时间的地方。

每天早上,工人们来到这里,希望找一份日结的临时工作。

在这里的人可以分为三类,一种是独来独往者,他们或读书或睡觉,或无聊地站在一旁;

第二种是“游戏人生”者,他们终日泡在喧闹的游戏室中,或参与其中,或密切围观;

第三种则通常热闹地围坐在一旁吃东西,他们已经成为彼此的家人和精神慰藉。

根据政府规定,如果当日未找到工作,可以到职业中心的窗口排队领取贴纸,贴纸累积到一定数量时,福利部门会给予一定救济。

每天傍晚,超过2000名男性在救济中心门前排起长队,等待领取救济券。凭该券可以领取食品并在救济中心过夜。但是,如果排队的人太多,就会有人领不到救济券。

这里的很多人都受过高等教育。这个绰号“学究”的人还保持着每天读书写字的习惯。

一名无家可归者的临时居所。许多无家可归的人并不想去政府开设的救济中心,因为那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安置他们的“财产”。他们更喜欢睡在外面的纸板房中,或是自己搭建简易棚屋。

缩在墙角里睡觉的无家可归者,用雨伞隔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救济中心里简陋的纸板房。

一名男子在水泥地上酣睡。

一名男子躺着读报纸。

清晨,一名黑帮成员正在用剃须刀刮手臂,手臂上的纹身醒目。

一个当街异装癖者。

这些上了年纪的长者,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只有少部分人可以领到政府的救济,住进租金非常低的福利公寓。很多人只能露宿街头,饱受风吹雨淋。

这里毒品泛滥,酗酒、赌博成风,有些人甚至不惜卖床换酒。很多人患上抑郁症或染上毒瘾,每天都有人病死于街头。

来日本谋生的韩国工人同样陷入窘境。

这里的唯一的景点就是曾经的亚洲最大的室内过山车。这个地方在80年代末期的泡沫经济中倒闭,只剩下这座废墟,仿佛是在展示着那个时候大阪的辉煌。

夜晚,釜崎的街道变得热闹起来,尽管手头并不宽裕,人们却总要在这些小摊前喝上一杯。

普通日本民众对釜崎的印象是集危险和贫穷于一体,光是2016年一年釜崎及周边地区就有3所小学废校。如果你去日本,当地人一定会警告你不要随便出入釜崎。

然而釜崎却引起了外国人的好奇。

摄影师马格达莱纳·索罗称:“我曾多次拜访日本,其文化让我倍感亲切。听闻这群无家可归者聚居在大阪的贫民窟,我决定亲自前往,一探究竟。在那里,我所看到的不只是釜崎,而是日本社会弱势人群的复杂历史。”

美国摄影师安德鲁·休斯顿多次来到这里拍摄。他表示:“大阪市民对该区都闭口不谈,釜崎的老人生活极为艰苦,很多人感觉自己被政府背叛。他们为建设国家付出了辛勤汗水,政府却遗弃了他们。釜崎这样的贫民窟成为谋求连任的政府官员的眼中钉,直接将它们从日本的地图上抹除。”

日本官方地图上找不到釜崎的踪迹,日本政府极力抵制对贫民窟的任何拍摄行为。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从中我们可以窥见,日本是一个老龄化国家,釜崎就像一面镜子,折射出日本的现状。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其黑暗、落后的一面。

日本作家原口刚在他的《呐喊的都市——聚集地、釜崎、流动的下层劳动者》一书中,试图通过刻画底层劳动者的艰难,揭露矛盾重重的日本战后之景。

而深陷其中的釜崎人的所思所想我们无从得知,他们就像是涸辙之鱼,不知出路在何处。困住他们的,是时代,是社会,也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