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富豪的浮华生活都很相似

住豪宅、买铂金包、大Logo的名牌……

然而他们也并不快乐

好莱坞名流和世界各地的富人们,他们挥金如土的奢侈生活到底什么样?

全套范思哲家具的豪宅、十几个爱马仕手袋、镶着钻石的牙齿…….

来自美国的摄影师劳伦·格林菲尔德(Lauren Greenfield) 用25年的时间跟拍全球各地的人对金钱、名气和消费的崇拜。这些照片被出版成一本书叫《财富世代 Generation Wealth 》以及同名纪录片。

她看过了这个世界上最多的富豪浮夸生活,也揭开了这背后藏着的黑暗面。

“ 很多人以为我拍摄的是占人口1%的少数富人,其实它们是关于来自所有阶层的人对财富的渴望。”

占人口1%的超级富豪奢侈生活

到底什么样?

明尼苏达、米兰、洛杉矶、上海,迪拜、莫斯科……格林菲尔德拍遍全球富豪的生活,发现富人购买住宅的必要条件,是必须配备商业级专业厨房不锈钢厨具和设备。

但大多只是作为摆设而非实用。

Suzanne Rogers的家

加拿大名媛Suzanne Rogers 因为小时候对电影“Chitty Chitty Bang Bang”的迷恋,为自己打造了和电影一模一样的家。

她认为这样的陈设就是“优雅的缩影”。

俄罗斯石油大亨的家

年轻的女模特莱奥娜(Llona)出身在一个普通家庭,后来嫁给一位来自俄罗斯石油大亨。

在莫斯科的豪宅里,莱奥娜正在陪伴4岁的女儿,她穿着设计师为自己定制的毛衣,上面写着:我是一件奢侈品。

格林菲尔德曾遇到一位莫斯科房地产开发商,他拥有全俄罗斯最好的图书馆和艺术收藏品。但是他并不了解这些艺术和文化,只是通过这些东西掩盖自己的金钱气味。

格林菲尔德直言:“作为一个富豪,你可以购买文化和艺术,但是教育、艺术、修养、内涵……这些都是金钱买不到的东西。”

花花公子大厦

花花公子创始人Hugh Hefner在去年刚刚去世。他拥有上千女友,大多是他的兔女郎。

他曾买下一幢建于1927年、拥有29个房间的房子以供自己的兔女郎们玩乐。其特色是带有内置管风琴的放映室,游戏室和一个动物园和鸟舍。

中国富豪身上的“西方特色”

薛绮雯在上海的家

2005年,格林菲尔德在上海见到43岁的女富豪薛绮雯。她说:“到了我这个年纪,生活应该简朴一点。我所有的家具都是范思哲的,上面都有logo,人们一看就知道是这个牌子。能正确叫出奢侈品的名字很重要,我能发出‘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但有时直接说‘LV’会简单一点。”

薛绮雯的父亲创办了赫赫有名的四通电缆公司。薛绮雯继承家业,创办了一家销售工业电缆的公司,此后又开了四家。

她是三个高尔夫俱乐部的成员,每个俱乐部花费大约10万美元加入。格林菲尔德拍下了她在家里打高尔夫的样子。

在杭州,亿万富豪黄巧灵则为自己打造了价值一千万美元,完全仿照白宫的家。他是中国一批新兴富豪中的代表,他说:“你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就和华盛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现在它是我的了。”

他家里的墙上挂着美国历任总统的肖像,放置着价值6万美元的巴洛克沙发,就连办公室也是复刻了白宫总统办公室的位置。不过,所有的物品标签上都写着“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

格林菲尔德发现新晋亚洲富豪越来越青睐马球和帆船等贵族运动。

“当我第一次到中国的时候(21世纪初),每个人都想LV手袋, 不过等我再去时,几乎每个人都能拥有这些包,所以现在他们让自己脱颖而出的办法就是模仿西方贵族的举止。”格林菲尔德说。

“中国还有礼仪课程,人们花1.6万美元接受两周的培训,学习奢侈品牌的发音,如何吃鱼子酱,像西方人那样用餐。”

哈佛毕业的何佩嵘在北京开设了礼仪学校,教授两门课程:为期12天、针对已婚女性的女主人课程(10万元人民币),以及为期10天、针对未婚女性的淑媛课程(8万元)。

在她看来:“市面上有数以千计的LV包,可是如果你有一匹配备爱马仕马鞍的马,那会让你显得与众不同。”

富豪们的爱好都很相似

“富人可能和我们毫无相似之处,但是他们彼此之间非常相像的。”

就像女人对爱马仕铂金包的热爱——

“洛杉矶少女、中国女性、俄罗斯社交名流和纽约治疗师都知道铂金包,让我大为吃惊。” 格林菲尔德说。

在她拍下的照片中,女人无止境地购物追求美丽,男人毫无顾忌地豪赌。在好莱坞的价值观里,消费和挥霍就是地位的体现。

Jackie和朋友们在Versace私人开幕派对

2007年,格林菲尔德在好莱坞的比弗利山庄见到了杰基·西格尔(Jackie Siegel),她是亿万富翁大卫·西格尔的妻子,每年在购物上开销百万美金。

她直言自己在大学的时候就意识到参加选美比赛比在大学读工程专业更能帮她靠近“美国梦”。她和两个朋友被拍下了的这幅手拿范思哲提包的照片,被时代周刊选为代表“新镀金时代”的年度照片之一。

杰基·西格尔和孩子们

在另一张照片中,杰基·西格尔正在圣诞节早上享用鱼子酱,孩子们则在拆开她在沃尔玛为他们买的数十件玩具。

65岁的瑞士出版巨头和家人在度假

格林菲尔德跟随许多富人们到他们私密的聚集地,如加勒比圣巴特岛、摩纳哥或瑞士阿尔卑斯山滑雪胜地等。这些地方往往是不收信用卡,顾客必须携带大量现金。

一般富人们会乘坐私人飞机或游艇到这些地方消费,这些人挥金如土。

美国导演Brett Ratner和朋友在度假

图中就是美国导演Brett Ratner和Def Jam唱片公司创始人Russell Simmons在法属西印度St. Barts岛上旅游,他们将自己的白金卡贴在自己的额头。

帕克在拉斯维加斯玩掷骰子

在拍下照片的一分钟内,帕克损失了10,000美元。

歌手莱尔·乔恩和他5万美元的钻石牙套

办派对也是名流富豪最爱的休闲方式。

2014年在莫斯科工会圆柱大厅,正在举行关于“芭蕾舞舞会”的主题活动,大家都穿着华服跳着精心设计的舞蹈。

蒙特卡洛举行摩纳哥大奖赛,2013年

而另一张图中,当时威士忌制造商尊尼获加在该品牌157英尺长的游艇上举办宴会,一位女服务生正在清理地面上的污渍。

“钱毁了我认识的很多小孩,包括我”

富人对财富的贪婪和攀比也照应在他们的孩子身上。一个 13 岁的男孩 Adam 曾对她说:“钱毁了我认识的很多小孩,也毁了我。我戴劳力士手表上学,穿两千美元的鞋子,我认识拥有一片足球场和室内篮球场的人,但他爸爸马上要进监狱了。

加州卡尔弗城的几名高中生乘坐豪华轿车前往参加毕业舞会

她接触的许多孩子中有许多是好莱坞明星或电影制片人的子女,他们的父母非常富裕而且很忙。

这些学生都非常有钱,开着名车上学,并相互攀比。这些孩子都希望快速长大,不希望被其他人视为孩子。

18岁的米佳诺在贝弗利山庄高中被评选为身材最佳,与朋友一起逃课去参加年度高年级沙滩日活动

1997年,这张照片作为格林菲尔德题为《急速成长》(Fast Forward)的摄影展图录封面照受到关注,然而21年之后,该作品又出现她《财富世代》的大型回顾展中。

因为即使这么多年过去,对于财富奢侈的追求仍是一个循环。富人的孩子们在父母的价值观下长大,又将成为另一个父母的翻版。攀比、炫富成了他们生活的中心。

格林菲尔德镜头下,穿着华服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孩子们不在少数。

也许很多人会羡慕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富人家的孩子,然而在格林菲尔德的照片里,她们其实过得也并不那么舒心。

一个13岁的男孩告诉格林菲尔德,这些钱让他失去了朋友,父母总是将他独立的培养,参加私人家教,参加一个人的夏令营。

18岁的林赛刚做完鼻子整形手术三天

除了对奢侈品的崇尚,追求极致美貌也让整容在富豪孩子间成风。

格林菲尔德在泳池派对上拍到的一位马里布少女林赛刚做完鼻子整形手术三天,她说,“我有10个要好的朋友,其中有六个人都整容了。”

没有钱的人,也得先装成富人

除了富人间的攀比,许多没有足够钱财的人借钱也要模仿富人的生活方式。

“在成功之前,先装成富人(Fake it before you make it)”成了最流行的口号。

就如图中21岁的克里斯蒂娜,她是一位药剂师。然而她为了自己的婚礼花费了大量的钱财。雇佣了6匹白色的马匹和专门的车夫 ,打造了一个”灰姑娘”般的童话婚礼。

甚至许多女孩为了几千元去做脱衣舞娘的照片。

在格林菲尔德看来,虽然男性和女性都容易被无尽的物质欲望奴役,女人的社会处境导致她们更容易以自己是否受欢迎、是否符合主流审美来判断自己的价值。

因此,她们不仅渴望商品,还会把自己变成商品。她的系列照片“让它下雨”(Make It Rain)展现了被物化的女性,比如夜店里的脱衣舞女郎,客人往她们身体上抛洒的美元就像雨一样落下。

“财富不是我的重点

人们的欲望才是”

其实格林菲尔德并非格外反感物质享乐或资本主义。她的拍摄风格就像是纪录片导演,既不投入个人感情,也不做出评判。

甚至格林菲尔德之所以能拍了这么多年富豪的生活,很重要的原因是她也曾在洛杉矶一所精英高中读书。

她的母亲是一位法国贵族的后裔,因为父母离异,14岁时,她被送到法国外婆家住过一年,体验到贵族后裔的传统生活方式。之后,她被送到好莱坞贝弗利高中上学。这些让格林菲尔德能了解贫富社区不同生活状况的经历,也影响了她后来创作的方向。

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她成为了一名职业摄影师,她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委派去拍摄曾经到过的墨西哥村庄。

可当她走过曾经就读的豪华的私立高中前,看着这些好莱坞的富人和名人的孩子。她意识到要做些什么,她开始记录世界各地拥有财富的人,渴望财富的人,还有这些浮华对大家的影响。

这么一拍就拍了25年,在今年 2018年巴黎PX3摄影奖(Paris Photography Prize)上,格林菲尔德拿到“年度摄影师称号”。有人夸赞她”正是有了格林菲尔德,才让这虚华世界有一丝清醒。”

格林菲尔德

拜金时代里的人追求的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格林菲尔德的照片给了我们一个机会看到超级富豪的奢华生活。

然而比起令人惊叹的财富,人们因为对财富的欲望而变得贪婪的样子才更让值得人深思。

就像分时度假业大亨戴维·西格尔说的:“钱不会让你感到幸福,在城市的大多数地方,钱都让你感到不幸福。”

确实,因为谁会比富豪对金钱有更深的感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