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在一天工作过后,下班回到家和家人孩子一起吃个晚饭,再洗个美美的热水澡躺上床,这应该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舒适生活,

但面临着当前物价飞涨、房价更是高得离谱的现状,人们想要一个像样的安乐窝谈何容易?

眼看着住房问题愈演愈烈,民众的收入却迟迟得不到提升,这个难以改善的社会现象,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无家可归甚至是露宿街头,

这个问题出现在多个国家及地区,就连很多发达国家也没能幸免,其中就包括了英国,

根据英国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至今,英国的露宿现象增加了一倍多!

英国如今有超过30万个无家可归的人,而这其中还不包括那些住在收容所里的人们,所以真正无家可归的人数比这要更多!要知道,英国人口只有6000多万。

而且,

比这个数据更令人震惊的是,

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很多人其实都是有工作的…

然而即便有工作,他们却还是只能睡在大街上,睡在收容所里…

为了引起政府部门对此的重视,最近,英国Channel 4电视台一位名叫Datshiane Navanayagam的记者走进伦敦街头,拍摄采访了这部分人们的生活,让人十分感慨…

视频一开场,Datshiane先介绍了一下自己以前的情况:

“我很爱我的家,但我曾有过无家可归的经历,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她11岁那年,由于她父亲生病不能继续工作,导致他们无法负担起原来房子的租金,

于是政府机构将他们安置到了伦敦西北部一个收容所里,

再次站到小时候住过的收容所面前时,她感慨道:

“我最不开心的回忆就在这栋楼里,住在这里面的孩子真的是太惨了,不管做什么都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还记得那时候的晚上,我们邻居的一个女的被丈夫家暴,紧接着就是她的喊叫声混杂着她孩子的哭声。”

“当初那种焦虑和不安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所以我现在住在自己租的房子里也照样没有安全感,

如果说不会担心那种情况再次发生,那我肯定是在撒谎。”

曾经历过无家可归的Datshiane很明白,收容所是他们中一部分人的聚集地,能够比较具象地体现他们的生活,

所以她来到了伦敦南部的一间收容所,见到了它的创立者——Sheila Scott,

这间收容所是Sheila早在2007年建立起来的,如今有超过1800名无家可归者住在这里,

Sheila创立的收容所给住客们提供床位,但限制他们在每天早上八点前要离开,

除开能更便于管理和打扫之外,这样做也是为了促使这些无家可归者去找份工作,

除了提供床位,这里还为他们提供每天新鲜现煮的食物,

这样既解决了饮食问题,又保障了他们食品方面的安全,

吃和住这两大主要问题都得到了保障,住在这里的无家可归者自然是很开心,纷纷表示这种待遇简直是棒极了,

但Sheila对此却感到痛心疾首:

“这种情况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因为这本来就是每个人都该享有的最低标准,

这里就像是保护着他们的一个小屋顶,也可以说是为他们遮风挡雨的庇护所,

但这个社会不应该让他们感觉获得这种最基本的待遇是值得夸耀的事情。”

当Datshiane问及这里住着多少有工作的人时,Sheila意味深长地回答道:

“在这里住的人大概30%是有着正当工作的,他们有的是被雇佣到家里照顾老人,有的则是某个学校里的助教,

事实上他们都算不上无家可归者,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工作,在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

他们之所以被称作无家可归者,只是因为每个人的观念对这个词的概念不一样罢了。”

有工作就会有工资,为什么他们还会无家可归?

Sheila对此也做出了解答:

“如果只领着最基本的工资,几乎是不可能找得到相对应负担得起的住所的。”

一位叫Virhat的男子就是这间收容所的住客之一,他在伦敦一家高档餐厅里当服务生,

在这家餐厅上班的他穿得非常精神,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下班后其实是住在收容所里。

工作于高档餐厅,按理来说收入应该不算低,Virhat怎么会成为无家可归者?是因为房子租金太贵了?

关于这个问题,Datshiane还专门跑到住处安置部门咨询了一下,

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了她一个国际统计局的数据:

伦敦房子的租金在过去的六年里上涨了超过20%。

不仅如此,当Datshiane问这位工作人员曾见到过最糟糕的租房是什么样子时,得到的回答更是令人震惊…

“橱柜,那儿就只有一个橱柜,打开会有一张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都惊呆了。

而且租金一周大概要130英镑(折合1160人民币),当时我感到非常气愤,这简直就是敲诈啊!”

这位工作人员在描述那个房间时都激动地说话卡壳儿了,看得出来是真的很气愤了…

房屋租金在不断上涨,民众所能负担得起的房屋质量又在逐渐恶化,这现实真的是伤不起啊…

在收容所的拍摄内容结束后,Datshiane开始来到伦敦街头寻找露宿者进行采访。

住在收容所里,其实还不是最糟的,

相比于那些能住进收容所的无家可归者们,露宿者的生存条件要艰苦得多,

根据统计,从2013年至2017年期间,英国记录在案的死于路边的无家可归者从31人增加到了70人,他们的死因大部分为暴力虐待和冬天的低温,

很多露宿者们时刻都要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提心吊胆,睡眠质量会变得非常差…

Datshiane并没有在街边寻找多久,便在附近遇到了一位名叫Deyan的露宿男士,

在采访中,Datshiane得知了一件惊人的事:眼前这个流落街头的叫Deyan的男人来自保加利亚,他到来英国已经10年之久,他还拥有着保加利亚的MBA(工商硕士)学位!

目前他与某酒店签订了“零时工”合同,这也就意味着他随时都有可能失业,

Datshiane问道:“你像这样在街边露宿多久了?”

“断断续续算起来大概有两三年了,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会定期更换露宿的地点,每次住的地方都要视情况而定。”

Datshiane还了解到,三个星期前Deyan还住在一个合租公寓里,但由于收入不稳定导致他拖欠了房租,只得再次露宿街头,

当被问及当时的工作情况时,他表示:“那时我一个星期工作五到六天,却还是没能赚取足够的钱支付房租。”

“零时工合同”工作之所以不稳定,是因为它只在雇佣方有工作任务下达时按工作量来计算酬劳,没有工作任务就没有薪资,

不仅没有休假和后期保障,而且员工必须要随叫随到,这也就限制了员工寻求其他的就业机会,

关键是,如今英国签订着“零时工”合同的人数比有着稳定工作的员工还要多…

在这次采访过后,Datshiane与Deyan一直有保持联系以继续对他跟踪采访,

Deyan幸运地获得了一间收容所35个位置中的一个,于是他们在这里进行第二次碰面,

采访中他表示自己第二天要开始去一家披萨店做一份长期的试用工作,

他边聊边在位置上摆放自己的床铺,其实就是他自己带来的一个小得可怜的垫子…

但目前得到了稳定的工作和暂时的住处,这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然而没过多久,Deyan刚住进去的这间收容所不再开放了…

虽然工作还在,但无奈他又要睡到大街上了,

Datshiane在一天晚上过去造访,Deyan在街边的露宿位置上已经快要睡着了,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堪,

看到这一幕,Datshiane很担心他这样的状态难以保住目前的工作,于是建议他和另一处收容所的工作人员联系,希望那边能给他一个位置,

Deyan听到这个消息很开心,但由于实在是太疲惫,连说谢谢的语气听起来都非常微弱…

后来,Deyan在与那间收容所取得联系后,成功获得了一个床位,

这里不仅有床铺,还提供卫浴和洗衣,这对Deyan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他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参观房间时,显得非常开心,

视频的最后,Datshiane在一家餐饮店遇到了另一位露宿者,

这个男人的职业是保安,而且是在国际名牌Prada店里工作的一位保安,

他嘲讽自己白天是一名“超人”保安,到了晚上就变成一名无家可归的人了,

由于白天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在工作上,到了晚上又露宿街头休息得很差,所以他的精神压力很难得到缓解,

所以当Datshiane问到他在工作期间的感受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我觉得脑子快要短路了,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每天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出门了还是回家了,这说法一点都不夸张,

虽然工作是有了,但我无家可归,这叫我该怎么好好活下去?”

这些都只是伦敦无家可归者们的缩影,前段时间《镜报》还曾报道过英国其他地区的一些无家可归者的生活现状,

他们大部分都是工人,没有足够的薪资买房子,就靠着一辆破旧的房车在路边定居,

也可能是住在用集装箱改造的小单间中,

甚至是已经废弃的大巴中,

报道中还有一位曾是英国房屋事业部门的官员Richard,他曾靠着贷款买了一套房子,

但自从失去工作后,没有了薪资无法偿还贷款的他现在只能住在一处公厕中

住房问题,真的困扰着无数人…

对于很多人来说,

即便是“蜗居”,有时候都是一个达不到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