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中叶的巴黎,年轻女性独自伫立在街道,穿戴华美衣裳与珠宝,或撩起裙摆露出脚踝,眼神抚媚而大胆,暗示她可能是名妓女。虽然多数人对妓女抱持偏见,但她们奢华或寂寥冷清的生活,成为艺术家的创作灵感。

「这个时代的艺术家几乎都探索过妓女的题材。」奥赛美术馆策展人普鲁德马谢尔表示,不只是因为艺术家是男人,同时妓女与现代社会发展关系密切。当人们搬迁到城市,传统乡村的道德观念瓦解,产生新观念,城市流动的氛围令艺术家感到兴奋。

Giovanni Boldin红磨坊的派对场景,1889,布上油画

画家不只勾勒19世纪到20世纪早期法国的道德意识与社交生活,也呈现艺术家期望打破中产阶级对妓女的偏见,以及挑战社会的价值观。法国政府当时认为妓女是「必要的邪恶」,避免男性性欲猖獗、无法控制,让犯罪率持续上升。

窥见妓女生活艺术家笔下的巴黎

工业革命后,法国的贸易与工业兴盛,人们为了寻找就业机会,纷纷从乡村涌向首都巴黎。当城市人口持续增加,人们对娱乐消费的需求也变高,卖淫业合法化,开始蓬勃发展。

19世纪末期,巴黎妓院可以向警方登记营业,据统计当时约有200间合法妓院,妓女们必须接受定期体检。法国后印象派画家劳特累克便纪录妓女们进行医疗检查的场景,刻划一名女性全身赤裸,但脖子仍围着丝巾,正在脱下双腿的黑色丝袜。

劳特累克,医疗检查:金发女人,1893,纸板上油画

除了劳特累克外,法国野兽派画家瓦尔达(Louis Valtat)与印象派画家德加也绘制年轻妓女在街头或咖啡馆拉客的情形。瓦尔达《街头》刻划一名妆容精致的女性,她穿着蓝色洋装,披挂黑色长围巾,在人潮汹涌的街头直接拉起裙摆,露出脚踝。

瓦尔达《街头》

相较于瓦尔达直接大胆的作品,德加《苦艾酒》则描绘一位神情淡漠的女性,在咖啡馆点了一杯威末酒,旁边伴随一名留着胡子的男性,他抽着烟草,但两人的关系疏离,沉默不语,眼神也没有交会,隐约透露这名女性的身份是妓女。

德加《苦艾酒》

这些在街头或咖啡馆接客的妓女,大多出身下层社会,收入微薄,所以另寻「副业」,透过肉体交易获取现金,与高级妓女的待遇大为不同。高级妓女通常是演员或歌手,出入上流社会,与贵族或富豪密切来往,成为他们的情妇,因此生活奢华,享有私人空间,能穿戴华美的服饰与金银珠宝。

路易斯-福林 The Jardin de Paris 1882

虽然高级妓女的生活较为优渥,却同样被人们抨击。马奈《奥林匹亚》描绘一名妓女赤裸躺在床上,她头戴兰花,颈部系着黑色丝带,目光直接挑逗,右后方黑人妇女捧着花束,可能是爱慕者赠送的礼物,但这幅画在巴黎沙龙展出后,引起当时人们反弹,被谴责为不道德与庸俗的作品。

马奈《奥林匹亚》

嫖客的眼神

路易斯福林 The Jardin de Paris 1884

路易安格丹 — 香榭丽舍街上的妓女 1889 – 1893

弗朗索瓦·库普卡Gigolette 1909-1910

让路易斯 circa 1887-1890

Jean-Louis Forain Behind the Scenes

Jean-Louis Forain The Dialogue

Jean-Louis Forain Intermission on Stage, c. 1879

让毕候(Jean Béraud) 等待 wait

乔瓦尼·博尔迪尼Crossing the Road 1873-1875

Jean Béraud The Milliner on the Champs Elysées

马奈 歌剧院的面具舞会1873

亨利·热尔韦 巴黎歌剧院的面具舞会

Eugène Giraud Le bal de l’Opéra, 1866

路易•福兰 The Ball. 1885

伯纳德 金色歌舞剧院

路易富兰 拉贝利维罗尼曲

路易富兰 The Look, c. 1892

路易富兰 剧院夜景

埃米尔·伯纳德 酒店

Pablo Picasso 酒吧里的妓女,1902

爱德华·蒙克 小伙子与妓女

Van Gogh 拉萨尔男女

Van Gogh 剧院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