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中国朋友,有一回在美国跑步,飞来横祸,对面走来一条大狗,虽然被主人牵着,但力气特别大,一张口就把朋友的腿给咬了。

朋友赶快到当地一家很有声名的医院去就诊,包扎完毕之后,发生了以下对话:

医生:你可以回去了。
朋友:不用打狂犬疫苗吗?
医生:不用。
朋友:为什么?
医生:因为美国所有的狗都打过疫苗啊。
朋友:那咬我的那只狗也打过疫苗吗?
医生:肯定也打过。
朋友:你怎么能那么肯定呢?万一就是那只狗没打过疫苗呢?万一狗主人为了少付我的医药费骗你呢?万一我不打针出事了呢?你敢用自己的名誉担保,我不打疫苗也一定没事吗?
医生:相信我,我可以担保。

几年过去了,朋友当然生活得很健康。

我周围的朋友圈、邻居群里也陆续发生过几次美国狗咬人、猫抓人的意外事件,都是简单包扎,不打疫苗。医生每次都会说:

在美国,被野兽(松鼠、蝙蝠)抓咬才需要注射狂犬疫苗,被猫狗咬伤,不用。

我想谈的当然不是美国疫苗的问题。我想谈的,是大多数美国人的这种信任——比如,他们信任狗主人一定会按法律规定给爱宠打疫苗,信任宠物医院和商店一定会注射合格的疫苗,信任疫苗生产企业不会造假……

可是这样的信任感在中国人里已经消失很多年了。

2017年6月,西安龙女士被狗咬伤,前往西安市中心医院注射狂犬疫苗。

当时龙女士无疑非常信任疫苗,被咬伤之后,她还高高兴兴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虽然走在路上无缘无故被狗咬了,很倒霉。但是第一时间有专业人士指导我该怎么处理,有好朋友听我说话发牢骚,有托管班老师帮我带孩子,有老公心疼,有保险公司报销医疗费用……这件事似乎也没那么糟糕。”

▲龙女士当时的朋友圈。新闻来源见水印

28天后,她因为狂犬病发作,不幸离世。

咱们中国人好像永远需要活得小心翼翼的,没法轻易相信别人,因为生活中的陷阱太多,不守规则乃至不守法律的人太多。一不小心,我们就有可能掉到坑里去。

有了孩子以后,我们会变得更加胆小,因为育儿艰难,我们输不起——

我的大儿子出生之后,没喝过一口国产奶粉,哪怕耽误工作,我也坚持母乳喂养。孩子奶奶一度笑话我“想得太多了”,结果没有多久,三聚氰胺事件,倒了一批乳制品企业。我也从来没有给孩子打过任何一针国产疫苗。那时候社区医院还没有进口的脊灰疫苗。我就花一万块的“巨资”跑去某医药打。一万块,一个名牌包包瞬间就蒸发了,知道这事儿的闺蜜也曾经笑我“神经过敏”。

结果,很多年后的今天,闺蜜一边心急如焚地翻阅孩子的接种卡,一边发信息给我,说“后悔当初没听‘预言姐’的话”。

我似乎应该庆幸,但我真的希望,自己永远都只是“想多了”的那个人

我宁愿被笑话,也不愿意自己的那些“恶意揣度”变成现实。

疫苗事件的受害者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其中还有那么多的孩子!

疫苗造假,事关人命,良知和人性去哪儿了

底线和道德又去了哪里呢

有人说:中国如今的教育,最缺失的不是精英教育,而是为人根本的底线教育,是道德教育。中国如今不缺精英,更不缺有钱人,缺的是底线。

而道德教育、底线教育,一直是西方教育的重点。这样的教育并不是喊两句口号就完事,而是渗透在每一天的行为规范当中。

比如,同理心教育。

我的大儿子成绩挺好,如果在中国,估计每次家长会,我都应该得到老师的表扬。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儿子的所有美国老师似乎全都并不特别在意好成绩。每次和我们碰面,他们反复强调的,总是应该如何培养他的社会交往能力,责任感,以及团队合作的精神等等。

一年级的时候,老师发现儿子把其他同学撞倒以后毫不在意。她就约了专门的心理学老师,对儿子进行了观察(没错,美国学校没事就找心理学老师,心理医生来帮忙)。

观察的结果,是儿子有“微表情认识不全”的问题。比如,他分辨不出“伤心”和“失落”的区别,也分不清“痛苦”和“沮丧”的区别……所以他有时伤害了别人,却没法设身处地地体察别人的痛苦。

为了帮儿子辨识别人的表情,理解他人的内心感受,心理学老师足足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每天放学之后给他和其他几个孩子补课。

两个月之后,我真的见证了可喜的变化——有一次在公园里,一个女孩从攀登架上摔下来哭,儿子马上跑过去轻声安慰和鼓励她,还把手里的零食递给她吃。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学校和老师,真的唤醒了儿子内心深处的敏感和善良。

老师说:“只有拥有同情心,能够换位思考的人,未来才能成为一个遵守社会道德和职业操守的人。”

还有,遵守规则的意识。

来到美国之后,我有个特别震撼的发现——美国人不插队,就连年纪很小的美国孩子,在游乐场里,也能安安静静地排队等待,很少互相推搡,不小心碰到了,还会彼此道歉。

可是在中国,我却经常在不同场合,见到不同的人,想要凌驾于规则之上,抢跑到别人前头去。规则在一些国人的眼里就是摆设,小到认真排队,大到按照法律法规生产有效的疫苗。

后来我明白了,美国人守规则,那是因为从他们小时候,规则意识就深深扎根在脑子里了。

我的小儿子今年两岁半,刚上幼儿园,入园前几天需要父母陪读。有一次他在玩火车,另一个小男孩伸手就去抢,我儿子没在意,直接就把火车让给对方了。我也没放在心上,觉得小孩子嘛没必要计较那么多。

没想到老师看见这一幕,坚持把火车要回来,还给了我儿子,一边还对另一个小朋友说:“火车是大家的玩具,谁先拿到谁先玩,这是规则,是规则,必须遵守规则!”

抢火车的小朋友开始在旁边哭闹、打滚,让我反而有点同情他。我就对老师说:“孩子还小啊,给他就给他吧。”

没想到老师认真地说:“守规则的习惯,就是要从小培养才好!”

再比如,责任意识。

每所美国学校的老师,都会组织孩子们宣誓:忠于祖国、帮助他人、尊重自己、反抗霸凌……每年冬天,学校还会组织孩子给慈善机构准备食物。美国的高中生,必须完成规定数量的志愿者服务时间,才能拿到毕业证书,申请大学。

▲孩子们“宣誓”的内容一般是这样的

看着小小的孩子们,一本正经地宣誓自己会保护环境、爱护地球、帮助他人,一副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样子,我经常既觉得有点好笑,又有些心生敬佩。

林肯说过:法律是显露的道德,道德是隐藏的法律

哪里都有坏人,哪里都有破坏法律法规的事情发生,美国也不例外。

当道德和底线教育全部无效的时候,严厉的法律制裁似乎更能让游离在道德边缘的人提高一些警惕。

有个美国朋友曾经对我说:“你知道么?我前不久去中国旅行,差点被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汽车给撞死。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汽车不遵守规则呢?”

我说:“因为你运气不行。”

但我当时回忆起来的其实是下面这些事情:

我有个朋友曾在中国考驾照,之前考了2次没有过,教官称他是“隐形的马路杀手”,所以他就发奋图强,考前给考官塞了1000块钱,然后,顺利通过了。另一个朋友在美国考驾照,看天气太热,考前递给考官一瓶水,被考官视为贿赂,取消了他本次考试的资格。我在中国闯红灯,被罚款100人民币;我在美国超速不到10个迈,被罚了300美金,涨了三年的保险,涨的保费比罚款数额还多!

2015年,美国环保署指控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在所产车内安装非法软件、故意规避美国汽车尾气排放规定,部分车辆的实际污染物排放量最高可至法定标准的40倍,违反了美国《清洁空气法》。

最终,大众汽车CEO换人,还承担了高达180亿美元的罚款。

政府对违法者的重罚,换来的是什么呢?

我来美国几年,亲身经历了无数次的“召回”——超市桃子上的细菌超标了,超市给每个消费者发信召回;三文鱼大肠杆菌超标了,发信召回……我吃都吃了,并没有事,一样可以拿到全额退款。

另外有一次,我去给车做保养,4S店接待员一查资料就把我扣住了:“对不起,我们必须召回你的车,因为这个批次的车,滑动门可能有瑕疵。”

我赶快说:“你说有问题的一定是其他车,我的车挺好,我事情很多,最近还要出门……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忙完这段时间就给你们召回,责任自负。”

没想到接待员不依不饶:“不行,我们必须为你的安全负责……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免费给你提供另外一辆更好的车,你可以一直使用到我们为你的车换好新门为止……”

商家当然不傻,让他们如此负责的唯有一个“怕”字,他们怕如果对消费者不负责任,今后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最后再来说说关于疫苗的那点事儿——

1948到1988年,整整40年里,日本医护人员在注射乙肝疫苗时,为了节约成本,给多名儿童共用一枚针头,造成了严重的交叉感染,导致这些儿童成年后罹患肝癌和肝硬化的几率大大增加。最后受害者联合起来告上法庭,迫使日本厚生省同意补偿超过40万人总计高达2500亿人民币。这一史上最大赔偿案也促使了日本疫苗管理新规的出台。1955年,美国卡特制药厂发生了严重的疫苗事件,脊灰疫苗灭活不彻底,导致4万名接种儿童染病,上百人瘫痪,5人死亡。此事导致了美国医疗界的人事地震,时任卡特实验室所长被开除,美国卫生部秘书长和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引咎辞职。美国法院责令卡特公司向受害者支付了巨额赔偿,且禁止他们继续生产任何脊灰疫苗。

从此以后,美国对疫苗行业制定了更为严苛的法规和标准,实施了更为严格的把控。

1955年的卡特疫苗事件,促使美国对疫苗行业制定了更为严苛的法规和标准,我们也看到了总理今天批示“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重罚违规者,是对守法者最好的保护。

更是对不怀好意者的最好警示。

从这个角度来看,事件被曝光其实是件好事,希望问题曝光,是有效行动的前奏。

而对那些造假售假危害孩子危害人命的禽兽们,容我说句粗话:

请,一定,让他们全都去死一死,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