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金砖峰会”在南非商业首都约翰内斯堡召开前夕,至少两家南非国营企业从中国国有银行获得了“及时雨”。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将为南非国营电力企业Eskom提供330亿南非兰特(约合168亿人民币)贷款。中国工商银行也将提供南非国有运输企业Transnet为期5.5年的3亿美元贷款,将改善Transnet的短期流动性。

 

而这两家南非国企,都正在面临有关贪腐丑闻的调查,这些调查的加速进行,源于今年二月南非的领导层更替。2月14日,在任九年的75岁总统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迫于党内压力,在一片反腐声浪中请辞下台。隔日,执政党非洲国民大会(下称“非国大“)主席、时任副总统的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被国会选为新总统。

 

△ 祖玛参加Transnet举办的活动 来源:Pinterest

被问及换总统对于经商环境的影响,南非驻华大使馆商务公使衔参赞查尔斯(Charles Manuel)在世界说的专访中回应,“南非换了总统与部分领导,但不是换政府,我们的执政党不变”。

 

查尔斯说,“我可以保证的是,这个总统是个生意人,他已经恢复了许多投资人的信心,我们相信他能够改变经济疲弱的局面”。出身商人、曾拥有多家知名企业的拉马福萨,被认为是“商业友好型”总统。

 

2017年,原总统祖马两度改组内阁,国企经营问题涌现,同年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调降南非主权信用评级至“垃圾级” 。南非经济成长率自2014年以来,不曾超过2%。政府净债务占GDP比例自2008年起逐年提升,2017年已达47.9%。

 

△ 南非政府净债务占GDP比例,2018年以后数值为预测值  数据来源:IMF、CEIC

现任总统拉马福萨曾名列2015年《富比士》非洲富豪前五十强。拉马福萨原为工会领袖,在1980年代创办全国矿工工会, 1991年成为“非国大“总书记,参与民主转型的谈判。拉马福萨在2001年创办投资公司Shanduka集团,该集团曾控股麦当劳的南非子公司与可口可乐装瓶工厂,并持有矿业公司与金融机构的股份。 在2014年5月成为副总统后,拉马福萨逐步退出他的商业王国,于2015年5月辞去Shanduka集团主席职务,一年后完成出清手中的30% Shanduka持股。

 

自从拉马福萨在2017年12月非国大党主席选举中,击败原主席祖马所派人选后,市场反应正面。从拉马福萨当选党主席至接任总统之间的三个月,南非货币兰特对美元升值近10%,达到三年来的高点。

 

上任不到两周,拉马福萨撤换了财政部、公营企业部等10名内阁部长,在新内阁中纳入普遍受到投资人认可、曾被祖马罢黜的两名前财长Nhlanhla Nene、Pravin Gordhan,分别出任财政部长与公营企业部部长。内阁也纳入”祖马派”人马,非国大副主席David Mabuza出任副总统,恩科萨扎娜·德拉米尼·祖马出任计划、监测与评估部长。随后,拉马福萨政府著手更换Eskom、Transnet等国有企业董事会成员。

△ 2016-2018年南非大事纪,标注分别为司法事件与内阁变动(资料整理: 刘冰彦、张易萌)

2018年4月,拉马福萨派遣特别调查组对Eskom和Transnet展开调查,包括审查两家公司“未获授权、非常规、多余和无回报”的支出,及在其交易中的腐败行为。

 

Eskom负责南非超过九成的供电,自2017年中旬以来,Eskom多名高管相继被停职调查。由于其财务情况严峻,国际评级公司与金融机构多次将Eskom列为南非经济的主要风险源。Eskom本月公布财报,内部自查初步结果显示,自2012年开始,Eskom“不正规”的花费达200亿兰特,其在2017-18会计年度亏损23亿兰特,并有约2700亿兰特的政府担保债务。

 

南非民众已经感受到这家电力企业的贪腐疑云与财务困境的影响。六月,正值南半球的深冬,由于 Eskom工人罢工要求涨薪,导致Eskom供电能力受限,Eskom被迫启动“轮流停电”的电网减载措施,这是2015年后的头一遭。Eskom原拒绝调薪,因公司财务状况不容许。六月底,资方加薪5%的提议又被劳方拒绝。至截稿为止,劳资双方仍未达成共识。

 

△ Eskom的风力发电项目 来源:维基百科

Eskom爆发的丑闻还牵涉到全球最大管理顾问公司麦肯锡。2016至2017年间,南非媒体陆续揭露,麦肯锡在2016年与南非本地公司Trillian合作,非法赢得价值16亿兰特的Eskom项目。Trillian由南非印度裔的古普塔(Gupta)家族控制,这个家族被指控长期利用与前总统祖马的“友谊”,非法赢得价值数亿美元的南非政府项目。相关调查还在进行中,祖马、古普塔家族、麦肯锡皆否认进行任何不法行为。

 

今年7月6日,麦肯锡新任全球总裁施南德(Kevin Sneader)在约翰内斯堡,为其公司涉及到南非“国家集团式贪腐”(state capture)的事实,公开向南非人民道歉。同日,麦肯锡与Eskom、南非国家检察机关达成协议,麦肯锡将归还其从Eskom项目获得的10亿兰特顾问费。此前,麦肯锡已撤换了南非办公室的金融、法律与合规员工,原带领非洲业务的资深合伙人Jacob Dahl转调至中国香港,总公司并指派了新的非洲部门负责人。

 

另一家将收到中资银行贷款的Transnet,则是运营铁路、港口与管道的南非国有企业。目前,南非政府的特别调查组与Transnet自聘的律所正在调查一笔价值540亿兰特的2014年交易,Transnet从中国南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中国北车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通用电气南非子公司、庞巴迪运输南非子公司采购共1064个铁路机车头,这是Transnet有史以来最大的采购合同。

 

除了根除国企积弊,招商引资亦是拉马福萨新政重点。拉马福萨在4月宣示,要在三年内为南非引入1000亿美元投资。 拉马福萨指派了四个总统特使,负责到全球招商引资,特使成员包括前财政部长Trevor Manuel,经济学家Trudi Makhaya,前财政副部长Mcebisi Jonas,与南非标准银行前首席执行官Jacko Maree。他本人更亲自赴英国、加拿大、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等国招商。

 

然而,政府与国企人事更迭导致的不确定情绪在蔓延,去年底开始升起的“拉马福萨热”正在消退。南非商工总会的商业信心指数(Business Confidence Index)在今年一月达到两年新高后,已连续五个月下滑,今年六月的信心指数已低于2017年全年平均值。本月,兰特对美元汇率已跌回上一波升值前的水平。

△ 2017.7.25-2018.7.25南非兰特对美元汇率   数据来源:南非储备银行、CEIC

南非商工总会在最新一期商业信心指数报告中呼吁,提升商业信心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厘清经济政策方向的不确定性,理性处理阻碍全面经济成长(inclusive economic growth)的结构性因素。

 

“我们大部分的客户都在观望,我们也建议客户,在明年大选前先观望,因为你不知道今天跟你谈的官员,明天还在不在”,霍金路伟律所南非办公室律师游博安告诉世界说。“由于人事变动,涉及南非政府的工程承包项目面临的不确定性比较大,不过,只牵涉私企的投资就基本不太受影响”。

 

查尔斯向世界说坦承前任领导的政府治理问题影响到了国企服务,而近期的人事变动,“是因为这个总统真正想根除结构上的问题,包括国有企业、能源结构等”。查尔斯说,2015年拉马福萨过去担任副总统时,曾参加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研讨会,“也从中国学习解决这些问题的经验”。

 

△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 来源:维基百科

对于拉马福萨而言,首要挑战是团结党内派系,迎战明年大选。有些拉马福萨支持者认为,解雇涉嫌非法的官员还不够,应该积极对包括前总统祖马在内的前朝人员采取司法行动。但在2017年12月18日的非国大党主席选举中,拉马福萨仅以2440比2661的微幅差距,打败祖马所派人选。如果拉马福萨要顺利打选战、推动政务,还需要拉拢党内大约一半并未投票给他的成员。

 

7月初,拉马福萨在出访中东后的回国演讲说:“我宁愿做个‘弱总统‘,也不愿见到一个分裂的非国大,我的使命是让非国大团结”。

 

从1994年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制度迄今,非国大是唯一的执政党。在2016年8月的地方选举中,非国大获得了1994年以来最低的全国选举得票率(53.9%),主要的选票流失出现在都市选区。非国大在三个大都市政府,约翰内斯堡市(南非商业首都)、纳尔逊·曼德拉湾(制造业重镇伊丽莎白港所在地)、茨瓦内市(南非行政首都),失去了原有的绝对多数席位。

 

上周,非国大夸祖鲁-纳塔尔省、豪登省省党部主席的选举显示,拉马福萨正逐步巩固党内支持。原祖马支持者Sihle Zikalala连任夸祖鲁-纳塔尔省党部主席,但他在选后称不会再拥护祖马,另有两名拉马福萨派人选获得该省党部执委席位,取代了原本的两名祖马派人马。在豪登省党部,拉马福萨派的David Makhura续任主席,副主席、秘书长、财务职务亦由拉马福萨派支持者拿下。这两地分别是南非人口第二和第一大省,夸祖鲁-纳塔尔省是祖马的故乡,豪登省党部去年提名拉马福萨作为党主席候选人。

 

下届国家议会大选日期,将落在2019年5月至8月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