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

司机这种职业,每天都会接触到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

虽然跟不同人打交道能增长阅历,是件不错的事情,

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一些幺蛾子。

下面这位33岁匈牙利小哥名叫Imre Marton,

身体强壮的他曾经是一位巴士司机,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有一位热恋的爱人。

但如今,Marton终日惶惶不安,每天都穿着防刺背心,

还用厚厚的黑色窗帘盖住了他家的窗户,避免有人看到家里的情况,

不但失去了恋人,也失去了内心的宁静,过起了如同隐士一般的生活。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样一位健康阳光的小哥,

发生了如此巨变,提心吊胆地将自己束缚在黑暗里呢?

这个漫长的噩梦始于2012年,

那天Marton上着班,驾驶着32路巴士行驶在英国牛津郡的马路上。

一位名叫Charlie Howells的24岁女性上了车,跟着他开的车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

本来这也没什么,作为巴士司机,什么人都见多了,

也许妹子心情不好,长时间坐车单纯就是为了看看风景散散心呢。

不过在三个月后,Marton才发现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当时他坐在长凳上享用美味的午餐,

Howells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表情似乎很紧张,

带着颤抖的声音对他表白说“我喜欢你”,问他能否接受这份爱意。

Marton大吃一惊,连忙停下吃饭,

他很负责地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并不适合她。

遭到拒绝后,Howells当场非常伤心地哭了起来。

后来Marton回忆说,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成人这样伤心地哭泣,

看起来就像在一家甜品店里一个没糖吃的失落的孩子一样。”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果断坚决的拒绝只是噩梦的开始。

Howells并不打算放弃,将对Marton的跟踪继续下去。

她记住Marton的工作时间表,在每条路线的公交车站等他,

上车后甚至故意站得非常非常近,这样就能闻到他的体味。

她也会出现在他要去的咖啡馆或商店里,为他播放歌曲并递给他一些笔记信件。

没有见面的时候,Howells就进行短信轰炸,

前前后后发了有数千条短信,最疯狂的时候一天可以发个500条,

而短信写的东西,不乏建议他俩在初次见面的巴士上结婚、婚后的设想等内容。

“我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她就像一个忍者会突然出现。

虽然会晚我几步,但她总是会出现在我去的地方,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2012年末,不堪其扰的Marton决定去报警,

但他的诉求并没有得到认真对待。

他回忆说:

“女警微笑着问我,‘这里面有什么罪过呢?’

难道我应该为有一个女人缠着我而高兴么?”

无奈之下,Marton试图自己解决这个困扰,但Howells的行为却变本加厉。

“她有时候生气了,就握紧拳头好像准备打我一样,看起来就像一个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

后来Marton再次与警方联系,警方在2013年底向Howells发出警告。

然而让Marton觉得非常生气又蛋疼的是,

警方在向Howells发出警告信息时,无意中透露了Marton的全名,这使得他的生活更加糟糕。

Howells得以在Facebook上找到Marton的账号,

时不时写些自嗨的留言,比如“我们应该见面并约会”等等。

Marton只好删除了自己的社交账号,并向公司提出申请,让他转移到远离牛津中心的不同路线。

但是好景不长,到了2014年3月,

Howells跟踪了他,甚至发现了他的家庭住址。

“有一天晚上她出现在我的家门口,真的很可怕,

我想,‘这真的太糟糕了。她是个危险分子’。”

由于Howells的长期骚扰,

不久之后Marton和他的女朋友在压力之下无奈分手。

2014年8月,Howells被处以两年禁令,被明令禁止她与Marton有任何接触。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Howells依然我行我素,不改作风。

为了避开这个疯狂的女人,

Marton只好申请减少巴士班次,并开始转行担任保镖。

由于削减班次、避免加班和被迫换工作,

对方的骚扰行为让Marton每年整整少了1万英镑的收入。

“这让我几乎破产,意味着我无法回到匈牙利的家人身边。”

然而Marton的主动回避,还是没有起到作用,

Howells从一名不知道她有多危险的司机那里得到了Marton的新手机号,

依然每天不停地打爆电话,Marton只好无奈再次选择报警。

进入2015年,Howells的行为有了质的变化,

从原先的跟踪骚扰行为升级成了威胁。

她先是说要杀了Marton,并用手指划过喉咙以示恐吓。

当年4月,Marton和同事在一起时,

Howells突然出现朝他脸上泼洒液体!

幸好不是硫酸……

虽然这次泼的只是水,

但也让Marton明白了,虽然自己身强体壮,但对方一个女子想要报复伤害是多么容易。

除了泼洒“不明液体”,Howells还威胁要割断他的喉咙。

这促使他购买了防刺背心,即便天气再热,也都要穿在身上。

由于屡屡无视禁令,行为过于出格,

2016年5月,Howells因违反限制令而被判入狱两年,并因骚扰而同时判处两个月徒刑,

与此同时,限制令被延长至5年。

去年8月,Howells提前获释后仍旧顽固不化,坚持对Marton诉说“爱意”。

Marton在社交网站上拉黑了Howells,但后者不断注册新账号前来骚扰。

到了去年11月,Marton参演了BBC的一部纪录片《跟踪者和我》,

分享他的痛苦经历和防范意识,其中透露了自己现在穿着一件防刺背心。

然而这个举动更加激怒了Howells,

她气愤地说Marton是个大蠢蛋,现在她知道哪里不能下手,并继续威胁恐吓。

Howells冷冷地告诉Marton:“如果我不能拥有你,别人也不可能。”

她还在公共汽车上和街上告诉他,“他们要一起死”。

今年1月份,Howells再次在一个公共汽车站对他大喊大叫。

警方事后拘捕了她,发现她身上有刀片。

Marton恐惧地说:“我感到非常害怕。她说要刺我的脖子,她还有一把刀。”

由于违反禁令、恐吓和持有刀具等,

2018年7月5日,Howells再次被判入狱三年,限制令延长至10年。

骚扰者的再次入狱,并不能让Marton感到安心。

他换了一份低薪工作,离开了牛津,

他在家总是把厚厚的黑色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一样看不到外面。

他像得了自闭症一般,从不和邻居沟通交流,如果要出门购物,他会在凌晨出门。

虽然他梦想回到祖国匈牙利,与一位女士见面并在那里新建一个家庭,

但他担心日后Howells会伤害他们。

“当我拉上窗帘时,家里才变成我快乐的地方。

我的邻居不认识我。我对人很警惕。”

“我甚至不能再考虑寻找爱情了。我有太多的信任问题和糟糕回忆。”

“即使她再次入狱,我仍然处于恐惧状态。

无论我到哪里,我都会想到她。她毁了我的生命。”

对于Howells的三年刑期,Marton觉得还是太短了,

他认为对方并不会改过自新,

三年的刑期不过是给对方一个休整的计划,

能够有充足的时间考虑下一步疯狂的举动。

而他自己的生活更像是在服刑,

没有朋友,没有交流,活在深深地恐惧之中不能自拔。

未来还没来,但他已经丧失了对生活任何美好幻想的能力。

根据调查显示,自从2014年以来,

英格兰和威尔士发生的跟踪骚扰案件已经翻了几倍。

从2014-2015年的2882人,到了2017-2018年,这一数字就上升至10214人,

然而其中被起诉的比例却在显著下降。

就像Marton第一次报警时那位女警的反应,

觉得男性被女性骚扰,似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

骚扰者施加各种暴力变本加厉不知悔改,

被骚扰者的人生却被彻底摧毁,生活在恐惧中像坐牢一般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