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Facebook宣布确认了一项协作式的政治干预运动,检测出有数十个虚假账户及主页在11月中期选举前,参与了有关分裂性社会议题的政治活动。Facebook目前已经删除了这些账户。

Facebook在两周前首次发现这些账户,其中包括8个facebook主页、17个facebook资料以及7个instagram账户。这一协作式的政治干预运动,与2016年的俄罗斯干预运动相似,都涉及了会引起分裂的社会问题。

Aztlan Warriors的Facebook主页显示“无法查看”

Facebook本周向国会议员和川普政府官员介绍其调查结果中透露,这些主页是在2017年3月到2018年5月之间创建的,超过290,000名Facebook用户关注了这些主页。其中最受关注的是“Aztlan Warriors”,“Black Elevation”和“Mindful Being”,拥有超过290,000名用户。话题还包括#AbolishICE标签,这是因川普政府将墨西哥边境的移民家庭分离而感到愤怒、自由派流行的新口号。

Black Elevation主页被删除前的截图

这些帐户还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播放了大约150个广告,费用为11,000美元。自2017年5月以来,该帐户创建的30个活动中,大多数人只有不到100人有兴趣参加。其中仅一个较有影响力的活动吸引了4,700名感兴趣者和1,400名确认参加者。

虽然Facebook表示无法确定虚假页面的来源,但公司官员表示他们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互联网研究机构(IRA)的活动类似。该机构的高级官员此前被通俄门调查特别检查官穆勒指控破坏2016年总统大选。“有些活动与我们在2016年选举前后从IRA看到的情况一致。我们已经发现这些账户与我们去年禁用的IRA账户之间存在某些联系的证据。”

尽管facebook表示,他们现在仍处于调查的最初阶段,并没有掌握全部的事实,还无法将这些账户与俄罗斯挂钩,但他们认为俄罗可能参与其中。目前,一直与FBI密切合作的Facebook公司,正在使用人工智能和人工审核团队,来检测自动帐户和可疑的与选举相关的活动。它还通过要求美国的政治广告商都登记国内邮寄地址,并在公共数据库中列出所有政治广告的方式,试图阻止俄罗斯的干预活动通过Facebook广告来影响公众舆论。

其实,这几个月来,美国情报和执法官员也一直发出警告,表示俄罗斯非常活跃地试图破坏美国民主,并会对今年的中期选举构成威胁。而如果被证实是俄罗斯所操控的干预行为,那么将证明俄罗斯再次使用了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所使用的网络干预。

与“通俄门”相关联的另一位核心成员、备受瞩目的川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税收及银行欺诈案今天也正式开审,成为川普团队中首位接受庭审的成员。马纳福特在弗吉尼亚州联邦法院面临18起财务欺诈和虚假举报的刑事指控,被指控在离岸账户中隐瞒了在乌克兰赚取的六千万美元,并欺诈了银行贷款。另外,他还在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还面临另外七项刑事指控。

川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

今天,由32名男性和33名女性组成65名陪审员人选,在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联邦法庭内,面临原告被告双方和美国地区法官埃利斯的提问,最终挑选出12名陪审员。虽然此案已被渲染上大量政治色彩,但法官仍试图保证陪审团员们去除党派偏见,保持公平公正。

马纳福特坐在他的辩护团队一旁观看挑选过程,他穿着深色西装和白色衬衫,并非监狱制服。此前因篡改证据的指控,他失去保释权后被关押在狱中。在马纳福特的律师Kevin Downing今天早上出庭之前,表示马纳福特不可能向检察官妥协或达成任何协议。有消息称,川普能够使用赦免权随时赦免马纳福特被指控的罪行。

本次庭审中,原告被告双方不允许提及川普,“俄罗斯”这个词也不太可能出现在这次审判中。检察官列出了35名证人和500多份证据,这些证据将揭示马纳福特如何从乌克兰工作中赚取超过6,000万美元,然后将这笔资金的“很大一部分”隐藏在国税局。检察官还指出,马纳福特以欺诈手段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银行贷款。检方还将提供证据,证明其中一家银行允许马纳福特提交不准确的贷款信息,以换取共和党竞选中的角色以及在川普政府中任职。

但是,目前检察官尚未将马纳福特、盖茨和基里姆尼克的被控罪行与川普竞选联系在一起,后者仍是通俄门调查的核心。然而,检察官在此前的法庭文件中表示,他们正在调查马纳福特与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接触,以及他在管理竞选团队期间可能与他们的合作。

华盛顿特区案件的审判定于9月17日开始,这意味着马纳福特将在未来三个月或更长时间内在狱中度过。如果在审判中被判有罪,马纳福特将面临终身监禁。

另一方面,川普的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日前在目中公开表示“通俄不是犯罪”:“我甚至都不知道与俄罗斯勾结是不是犯罪。黑客是犯罪行为,但总统没有为黑客付钱。“

川普今天也在推特支持朱利安尼的说法:“勾结不是犯罪,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根本就没有勾结(除了不诚实的希拉里和民主党人之外)!” “我一直坐在这里查看联邦法典,试图将勾结视为犯罪。勾结不是犯罪。”

朱利安尼和川普的这一说法,重新点燃了勾结甚至不是犯罪的理论,这似乎将成为川普法律团队的辩护依据。有美国媒体认为,尽管在法律的操作层面,勾结并不是一种指控。但是如果特别检察官穆勒认为川普的竞选团队在2016年大选中存在“通俄”行为,就可以提出指控,例如川普的同伙和俄罗斯人是否勾结违反美国选举法,或非法使用电汇干涉选举等等。

在Facebook揭露的这次政治干预运动中,以其创建的“Black Elevation”、“Aztlan Warriors”等放大美国在种族问题上的紧张局势页面最受欢迎。并且,在facebook上发布的内容似乎主要针对美国的左派政治,也有很多内容包含了明确的反川普的内容,从内容导向性来看,与2016年总统大选时似乎有所区别。

Facebook的这一消息恰恰证实了不少人长久以来的担心,认为那些广泛散布先前确定的、俄罗斯干预运动标志的恶意外国参与者,在继续滥用以及武器化社交媒体平台,并以此来影响美国选民。

但无论Facebook虚假账号也好,马纳福特的庭审也罢,直到目前为止仍无确凿实锤证明川普“通俄”,但有关“通俄门”的话题讨论,却不断干扰着舆论的走向。随着11月临近,“中期选举”的政治舞台也愈来愈拥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