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航班被临时改签,三人比原计划提前两天抵达,但无人接应。同事们在事发前两天最后一次联系上地接。拉德琴科遇害后,他的俄罗斯电话号码突然上线,Telegram通讯账号也出现异动,有人删除了一段聊天记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航班被改签、地接放鸽子、与司机交流有障碍,知情人士透露,三名在中非共和国遇害的俄罗斯记者从行程一开始就遭遇各种阻碍。

7月30日,俄罗斯记者贾迈勒(Orkhan Dzhemal)、制片人拉斯托尔古耶夫(Alexander Rastorguyev)和摄像师拉德琴科(Kirill Radchenko)在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以北200多公里的锡布市附近遭遇伏击身亡。三人原计划在中非拍摄关于俄罗斯雇佣兵的影片。

据路透社8月4日报道,摄像师拉德琴科的密友以及派遣三人前往中非的编辑透露,三名记者均不会说法语;由于航班临时改签,三人一度与地接失联,抵达目的地后无人接应。

据悉,一名自称马丁(Martin)的当地地接负责安排三名记者的行程。但当三人从莫斯科抵达卡萨布兰卡后,从卡萨布兰卡前往班吉的航班被临时改签,最终三人比原计划提前两天抵达。

到班吉后,三名记者联系不上马丁,机场也无人接应,因为按照原计划,司机应于两天后前往机场接机。最终三名记者辗转联系到马丁,并在班吉市与司机碰头。

拉德琴科的密友说,拉德琴科发短信告诉她,司机的英语不好,而他们三人都不会说法语,沟通有障碍。

7月30日,三名记者和司机驾车前往距离班吉400公里的班巴里与马丁汇合。拉德琴科的密友称,拉德琴科抱怨经常联系不上马丁;派遣三人前往中非的副主编高希科娃(Anastasiya Gorshkova)也表示,马丁经常时隔很久才回复短信。高希科娃称这三名记者没有卫星电话,但有两人使用当地电话卡。

同事们最后一次联系上马丁是事发前的周六,此后就再也无法联系马丁。

拉德琴科的密友和熟人称,在拉德琴科遇害后的周二,拉德琴科的俄罗斯电话号码突然上线,而他的Telegram通讯账号也出现异动,有人删除了一段聊天记录。

目前俄罗斯当局正在对三名记者被杀一事展开刑事调查。周五,俄外交部称初步调查显示,这三名记者是在遭遇抢劫时被杀害的。

此前,中非共和国政府发言人表示,三名遇害者是在车上遭九名武装人员的杀害。据幸存司机所述,武装人员想要抢夺他们的设备,其中一名记者奋起反抗,武装分子随即开枪,当场打死一人,另外两人伤重不治。

俄罗斯官员认为这三名记者在采访前,没有为应对当地的危险环境做好充足准备。资助此次采访项目的俄前首富、逃到欧洲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则称参与采访的记者均是资深战地记者,在行程中也得到了所需的各种资源。

三人原定的拍摄目标是俄罗斯私营军事公司“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瓦格纳集团一直积极投身于叙利亚和乌克兰地区的武装冲突,也把成员送到了中非共和国和苏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