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盛产美女,是环球小姐、世界小姐选美赛的常胜军

南美洲国家委内瑞拉,有最好的旅游资源,有悠久的历史与文化,原油藏量超过沙特阿拉伯居全球之冠,一手的好牌,却搞得民不聊生,人民怒喊「我要食物」,为什么?说白了,就是民粹主义拖垮了国家经济。1999年查维兹当选总统开始,国际油价一路飙升,钱多得淹脚目,政府把石油换来的财富大手笔补贴人民的医疗、教育、住房等,赢得了民心,却让人民懒得建设与劳动,坐等政府喂养,也把一个以农立国的国家,变成了粮食进口国。经济完全依赖单一的产业,一旦油价崩跌,无底洞的福利支出立刻让政府债台高筑。

而这个曾经「富得流油」的国家,现在只能靠美女在国际舞台独撑场面。该国是环球小姐、世界小姐的最大制造国,是世界小姐、环球小姐选美赛的常胜军,「美女摇篮」的称号当之无愧。荣膺1981年环球小姐的伊雷妮.萨斯自豪地说:「代表巴西的是足球,代表我们委内瑞拉的是美女。委内瑞拉的女性只要出家门都会化妆,我们相信美的力量。」

女监照样热中选美

选美在吃不饱的委国俨然成了全民运动,平均一年多达300天都在选美:女孩小自4岁就报名参赛,每个村庄年年选出美女皇后,每个大学热中选大学小姐,甚至连女子监狱都有选美活动。遇到工地开工、商场开幕,也会请参选佳丽造势,带动人潮。

这里的人很穷,但委内瑞拉女人可以不吃饭,却不能不精心打扮,深信再穷也不能穷脸蛋或穷身材。不久前,总统马杜罗突发奇想,呼吁全国女性「以爱节电」,洗完头后让头发自然晾干,少用吹风机,想当然被大家调侃到不行。

马杜罗接棒上台,依旧无视市场供需机制,强行宣布配额、限购、限价,甚至大印钞票。恶性通膨导致市面上所有民生必需品一应俱缺,从卫生纸、粮食到药品,就算有钱也买不到。每天大排长龙等着抢购、忍受抢劫与暴动成了生活常态。

挨饿也要用心打扮

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一样,没钱就狂印钞票,影响所及,通货膨胀率飙到14000%,币值至今已暴跌99.999%,如同废纸。一杯不到9元台币的咖啡得捧着100万玻利瓦纸钞去买。约2/3的家庭至少有1位家人出国打工;预估至2019年,委内瑞拉或将会失去所有黄金储备,以物为贵,穷到必须用钻石和黄金来换取药品,彷佛回到「以物易物」的年代。

为了脱贫,年轻女性更是积极投入选美,选美成了女性提升自己社会地位的快捷方式,靠着美丽,要争的不仅是镶着珠宝的皇冠,还有奖金、奖学金,以及结识有钱男性,甚至是开创事业的机会。夺得皇冠,等于踏入全新的人生阶段。

攒钱抢进选美学校

在这个以美为尊的国度,为了求美,人们愿意动刀,相信手术刀下出美女。再者,委内瑞拉设有专门物色和培训美女的学校,很多穷人家节衣缩食省吃俭用也要把女儿送去选美学校培训,希望日后能选出好名次,一夜成名,光耀门楣。

但光是美,不保证能在选美赛上脱颖而出,透过培训,可以美上加美。有的从4岁就开始学习「搔首弄姿」,而为拥有完美身材,12岁开始接受一系列整形手术,据悉委国少女接受的第一个手术多是隆臀或整鼻。16岁后,有些人会切除部分肠道减少营养吸收,甚至故意弄伤舌头阻止自己进食。

美女努力朝夺冠目标迈进,冀望改变人生的轨迹,也为委内瑞拉增添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反观政府,却整天只想着跟世界强国对抗,满脑子政治斗争与算计,加上一连串过度干预市场的错误政策,导致缺水缺粮缺电,就连石油也因缺工缺技术而难产无法出口。一个石油储量比沙特阿拉伯还高、美女扬名天下,而今却穷得快过不下去,从最幸福国家沦为最悲惨国家。委内瑞拉这个负面教材值得其他坐拥自然资源财的国家借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