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显示,美国战后婴儿潮一代(65岁以上)的老人申请破产的比例增加了2倍,升至新高,是1991年的3倍。研究者称老龄化成本的转嫁使得相关人群不得不转向破产法庭。

100316000_banner.thumb_head图片来源:摄图网

美国战后婴儿潮一代(65岁以上)的老人正在以惊人的增长速度申请破产。

根据消费者破产项目的数据,研究者发现美国老人(65岁以上)申请破产的比例增加了2倍,升至新高,是1991年的3倍。而实际破产的比例则增加了近5倍

在2013年2月至2016年11月,65-74岁人群每千人申请破产的数据是3.6,在1991年这个数据仅仅为1.2。

申请破产的中位数负债数目为17390美元,而没有申请破产的同龄人的平均净资产为25万美元。

美国老年人申请破产的规模如此之大以致于美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只能解释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研究者称,越来越多的老龄化成本正在向个人转嫁:相关的金融风险正在从政府转嫁到个人;美国老人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以获得完整的社会福利支票; 401(K)计划取代了雇主的养老金计划 ;更多的医疗保健物品需要个人支出(而不是医疗保险)。这迫使美国老人不得不转向破产法庭。

多种因素交叉使得65岁以上的老人申请破产。在关于什么导致他们申请破产的调查问卷中,失控的医疗费用,收入下降以及收债人员的追讨所占据的比例最高。

独立数据也提供了一些线索,根据员工福利研究所(Employee Benefit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在2016年,65岁以上家庭储蓄的中位数是60600美元,而底层的25%的家庭储蓄最多只有3260美元。

同时,很多年长的父母表示,帮助自己的孩子导致了他们的破产。父母为孩子签署了10万美元的助学贷款(这并不鲜见),但当后代无力偿还时,他们便陷入了困境。

密歇根老年法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基思·莫里斯说,在他为老年人设立的法律热线的呼叫者中,破产是一个热门话题。

“他们一辈子都在工作,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事,”他说,“在一些情况下,比如晚年离婚、配偶去世或不得不抚养孙子,他们便陷入了无法支付账单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