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两天,一场热浪席卷全球,欧洲,美国,日本,中东,纷纷创下夏季高温的历史纪录。

正在 Buzzword 小编密切关注欧美社交媒体上对此的讨论时,微信朋友圈上,突然有一篇叫 “北极圈罕见32摄氏度高温,我们有生之年,或许再也看不到北极熊了” 的文章刷屏了。。。

的确,气候变暖,北极圈冰雪消融,北极熊生存的冰面不就少了吗?那北极熊不就要灭绝了?
想想就很有道理嘛。
为了让文章更有渲染力,还要再配几张催人泪下的图片。

 

可蹊跷的是,翻遍 CNN,BBC,和欧美所有主流媒体,自媒体, Reddit 和 Quora,竟然没在热烈讨论32度高温导致北极熊灭绝的问题,
难道只有中国的自媒体们关心北极熊的命运?
于是 Buzzword 小编决定拿出雪藏了几个学期的写paper的本领,探寻一下背后的事实。

今年夏天北极温度真的高吗 ?

刷屏的自媒体文章,引用了欧美报纸的报道,说 “北极圈” 录得了32摄氏度的高温。

注意,是“北极圈”,这比北极,或者北冰洋,要大很多。

按照地理学定义,北纬66度以北,全都在 “北极圈”内。包括了阿拉斯加的北部,加拿大北部,俄罗斯,芬兰,瑞典和挪威的北部领土等。圈内面积 2000万平方公里,居住着 400万人口。
而仔细研究一下新闻来源,会发现32度的北极圈高温,来自于挪威北部,一个在北极圈内的叫 Banak 的气象站。
这只是北极圈的一个边缘地区啊
那这个时候,北极地区的温度,到底高不高呢?
答案是不高。。。
最权威的数据,来自于丹麦国家气象研究院 http://ocean.dmi.dk/arctic/meant80n.uk.php 对北纬80度以上区域的多采样点监测。这组数据使用一个多位置采温的平均计算模型,来得到一个代表北极地区(arctic are) 的平均值。
数据更新到发生32度高温以后的8月4日。
下图中,红线是2018年(北冰洋多个海水观测点的每天水温综合计算后的分析平均值ECMWF operational Model)。绿线代表 1958 到 2002 的历史值。蓝线代表摄氏零度。

除了今年的第一季度,从4月份以来,红线和绿线基本重合。
从图上来看,北欧7月的这次高温,并没有真的影响到北极地区的夏天。

北极熊是不是快灭绝了?

当然了,上图看到的1、2月份数据,也又一次提醒我们,北极地区的冬季温度的确上涨了。

这样下去,冰山消融,不利于北极熊生存,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从上世纪末以来,北极熊就被人们认为是“濒危物种”。

不过近十年来,得益于不断地减少狩猎,对北极冰架的多国联合保护,和日益完善的科学研究,野外北极熊的数量,已经在慢慢恢复增长中。

从2013到2014年开始,在美国阿拉斯加和加拿大等地,北极熊已经不再被列为 “濒危物种” (No Longer Endangered 不再濒危)。

美国联邦渔业和野生动物保护机构FSA对北极熊的保护等级,也从以前的“濒危物种” Endangered,降级到了 “受威胁的物种” Threatened。

下图是8月5日的截图,FSA认为北极熊的受保护程度,还不如美洲豹Cheetah。后者才是濒危动物。

https://ecos.fws.gov/ecp0/profile/speciesProfile;jsessionid=76A82DECD931F011081BB36A1D661A7F?spcode=A0IJ

https://ecos.fws.gov/ecp0/profile/speciesProfile?sId=5719

FSA网站上,还有大量的请愿书,要求把北极熊列为濒危动物。

但 FSA的科学家做了大量研究后, 不为所动。

因为事实就是,北极熊数量,自从上世纪60/70年代下跌后,正逐年稳步上涨,并在一些最大的栖息地逐年增加。

如果你居住在加拿大,有朋友拥有北极熊的狩猎许可,那你也会发现,政府发给因纽特人的北极熊狩猎许可数量 (hunting quota),今年还有所增长。

酷热的2018,北极熊数量在下降还是上升?

我们再来看看,2018 春季以来,野外北极熊的种群数量情况

2018年5月底,英国镜报发表文章称,在北极熊最大的自然生存栖息地之一,加拿大的拉布拉多:

“到处都是北极熊….

减少猎杀海豹的救了北极熊?”

 

这篇文章原文在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 … r-rigolet-seal-hunt 如果读者会科学上网,可以研究一下

 

截取几段分享一下

There are more than 2,500 polar bears in the vast coastal area that includes Labrador and northern Quebec, according to Environment Canada – far more than was expected earlier in the millennium – and further signs the bears continue to rebound despite the 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根据加拿大环保部的数据,在拉不拉多和魁北克省北部这片宽广的海岸区域里,有超过 2,500 只北极熊 – 这远远超过本世纪初人们的预期,也进一步表明,虽然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北极熊的数量持续反弹

“This abundance of polar bears is not something my father’s generation grew up with. It’s only since the mid-80s there’s been the boom. Now there’s polar bears everywhere.”

“我父亲那一代人还没见过北极熊这么丰富。80年代以后,数量才开始增长。现在到处可以见到北极熊了” – 当地的一位野生动物保育员说到。

也许你要说,这是以偏概全啊,只是这一个地方的北极熊多了。

那我们来看看全北极的北极熊 “熊口” 统计。

北极熊研究和保护领域最权威的加拿大气候变迁和环境保护机构,发表了2018年北极熊人口和趋势预测地图

 

 

我们来解读一下:

– 图中的19个色块,就是19个北极熊栖息地(Natural Habitat)

– 每个色块有个紫色圆圈,圆圈大小,表示此处北极熊的多少

– 绿色和深绿色表示熊口增加。黄色表示下跌。两种蓝色表示稳定或者可能稳定。褐色表示缺乏长期跟踪数据

总体来说,19个栖息地,2个上涨,3个下跌,3个稳定,11个研究不够充分(主要在北极点和俄罗斯境内)。

我们同时注意到,下跌的种群都比较小,增长的则几乎是最大的种群。

科学家的结论是,从截止2018年7月的数据预测来看,总体来说,北极熊的“熊口”在2018年展望为“稳定到上涨”。

最后,我们可以注意下,图的右上角,在栖息地之外,才是芬兰,瑞典和挪威在北极圈内的领土。
也就是说,在北极圈内被测量到 32.4度高温的地方,完全不是北极熊的栖息地啊。
而此时栖息地的温度,和往年差不多。
2018年的夏天,对北极熊来说,还算一个正常的夏天

难道北极熊不需要保护了吗?
恰恰相反,北极熊非常需要保护。

除了努力减缓气候变暖,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保护北极地区环境,更重要的工作,其实是防止偷猎。

在20世纪60-70年代,北极熊总群数量曾经大量减少,但原因不是气候变暖,而是人类的捕杀

北极熊的猎杀,其实是商业化捕杀 “Commercial Harvest”。

自从14世纪开始,北极熊的皮就被认为是珍贵的贸易物资。从俄罗斯到北美,人们因此对北极熊大开杀戒。

进入20世纪,诸多先进的装备被投入到北极熊狩猎中。人们用飞机和雪橇赶熊,然后用大口径步枪,高强度捕兽夹等,集中猎杀。

1968年,估计北极熊总数量只有 2万 头不到的时候,有统计的猎杀就达到了一年 1250 头,没有统计的偷猎不计其数。

再强壮的物种,都经不起人类的大规模猎杀。

一直杀到大概 2000 年左右,科学家发现,北极熊已经很难在俄罗斯和北美大陆的很多栖息地看到了。

这,才是北极熊离灭绝最近的时刻。

21世纪开始,北极圈各国开始统一立法,减少北极熊的商业捕杀

同时,加拿大等国家,进一步限制了对北极熊的主要食物,海豹的猎杀。

北极熊种群这才开始缓慢的反弹。

一直延续至今。

总结:事情虽没有那么坏,但不可掉以轻心

总结一下这篇文章说的:

– 7月以来的北极圈内极端高温,只在北欧北部。

– 北极地区的夏季平均温度相比常年,依然稳定
– 北极熊经过人们长年的保护,种群数量已经不再濒危
– 即使在2018年,权威机构依然预测北极熊“熊口”稳定,并且在最大的栖息地之一有增长
– 2018年的夏天,对北极熊来说,还算是个正常的夏天
– 保护北极熊需要长期的努力,不仅仅需要减缓全球变暖,保护极地冰架,更需要减少偷猎
最后,感谢借着“北极圈32.4度”这个热点刷爆朋友圈的自媒体文章,进一步引起大家对环境保护问题的关注。

萌萌的北极熊感谢大家的关注了,我们今年很好,但是,我们依然需要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