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平时借助什么工具抵抗空气污染?

根据周五(10日)公布的一项空气污染调查结果,在欧洲主要城市待上4天,你从空气中吸入的污染物数量可被“换算”成1-4支香烟的有害物质。

非政府组织欧洲交通和环境协会(Transport et environnement)将欧洲十大旅游城市空气中的细颗粒污染物数量进行了比较,并将调研结果折算为香烟数量。结果显示,在欧洲各国首都待上几天时间,人们(包括儿童在内)所吸入的污染物相当于抽了多支香烟。

欧洲十大旅游城市污染情况对比

那么,在以下欧洲城市待4天,分别相当于吸了几支烟呢(从少至多)?

1支烟:都柏林 巴塞罗那

2支烟:巴黎 罗马 阿姆斯特丹 维也纳

2.75支烟:伦敦

3支烟:米兰

4支烟:伊斯坦布尔 布拉格

每年183支香烟供巴黎人“享用”

照调查结果所示的空气质量水平,在巴黎生活1年就相当于平白无故地吸了183支烟。这种计算方式是由名为Berkeley Earth的美国研究所发明的,依据是呼吸细颗粒含量为22微克/立方米的空气,对健康的影响与吸烟近似。

按照交通与环境协会相关负责人Jens Muller的说法,空气污染“是在强迫游客吸烟”。虽然他建议人们“避免在户外用餐或锻炼”,不过,当游客无法在一个城市中漫步、在餐馆露台上吃饭或是公园里野餐,那么所谓的“度假体验”怕是要大打折扣了。更不用提,当选择目的地时,游客对环境问题越来越敏感。

事实上,根据欧委会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气候变化和空气质量是欧盟公民最在意的环境问题。而欧洲近期的高温天气更是加剧了臭氧污染,大巴黎地区、法国东部、罗纳河谷和阿尔卑斯山区皆被波及,使得鼻炎和哮喘患者人数上升。造成臭氧污染的主力军是“人为源”:燃煤、尾气、石油化工等排放出的一次污染物,在紫外线的照射下,会进行二次光化学反应,生成臭氧和其它NOx。

不仅如此,臭氧污染还很有“迷惑性”:它往往在风和日丽、天空晴朗时发生,时常给人“空气清新”的错觉。例如,据美国爱荷华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研究人员的说法,在一些看似空气洁净的自然公园中,臭氧污染水平情况居然和人口密集大城市一样糟糕:“公园同样受到来自许多污染源的影响,包括农业、工业、公路和城市”。

欧洲都市空气质量调查:巴黎垫底

上述调查令人联想起今年5月绿色和平组织公布的欧洲13座城市的交通与空气质量调查结果。调查指标包括大众运输系统、道路安全、居民步行和骑车比例及空气品质等,巴黎表现中规中矩,却在空气质量指标上惨居倒数第二。

总体排名前三甲分别是哥本哈根、阿姆斯特丹、奥斯陆,其次是苏黎世、维也纳和马德里。巴黎排名第七,接着是布鲁塞尔、布达佩斯、柏林、伦敦、莫斯科和罗马。

不仅空气质量差,巴黎还面临塞车严重的困扰。无论如何,巴黎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表足了决心:它不仅要在2024年禁止柴油汽车,市长伊达尔戈还不惜惹民怨,将塞纳河岸车道改为步行区。

防雾霾口罩无用?

法国国家食品环境及劳动安全局(ANSES)并不建议骑车者配带防霾面罩来对抗空气污染。事实上,法国骑行者自行准备了多种手段来防污染:运动围巾、医用口罩以及各类品牌的过滤面罩,甚至有人借精油抗霾。

不过,按照ANSES相关负责人Guillaume Boulanger的说法:“我们不建议佩戴这些所谓的保护措施“。例如,外科医生口罩“只有一个用途”:避免他人接触到自身唾沫等,但却不能隔绝来自外界的污染。一些放置在鼻腔里的过滤器拦截污染物的能力也堪忧。至于覆盖鼻子和嘴的口罩,它们的确可以“阻挡细小颗粒,但对诸如二氧化氮、苯等污染成分却无能为力”。

另一个问题是,口罩制造商多是在实验室中对产品进行测试,而实际使用情况要复杂得多,一个小细节就可能使效果大打折扣:例如,佩戴面罩前需要剃须,因为毛发很可能会影响面罩的密封性,从而使被污染的空气潜入内部。同样,冬季骑行时的其他配饰(如帽子)也可能会影响口罩有效性。另外,特别是ANSES担心的是,戴着面具会给人一种“虚假的保护感”:“佩戴这些装备的骑车者甚至感觉良好到在车辆众多的大路上骑行”。

不过,听到这里,一些口罩制造商当然不乐意了,他们表示设计时完全考虑了以上情况。例如,专门生产防霾产品的R-pur初创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通过FFP3认证(最高防护级别)的新面罩将在9月份上市,而“ANSES还没测试我们的新品呢”。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常见的空气污染物,我们可能还要为空气中的农药含量担惊受怕:ANSES在今年6月还开始测量法国空气中80种农药的含量,测量期定为一年。目前法国空气质量监测局只负责测量空气中的一氧化氮和细微粒污染,而人们虽然意识到食物遭农药污染的危害,但却对空气中的农药污染程度及其风险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