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平時藉助什麼工具抵抗空氣污染?

根據周五(10日)公布的一項空氣污染調查結果,在歐洲主要城市待上4天,你從空氣中吸入的污染物數量可被“換算”成1-4支香煙的有害物質。

非政府組織歐洲交通和環境協會(Transport et environnement)將歐洲十大旅遊城市空氣中的細顆粒污染物數量進行了比較,並將調研結果折算為香煙數量。結果顯示,在歐洲各國首都待上幾天時間,人們(包括兒童在內)所吸入的污染物相當於抽了多支香煙。

歐洲十大旅遊城市污染情況對比

那麼,在以下歐洲城市待4天,分別相當於吸了幾支煙呢(從少至多)?

1支煙:都柏林 巴塞羅那

2支煙:巴黎 羅馬 阿姆斯特丹 維也納

2.75支煙:倫敦

3支煙:米蘭

4支煙:伊斯坦布爾 布拉格

每年183支香煙供巴黎人“享用”

照調查結果所示的空氣質量水平,在巴黎生活1年就相當於平白無故地吸了183支煙。這種計算方式是由名為Berkeley Earth的美國研究所發明的,依據是呼吸細顆粒含量為22微克/立方米的空氣,對健康的影響與吸煙近似。

按照交通與環境協會相關負責人Jens Muller的說法,空氣污染“是在強迫遊客吸煙”。雖然他建議人們“避免在戶外用餐或鍛煉”,不過,當遊客無法在一個城市中漫步、在餐館露台上吃飯或是公園裡野餐,那麼所謂的“度假體驗”怕是要大打折扣了。更不用提,當選擇目的地時,遊客對環境問題越來越敏感。

事實上,根據歐委會發布的一項研究結果,氣候變化和空氣質量是歐盟公民最在意的環境問題。而歐洲近期的高溫天氣更是加劇了臭氧污染,大巴黎地區、法國東部、羅納河谷和阿爾卑斯山區皆被波及,使得鼻炎和哮喘患者人數上升。造成臭氧污染的主力軍是“人為源”:燃煤、尾氣、石油化工等排放出的一次污染物,在紫外線的照射下,會進行二次光化學反應,生成臭氧和其它NOx。

不僅如此,臭氧污染還很有“迷惑性”:它往往在風和日麗、天空晴朗時發生,時常給人“空氣清新”的錯覺。例如,據美國愛荷華大學和康奈爾大學研究人員的說法,在一些看似空氣潔凈的自然公園中,臭氧污染水平情況居然和人口密集大城市一樣糟糕:“公園同樣受到來自許多污染源的影響,包括農業、工業、公路和城市”。

歐洲都市空氣質量調查:巴黎墊底

上述調查令人聯想起今年5月綠色和平組織公布的歐洲13座城市的交通與空氣質量調查結果。調查指標包括大眾運輸系統、道路安全、居民步行和騎車比例及空氣品質等,巴黎表現中規中矩,卻在空氣質量指標上慘居倒數第二。

總體排名前三甲分別是哥本哈根、阿姆斯特丹、奧斯陸,其次是蘇黎世、維也納和馬德里。巴黎排名第七,接着是布魯塞爾、布達佩斯、柏林、倫敦、莫斯科和羅馬。

不僅空氣質量差,巴黎還面臨塞車嚴重的困擾。無論如何,巴黎在治理環境污染方面表足了決心:它不僅要在2024年禁止柴油汽車,市長伊達爾戈還不惜惹民怨,將塞納河岸車道改為步行區。

防霧霾口罩無用?

法國國家食品環境及勞動安全局(ANSES)並不建議騎車者配帶防霾面罩來對抗空氣污染。事實上,法國騎行者自行準備了多種手段來防污染:運動圍巾、醫用口罩以及各類品牌的過濾面罩,甚至有人借精油抗霾。

不過,按照ANSES相關負責人Guillaume Boulanger的說法:“我們不建議佩戴這些所謂的保護措施“。例如,外科醫生口罩“只有一個用途”:避免他人接觸到自身唾沫等,但卻不能隔絕來自外界的污染。一些放置在鼻腔里的過濾器攔截污染物的能力也堪憂。至於覆蓋鼻子和嘴的口罩,它們的確可以“阻擋細小顆粒,但對諸如二氧化氮、苯等污染成分卻無能為力”。

另一個問題是,口罩製造商多是在實驗室中對產品進行測試,而實際使用情況要複雜得多,一個小細節就可能使效果大打折扣:例如,佩戴面罩前需要剃鬚,因為毛髮很可能會影響面罩的密封性,從而使被污染的空氣潛入內部。同樣,冬季騎行時的其他配飾(如帽子)也可能會影響口罩有效性。另外,特別是ANSES擔心的是,戴着面具會給人一種“虛假的保護感”:“佩戴這些裝備的騎車者甚至感覺良好到在車輛眾多的大路上騎行”。

不過,聽到這裡,一些口罩製造商當然不樂意了,他們表示設計時完全考慮了以上情況。例如,專門生產防霾產品的R-pur初創公司負責人表示,公司通過FFP3認證(最高防護級別)的新面罩將在9月份上市,而“ANSES還沒測試我們的新品呢”。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常見的空氣污染物,我們可能還要為空氣中的農藥含量擔驚受怕:ANSES在今年6月還開始測量法國空氣中80種農藥的含量,測量期定為一年。目前法國空氣質量監測局只負責測量空氣中的一氧化氮和細微粒污染,而人們雖然意識到食物遭農藥污染的危害,但卻對空氣中的農藥污染程度及其風險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