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正在製造一場前所末有的終極劫難。

這兩天,朋友圈瀰漫著一股悲傷的氛圍。

原因無他,據Digtal Journal報道,北極圈溫度高達32℃,北極熊在快要融化的浮冰上找不到食物,要麼餓死,要麼淹死……

受影響的不止北極熊,還有北極麝香牛、北極狐、北極海鳥,都因為海冰面積減少而瀕臨滅絕……

北極高達32℃,北極熊頻繁淹死,下一個滅亡的就是……)

然而,面臨生存考驗的又何止北極?

這是一大群南極企鵝,擠在一塊單薄海冰上的景象。

很多企鵝都低垂着頭,一動也不動,它們看起來又累又餓。

因為南極冰川融化,南極企鵝的棲息地同樣在以難以置信的速度減少着。

企鵝賴以生存的食物磷蝦,因為水溫上升越來越少,很多小企鵝不能跟着大企鵝游到很遠的地方捕食,還沒有長大就餓死了。

更令人不安的是,南極冰川融化的速度,一點兒也不比北極慢。

據NASA公布的數據顯示,在過去26年里,南極冰川流失高達3萬億噸,而這3萬億噸,幾乎有一半的冰川是在過去5年中消失的。也就是說,冰川融化速度,已經越來越快!

南極冰川融化,企鵝們的家也在消失。

英國《自然·氣候變化》雜誌在科學報告中寫道:如果全球變暖得不到抑制,到2100年,南極企鵝數量或下降40%~99%,南極企鵝將在本世紀滅絕!

然而,全球氣候變暖危及的,從來不止是南北極的動物們,還有七大洲四大洋,地球上千千萬萬的生靈,包括人類自己!

全球高溫,各地受災嚴重

這是澳洲的大堡礁,海底有超過35%的珊瑚礁正面臨著“白化現象”。

曾經,它們是這樣的,五彩斑斕,生機勃勃。

然而現在卻是這樣的,整整1500公里的珊瑚礁枯萎死去,靜靜地躺在水底,如同累累白骨,宛若一片墳場。

整個珊瑚礁區域,幾乎難見魚類,一片森然寂靜,讓人害怕。

因為全球變暖,海水升溫,珊瑚礁體內的共生藻死去,只剩下一片片慘不忍睹的白色骨殖。

它們一旦死去,將永遠不會復活,再也救不回來了。

除了海底,陸面也不容樂觀。

這是7月15日瑞典Karbole發生的一場森林大火。

照片中,兩個人站在田間,望着漫天大火將田地燒成焦土,卻無能為力。

據CNN報道,瑞典、冰島、芬蘭、挪威等今年夏天的溫度早已超越歷史記錄,而像這樣的森林大火,已經有十數場了。

因為超高溫度和樹木的可燃性,加之北半球的變暖速度快於全球,這樣的自然火災比比皆是。

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野火正以1000年未見的速度燃燒。

在另一邊的加州,情況也不容樂觀,這個夏天,加州已經變成了火上的加州。

據加利福利亞林業局和消防部門表示,加州山火蔓延範圍達到800平方公里,上千座房屋被燒毀,雖然緊急撤離,仍有6人葬身火海。

世紀山火,鋪天蓋地地燃燒,濃煙滾滾,如同世界末日。

在希臘,野火燒起來完全不受控制,因為火勢過猛,交通癱瘓,車輛堵塞。

真熱起來,整個地球都在發燒。

比起國內動輒40℃的地表溫度,英國這樣一個地處高緯度地區,常年低溫的國家,應該不熱了吧?

然而事實的情況是,英國近日30℃的溫度,已經讓英國人民苦不堪言,英國氣象局甚至發布了2018年第一次“黃色”健康預警。

英國部分地區則創下了50天沒下雨的記錄。

熱得連薩德爾沃斯的大沼澤都燃起了大火,大火在15公里外都能看見。

英國部分鐵軌甚至被熱變了形,部分鐵路被迫中斷。

即便能開動的鐵路,也開始限速限時,造成大量旅客滯留,更可怕的是,大多數的公交車和地鐵都沒有空調。

芬蘭、德國的高溫,瀝青路都融化了,很多道路暫時封閉。

德國柏林的10號高速公路更是直接熱得炸裂。

受到熱浪侵襲,瑞士出現30℃高溫,而柏油馬路溫度高達50℃~55℃。

瑞士警方給警犬穿上小鞋子,並發起“熱狗運動”,鼓勵市民也這樣做。段子手說,“我與烤肉之間差着一撮孜然”,真不是一句笑話。

受到高溫荼毒的,除了陸地,還有水域。

在歐洲,江河湖海水溫比平時高5℃。

波蘭,因為水中有一種有毒的藻類在瘋長,政府提醒市民不要下水,波羅的海數十個海灘被勒令關閉。

回到中國,高水溫造成的災害同樣讓人心驚。

在大連,海水溫度比往年上漲10℃,達到35℃,大量海參直接被熱死,整個養殖產業經濟損失高達68.9億元。

更讓人揪心的是,無論世界各地,已有多人因為高溫中暑,甚至失去生命。

葡萄牙西班牙逼近47℃,西班牙有4人因熱浪死亡。

加拿大魁北克省,在今年7月初,至少有70人因為高溫死亡。

日本持續高溫天氣,目前已造成5.7萬人中暑進醫院,70多人死亡。

韓國某地7月氣溫高達40℃,打破了111年來的最高紀錄,導致30多人死亡。

據悉,韓國政府考慮將炎熱列入自然災害。

巴基斯坦則在4月份,就遭遇了50.2℃的極端天氣,創全球史上4月溫度最高,60多人因此喪命。

對於脆弱的地球系統來說,一點點溫度的上升,都有可能是致命的,而地球上生存着的生靈,也會因為這一點點的改變,而面臨嚴峻的生存的挑戰。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麻省理工學院最近發布的研究結果,實在讓我們心驚。

報告指出,在濕度和溫度組合後的溫度——濕球溫度,達到35℃的情況下,人類將無法在戶外存活超過6個小時。

很不幸,根據建模推測,2070年到2100年,華北平原和東部沿海城市,比如上海,杭州,煙台,青島,日照等地,濕球溫度將超過35℃。

也就是說,如果放任全球氣候變暖,那時的華北平原,將不再適合人們居住。

人們都喜歡開玩笑說,“我的命是空調給的。”然而面對這一波波席捲全球的熱浪,不禁要問,倘若全球氣候繼續變暖,未來,空調還可以救命嗎?

極端氣候,加速災害的到來

事實上,全球氣候變暖不僅造成各地高溫,還增加了極端氣候出現的可能性。

根據《自然》雜誌報道,科學家通過2004年—2018年全球190起極端天氣的歸因研究,發現:幾乎有2/3的極端天氣,都是全球氣候變暖造成的。

8月10日,澳大利亞氣象局對塔斯馬尼亞州、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紛紛發出天氣惡劣警告。受超強冷風影響,東南部地區遭受高達125公里/時的寒潮襲擊。

塔斯馬尼亞異常漲潮。伴隨着強風,三州的電路都可能中斷。

然而在這場狂風暴雨的不久前,悉尼的降雨量創下10年來最低,很多地區都發生了旱災。

曾經綠草如茵的牧場,河水充沛。

而現在,樹木枯死,連生命力極強的草也死去,牛羊只能吃着農場主屯的枯草。

而更多的是,連湖泊的水也幹了。沒有水源的牛羊只能悲慘死去,任憑風吹雨打和日光曝晒。

乾旱的地方,一滴雨都不下,下雨的地方,則下個不停。

東南亞地區,如老撾、菲律賓、柬埔寨和越南,則遭遇了最強的洪水。

老撾一座巨型水壩,都被持續的暴雨沖毀。暴雨更淹沒了7個村莊,近7000人無家可歸。

日本則遭遇30年來最大的自然災害。在持續的強降雨下,洪水沖毀了近萬間房屋,有超過200人喪生。

意大利北部遭受冰雹、洪水、龍捲風,葡萄將面臨減產,部分產區損失達到70%。

南非遭遇霜凍,後又持續乾旱,葡萄可用水源減少80%,今年的葡萄,不知道還能結出多少。

和地球同呼吸,共命運

面對極端自然災害,世界氣象組織副秘書長Elena Manaenkova說:“這不是未來才會出現的情況,而是正在發生的現實。”

雖然暴雨、高溫,乾旱甚至山火都是自然界會出現的災害,並且再正常不過,但這些頻頻發生令人咋舌的災害,無疑向人們敲響了警鐘。

巨大的碳排放量,成為全球氣候變暖不可忽視的一部分。

作為世界三大碳排放量國之一,我國一直致力於節能減排,調整經濟結構,綠色低碳發展。而這條路,任重道遠,也需要我們齊心協力,從生活做起。

哪怕是少開個車,少使用一個塑料袋,隨手關個燈,也將會是地球“退燒”的一劑良藥。

地球火了,她的發怒,為的是讓我們能聽見她哭,而我們的命運,與她休戚相關。

然而,總有一些人無視全球氣候變暖的問題。

2015年通過的《巴黎氣候協定》中,多國都致力於將21世紀全球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2℃,本世紀下半葉實現溫室氣體凈零排放。

可同是世界三大碳排放量大國之一的美國,卻被特朗普帶領着退出協定,實在讓人憂心。

對此,一個名為“冰山融化”的芬蘭環保組織,計劃籌集50萬美金,在北極冰山上雕刻一個115英尺的川普冰雕,希望這個冰雕的融化,能給予那些忽視我們生存環境的人們一些警醒。

可是,這座特朗普冰山,真的能讓忽視全球氣候變暖的人們,重視這個問題嗎?

彷彿沒有答案。

或許,《紐約時報》以長達18個月的時間,進行全球氣候變暖後地球變化的調查,寫下的這段文字,需要我們深思:

工業革命以來,世界已經升溫1℃。

《巴黎氣候協定》呼籲將升溫控制在2℃,因為地球升溫2℃,我們將面臨熱帶珊瑚礁的死去,和海平面上升幾米。

地球升溫3℃,北極的森林和多數沿海城市將不復存在。

地球升溫4℃,歐洲將永遠乾旱,中國、印度大部分地區將變成沙漠,美國將不再適合人類居住。

地球升溫5℃,一些科學家認為,這該是人類文明的終結了。

我想,誰也不想看到這樣的景象,即便我們有生之年不會承受這樣的災難,然而我們的後代子孫,依然生活在這顆藍色的美麗星球上。

2018,地球火了,她正揭開她的滿目瘡痍,讓我們看到,僅僅在這個世紀,她已經失去了多少可愛的生靈。

2018,地球火了,她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讓我們聽到,那些摧枯拉朽的毀滅,是陣陣疼痛的呻吟。

面對全球氣候變暖,哪怕做一點微不足道小事,去響應節能減排,也好過放任自流,坐視不理。

畢竟我們的命運,永遠和地球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