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还做过恶事?

我怎么就不信呢。

出于好奇心,日报君就深扒了一扒那些曾经“谷歌做过的恶事”。

这一扒真的吓了一跳。

这是我心里那个纯洁的谷歌吗?

这不就是披着一层羊皮的“百度”嘛!!

先拿最近的事儿说起。

去年12月,谷歌被爆出,一直在对安卓系统的用户进行监视。

而且,即使是在不联网、无GPS或是缺乏SIM卡的情况下,也能进行跟踪。

无论你在哪里,即便你关掉分享位置跟踪的功能,你的位置信息都还是会被源源不断的上传到谷歌的服务器。

记得曾经百度CEO李彦宏的一句“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效率“招来了无数骂声。

但谷歌呢,不用换,直接不经同意的就盗用信息,而且关都关不掉。

图源来自BCR

其实,谷歌公司从2017年1月就开始了这种无良行为。

根据用户距离最近的几个蜂窝数据信号塔的距离,谷歌就可以进行相应的位置定位。

这一方法即使在关闭地理位置定位服务,或者缺少SIM卡的情况下也可以照常工作。

当你还念叨着所谓“谷歌不作恶”时.

你不知道得是其实谷歌早已经在偷偷地搜集你的隐私,并把它们当作商业信息卖了出去。

前美国情报机构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曾经发布过一条Twitter,警告大家:

“请不要使用Allo。”

Allo就是谷歌旗下的智能通信应用系统。

图源来自trustedreviews

谷歌曾信誓旦旦的承诺仅仅会将用户的聊天信息通过端到端加密技术“短暂”存在服务器上,且用户还可以自行决定这一信息的存储时间。

但事实上,用户的聊天信息会一直存在服务器上,除非选择手动删除。

这与其此前声称的处理方式完全背道而驰。

任何拥有权限的人,机构都可以堂而皇之的查看并利用这些数据。

也就是说,包括谷歌和美国政府,你的聊天记录想看就可以看,信息基本处于透明化状态。

图源来自new york times

大家骂惯了国内的某某软件,但不要忘了,其实国外也在干着同样的事

百度的“魏则西事件“一直是受到很多人的质疑,

而谁也想不到的是,谷歌也曾经给“无良假药”打过广告。

2011年,谷歌被美国联邦政府罚了高达5亿美元的罚款,原因是为了利润,主动帮助卖假药者规避其公司的合规审查,使得大量假药、走私处方药、非法药物广告网页长时间充斥其搜索结果。

这笔罚金也是美国历史上针对违法网络广告开具的最大罚单之一。

早在2003年,谷歌就因为网络药品广告问题接到美国国会三个不同委员会的调查质询。

2004年7月,就在谷歌上市前一个月,由于美国参议员计划通过两项监管网络药店的法案,谷歌负责全球网络广告的副总裁谢莉尔还赶赴华盛顿就这一问题作证。

她当时声称,谷歌会通过第三方认证服务来严格审核互联网医疗与药品广告。美国政府此后一直希望抓住谷歌卖假药的把柄。

而2009年曝出的大卫·惠特克事件则让谷歌彻底形象扫地。

图源来自Newswire

据称,惠特克是一名美国假药贩子,长期通过网络向美国消费者出售假药,用植物油和蛋白粉伪造生长激素和类固醇药物,售价高达1000美元一瓶的类固醇甚至是不值一文的纯净水。

2008年,他从墨西哥被引渡回美国之后,面临至多65年的监禁。为了立功换取减刑,惠特克向美国联邦调查人员供述,在明知不合法的情况下,谷歌广告销售人员曾经主动帮助他避开谷歌过滤机制,在网上投放假药广告。

为了减刑,惠特克也协助美国司法机构展开了一场“钓鱼式调查”。

他换了个假名,任务是为一个墨西哥的假药网站向谷歌买广告,广告费为20万美金,而网站的设计明显也被设计成一眼看去就是违法的。

图源来自Science-Based Medicine

结果没想到,谷歌的销售代表不仅同意接受这单广告,还主动要求帮助它们重新设计网站,好让这个网站看起来更合法更正规。

在谷歌的帮助下,网站又重新添加了很多内容,包括药物的说明和到结帐页的直接链接。

之后他还扮成过其他“假药商”,而卖的药品也逐渐“升级”,包括人类生长激素,类固醇,堕胎药,这些都是严厉监管的处方药品,不经检察使用非常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使用这些药物是相当于买卖毒品的行为。

谷歌完全知情这种网店绝对是违法的,但还是无一例外接受了这些广告单。

惠特克还又设计了一个新网站,卖精神病药,这已经非法得不能再非法了,但谷歌客服不仅批准了这个站点,还背地里帮惠特克加了一百多个药名作关键词。

公众只知道谷歌在2009年知道有这项调查后停止了这些广告,告了几个违法广告商,雇佣了一个新的严格的第三方验证。

除此之外,谷歌的行为没有被公之于世,大陪审团发了搜查令,传唤了证人,但是大陪审团的所有活动都是秘密的。

很类似的两件事,甚至谷歌做恶程度更甚,都能被大众很好的遗忘,而百度则从法律上连罪都没有,却被千夫所指。

2018年3月,谷歌被爆料秘密与美国国防部接洽,合作Project Maven项目,根据双方的秘密协议,谷歌要为美军无人机提供顶尖AI技术。

消息一出,瞬间风起云涌,谷歌员工首先就表达了对此项目的强烈不满。

图源来自Beautiful People Magazine

谷歌的人工智能(AI)技术,从一开始就号称永远不会把这项技术和武器联系在一起。

谷歌的座右铭也是“do not be evil”。

图源来自BuzzOrange

但为五角大楼开放资源,为美国政府制造武器,与有针对性的杀戮行为联系在一起,这和一开始的理念大相径庭。

试想一下,AI这种高智能科技,如果和武器应用在一起,就会是一副多么可怕的画面。

图源来自凤凰科技

即便它们号称了用来“镇压”恐怖分子”,但真正的意图难免让人不寒而栗。

随后,谷歌超过3100名员工联名请愿,上书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达抗议。

图源来自搜狐

一些正在离职的员工表示,管理层对于有争议的业务决策变得不那么透明了,并且似乎不像以前那样倾听员工的反对意见。

而谷歌也被迫于社会舆论压力,停止了该项项目。

还有媒体曾爆料,谷歌公司涉嫌与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竞选团队、财团勾结,暗箱操作让人们只能看到她的正面报道。

美国行为研究和技术研究所心理学家罗伯特指出,谷歌公司过滤甚至屏蔽掉对希拉里不利的信息,而这种行为很可能会影响到11月总统大选中多达300万张选票的归属。

爱泼斯坦和同事测试了数百条跟选举相关的检索词后发现,谷歌确实过滤了希拉里的负面信息。

比如,当他8月3日搜索“希拉里 克林顿是”时,谷歌只显示“希拉里正在获胜”和“希拉里是令人敬畏的”。

而搜索引擎必应和雅虎却提供了负面的搜索结果,比如骗子、罪犯和邪恶。

爱泼斯坦同样用谷歌搜索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名字,显示出的结果是“特朗普真棒”和“特朗普死了”。

在2016年前的长达近10年时间里,谷歌搜索栏输入“中国人”,首先第一个跳出来的都是“中国人吃婴儿”。

如果选择了这个自动跳出的结果,就会转到一个搜索结果,大体是广东人进补“婴儿汤”之类的在国内已经臭名昭著无人相信的谣言。

而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谷歌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一直放任或者故意让这种首选联想搜索项存在。

图源来自fast company

这对中国人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美籍华人维权社团从2009年开始投诉,到了2016年谷歌才回复律师,最终删除这个不正确信息。

更让人生气的是,谣言中所述吃婴儿汤的明明是一个台湾商人,那应当是台湾人吃婴儿汤,最终结果却变成广东人吃婴儿汤,这种又强行往大陆人头上扣锅的行为真的令人很无语。

图源来自vator

这么光辉的形象,一下子在日报君面前就幻灭了一半…

1999年,谷歌的提出了“永不作恶”的企业宗旨。

但从公司成立到今,不得不承认,谷歌还是干了许多有悖此宗旨的事情。

如果在骂百度不要脸的同时,说谷歌做这些就是为了商业利益而不得已的牺牲,那显然有些双标。

最后,借用苹果乔帮主对谷歌的“不作恶”的评价:

那就是:Shit!

话虽糙,理不糙。

祝天下所有的公司取之有道,不做违背良心的事儿。